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财经

刘世锦揭秘:中国经济新动能五大增长来源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2日08:55 来源: 支点财经

刘世锦

70年砥砺奋进,中国走完了发达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工业化历程,创造了奇迹。未来,中国经济该如何发展,哪些地方可以释放新动能?

8月15日,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向支点财经记者表示,近年来,中国经济正由高速增长阶段逐步转入高质量发展阶段。2019年、2020年中国经济有可能保持6%以上增速,但此后增速会有所下降。

未来,调动新的增长动能的门槛已显著提高。建设高标准市场经济、实行高水平对外开放是释放这些潜力的关键。

“要充分调动地方、基层和企业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对湖北在内的中西部地区而言,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唯GDP挂帅,着眼点要放在质量与效率中去。”刘世锦说。

五大增长来源

支点财经:未来中国经济新动能的增长来源是什么?

刘世锦:第一是低效率部门的改进。

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迈克尔·波特分析日本竞争力时提出,日本存在一个面向全球市场竞争、效率很高的出口部门,以及一个面向国内市场、缺少竞争因而低效率的基础部门,这种效率差异较大的二元结构是制约日本发展的不利因素。

就中国而言,这种情况同样存在且更为突出。近年我们强调降成本,一个突出问题是基础性成本过高。所以,下一步改革要对各类企业真正做到一视同仁。

国有资本要从过剩产业、低效领域、其他资本更适合发挥作用的地方退出,集中到社会保障、公共产品领域中“卡脖子”的技术和产品、国家安全、环境保护等领域。

第二是低收入阶层的收入增长。

近年来中国收入分配差距有所减小。如果贫困人口能稳定脱贫、农村人口能顺利转入城市、城乡低收入阶层能逐步进入中等收入阶层,将释放出极大需求潜能。这是中国经济下一步增长中空间最大,且易于获取的增长潜能。

为此,要建立健全社会保障体系,以更大力度把国有资本转入社保体系。此外还要促进机会公平,改变有些城市把低收入劳动者挡在城市外甚至加以驱离的做法,在再就业、升学、晋升等方面给低收入阶层提供更多可能性。

第三是推动消费结构和产业结构升级。

这方面有两个重点,一是服务性消费,包括医疗、教育、文化、娱乐、养老、旅游等;二是生产性服务业,包括研发、设计、金融、信息服务、商务服务等,它们和制造业转型升级紧密相关。

这两个部分共同构成了“知识密集型服务业”,正成为拉动消费结构和产业结构升级的主导性新产业。

第四是加快前沿性创新。

前沿性创新较多集中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领域。中国的优势体现在消费市场巨大、产业配套较完整,易于形成商业模式和实用技术,能以商业模式创新拉动技术创新。

在这些领域,中国总体上与国际先行者差距不大,部分领域还处在领先位置,但最大短板是基础研究滞后。下一步,要形成有利于新技术、新思想脱颖而出的自由探索环境。能否补上这块短板,是中国能否成为创新型国家的决定因素之一。

第五点是促进绿色发展。

在传统认识中,通常把绿色发展等同于污染治理、环境保护,理解为对传统工业化模式缺陷的修补或纠偏。必须从传统认识中跳出,把绿色发展看成比传统工业化模式更具优越性的一种新发展模式。

如果我们从绿色经济体系角度看,绿色发展既要做减法,还要加法、乘法。做减法,就是我们讲的治理污染,加法和乘法则是形成消费新动能、创新新动能和增长新动能。

支点财经:新动能与传统动能最大不同之处是什么?

刘世锦:如果说过去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长是“吃肥肉”,如今的高质量发展就是“啃硬骨头”。这意味着,高质量发展也是高难度增长。

首先,新动能对制度质量要求相当高,“半拉子”市场经济是无法适应的;其次,虽然也会有热点,但像过去基建、房地产、汽车等大容量支柱产业将难以看到,增量更多以普惠方式呈现;再次,新动能大多为“慢变量”,立竿见影的情况很难出现。

整体而言,这些新动能对耐性、韧劲、战略定力的要求明显提高。

应确立“双高”目标

支点财经:要挖掘新的增长潜能,有个问题是不能回避的,即对市场经济的态度。如何建设高标准市场经济?

刘世锦:针对市场经济建设,重点要厘清几个问题。

第一,中国经济取得的巨大成就靠的是什么?

是计划经济色彩较重的发展规划和产业政策、政府补贴,还是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对外开放、积极发展多种所有制经济、保护产权、在合法引进技术的同时加快推动创新?

应该说,答案是很清楚的,但国内外也有些似是而非的说法,比如把发展规划和产业政策当成中国过去或未来成功的核心要素。实际上,这类规划往往是提供信息、引导预期。如果认为未来必须照此办理,那是对中国发展的莫大曲解。

第二,是建设低标准、不完善的市场经济,还是建设高标准、高水平、高质量的市场经济?

总体来说,中国的市场经济发展仍然不够完善。我们必须也能够朝建设高标准市场经济的方向前行。

第三,面对诸多难点问题,是别人要我们改,还是我们自己主动改?

建设高标准市场经济要涉及一些难点问题,如打破行政性垄断、促进公平竞争、推动国企改革、保护产权、转变政府职能、维护劳动者权益、保护生态环境和绿色发展等。

对这些问题,党的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和十九大都指出了改革方向和方法。由于更了解情况,知道改什么、如何改,我们从国情出发作出的主动选择将更有成效。

第四,是把计划经济遗留下来的、过渡性的那些东西当成体制优势,还是把中国特色和市场经济相互融合,增强我国的竞争优势?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历史文化传统,形成的市场经济必定各有特色。中国有较强的政府能力、较大规模的国有资本、较高的社会共识、超大型经济体的市场规模,如果我们能把这些要素和市场经济规则有机融合,就会转化为重要竞争优势。

我国正处在增长阶段转换、发展方式转型、体制转轨过程中,有些东西是计划经济遗留的,有些是转型期过渡性的,有些则是符合市场经济规则且正在成长的。必须把真正的特色优势与计划经济遗留下的、过渡性的东西区分开,不能把后者当成优势加以固守。

第五,在全球市场经济体系的竞争中,中国当一个后来者,还是要走到前边当引领者?

全球经济体之间的竞争,说到底是各自市场经济体系的竞争。中国是市场经济和全球化受益者,也是贡献者。我们加入市场经济体系较晚,但蓬勃发展的中国经济已给全球市场经济体系的发展创造了很多有价值的元素。

下一步,中国应该也完全能够对全球市场经济体系发展作出更大贡献,我们完全有理由把发展高标准市场经济、高水平对外开放的旗帜举得比西方国家更高,走到全球市场经济竞争的前列。

支点财经:在建设高标准市场经济方面,中国应确立何种目标?湖北又该如何做?

刘世锦:应确立“双高”目标,即建设高标准的市场经济、实行高水平的对外开放。确立这一目标,无论是应对中美贸易摩擦和下一步国际经贸规则变局,还是在国内稳预期、提信心,都可以使局面豁然开朗、赢得主动。

此外,对湖北在内的中西部地区而言,一定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唯GDP挂帅,盲目地追求不切实际的高增长,着眼点要放在质量和效率上。

【纠错】编辑:张依
沁园广告20190814启用

Copyright © 2001-2019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网站地图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