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社会

“数一万粒米”真的是奇葩作业吗 武汉多所小学同做一道题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20日06:59 来源: 楚天都市报

图为学生分隔数好的米粒

图为用天平称重

楚天都市报记者柯称通讯员董缀文

“今天的作业是数一亿粒米,请家长督促完成。”去年,外地一名老师布置的作业,曾引发网友一片吐槽,被称为“奇葩作业”的代表。其实,最近武汉也有不少小学生做了类似的题目,虽然难度从一亿粒降到了一万粒,看上去仍是难以完成的任务。但做完题目的学生和家长,却一致给出题的“董艳名师工作室”的老师们点赞,这是为何?

学生数米方法各不同

这次做题的都是小学四年级学生,他们刚学完数学课《大数的认识》,就要面对这项艰巨的挑战。在家长的指导下,各种“偷懒”的方法都被开发出来。

青山区钢花小学女生吴亦晴,想到了小时候看过的一本绘本,借鉴了里面的办法。她先在卡纸上画出十个格子,每格里面放十粒米,再增加到每格100粒。凑齐1000粒米时,天已经黑了,吴亦晴加快进度,用量杯测出这1000粒米的高度,再装出相同高度的9杯,如此很快凑齐了约一万粒米。

在洪山区华师附属万科金色城市小学,不少学生用的方法是按重量来估算——先数出一定数量的大米,称出重量后,再一堆堆称出合计一万粒的大米。比如该校四(4)班学生刘唐文博数的是豌豆,他测出9粒豌豆重量为5克,再一步步推算出一万粒约为5555克。“豌豆挺贵的,家里只准备了630粒,我只能给老师交一个算出来的数字啦。”刘唐文博笑着说。他的妈妈表示,用豌豆是想让孩子体验一年级语文课上说的,豌豆一颗颗从豌豆荚里蹦出来的感觉,“老师出这样的题真是用心良苦,孩子做题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特别是第一次接触天平,兴致很高。”

除了体积和重量,还有学生想到了用面积,甚至是长度来估算,还算出了多少亿粒米可以绕地球一圈。当然,这两种方法准确度都太低。

近半数学生一粒粒硬数

“老师是在考验我们的耐心吧?”也有不少认真的学生认为,最精确的答案只能靠一粒粒数来得到,他们的用时长了很多,有人分几天才数完。刘唐文博的同班同学熊成晨,就借着中秋小长假回老家的机会,发动爸爸、叔叔一起数黄豆,并且让妹妹在一旁计数。他们用了几个小时硬是数出了一万粒,装了半个大号塑料袋。

华师附属万科金色城市小学数学老师黄臣川介绍,他教的两个班一百多名学生,基本都完成了这项挑战,其中接近一半的学生是硬数出来的。黄臣川说,哪怕是一粒粒数,其实也要注意方法,比如分步计算、随时记录,不然很容易遇到意外情况又得从头再数。

记者从几所学校学生上交的“研究报告”看到,不少人因为数着数着被别的事打扰了,又重来一遍,最多的重复了4次才总结出经验,需要数一堆存放一堆才保险。杯子、碗、棋盘都成了学生们用来将米堆分隔的工具。

关键在于思考和总结

“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尽力去做了,并且善于思考和总结,都值得表扬。”黄臣川老师说,“数一万粒米”是“董艳名师工作室”提出的一项数学实践活动,最早在去年由光谷一小的宋鸿梨老师率先尝试。今年,老师们又细化了方案,同时鼓励大家通过写研究报告、写作文、录视频等方式,记录自己的心得。

“活动除了让学生感知一万与一亿的大小概念,还锻炼了动手能力,弥补了生活常识,增进了亲子关系。”黄臣川举例说,很多家庭数完米,就直接用来煮饭吃了,发现一万粒米还不够一家三口吃一顿,还有不少同学在作文中感慨,通过数米知道了农民的辛苦。他认为,通过今年参加的数百名学生及家长的反馈来看,活动达到了让学生走出课本,走进生活,体验数学乐趣和生活美好的目的。

“董艳名师工作室”负责人、洪山三小特级教师董艳介绍,这项活动灵感正是来自于去年“数一亿粒米”被广泛吐槽后,工作室的老师们讨论认为,只要引导得当,这其实可以改造成适合四年级学生的实践活动。它完美体现了工作室倡导的“全喻数学”的理念,即基于核心素养下的小学数学深度教学——通过让学生在情感、意志、精神乃至身体等全方位的投入,收获良好的“过程”,而并不单单看重结果。

董艳介绍,该工作室目前有42名注册老师,经常在网上交流的则达到上百名老师,平常经常研讨“数学魔术”“扑克牌游戏”“营养午餐搭配”“自行车测量”等有意思的实践项目。最近很多老师表示,等自己教四年级时,也会让学生试试“数一万粒米”。

观点

别让创新作业“被奇葩”

连续画30天的月亮、与自家房间合影、与5个外国人合影、折树枝带到学校,还有画不完的小报……在越来越重视素质教育的今天,各种创新作业层出不穷,有的作业会被家长点赞,但也有不少在网上引来非议,被吐槽为“奇葩作业”。

教育专家表示,个别老师可能忽略了作业的可行性,造成有的题目缺乏逻辑性,有的题目价值取向偏差,有的题目超纲等问题,确实需要更加严谨。但同时,一些家长没有了解老师布置创新作业的意图,就先入为主产生了抵抗“奇葩作业”的情绪。还有的家长没有摆正心态,面对手工作业有攀比、跟风的心态,把自己弄得很累。比如,前段时间浙江一名幼儿园家长说,老师让孩子每天晚上画同一时间的月亮,连续30天。家长每天代劳,为此瘦了8斤。殊不知,老师只是想培养孩子的观察力,并没有对作业有多高要求。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建议,学校应建立健全教师委员会和家长委员会,教师委员会应对开放性教育做好科学、合理的论证,家长委员会要清除家长与老师之间沟通的障碍,避免教育方式偏离初衷。

【纠错】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1-2019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网站地图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