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楚天都市报

1814个小时,在哭过之后驶向希望之路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08日09:35 来源: 楚天都市报-看楚天

楚天都市报记者满达 刘毅

1814个小时,76天。

从来没有哪一个等待,如此漫长。

在那个刻骨铭心的冬天,我们哭过痛过,也坚强勇敢过。

900万人,8569平方公里。

从来没有哪一个期盼,如此迫切。

第一辆车驶出府河收费站

在这座即将解封的城市,我们心怀春天,静待城门开启的时刻:2020年4月8日0时!

当滞留武汉78天的肖先生穿越武汉西,荆州家里的老婆孩子等候已久;当滞留武汉76天的穆先生一家从府河北上,踏上返回西宁的归途……

无数滞留在汉的人们怀揣着对武汉的祝福,驶向希望之路。

武汉西大门解封

晚上8时30分,吴先生就驾车带着妻子来到武汉西收费站,他准备回洪湖去。因为离汉通道还有几个小时才能开,他被执勤的民警和民兵劝离收费站,他还要再等一下。

吴先生是洪湖人,3月6日因为需要复工,于是返回武汉,因为不能离开武汉,他一直担心老家的母亲。

母亲眼睛最近很不舒服,他打算接母亲到武汉治疗。回家的路一个半小时,第二天他还要上班。吴先生准备回家接母亲,然后连夜赶回武汉。

在高速路口,像吴先生一样,多位车主都在等着解封。

武汉西 民兵撤掉路障

来自荆州的肖先生已经在武汉待了78天了。年前他从荆州到武汉,准备陪父母吃完年饭就回荆州,可封城让他滞留。

“应该封城,要不然疫情会扩散。”肖先生就住在父母家中,离着华南海鲜市场很近的地方。

为了回家,肖先生早早的准备了绿码,上个月,他还做了两次核酸检测。

车上,肖先生带了不少东西。都是鸽子饲料,他喜欢养鸽子。两个多月了,荆州家里的鸽子都是妻子照顾,他想赶紧回家,看看老婆,孩子,还有鸽子。

就在等待高速解封时,妻子来了电话,问他绿码的事。肖先生要回家,妻子要向社区报备。

“老婆经常催我回去,喂鸽子喂烦了。”肖先生笑着说,到了12点,他就可以回家了。

“76天,1824个小时。”在收费站前,沌阳街民兵应急分队的队员们说,他们完成的不仅是一项任务,更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1月23日,封城第一天他们就在武汉西开始执勤。除了沌阳街,沌口街,军山街,总共50名民兵一直在武汉西执守。

他们要负责检查进城车辆和人员的各项检查,对于保供的出城车辆也要进行检查。

“第一天是我们,最后一天也是我们。”

对于这种巧合,沌阳街的队员们都挺高兴,在收费站前留影。他们身后的收费站屏幕上“解封离汉通道管控,加强交通运输保障”几个大字格外振奋人心。

队员吴先生说,印象最深的还是第一天上岗,那时大家对病毒都不了解,自己也挺害怕,不过武汉封城历史上从来未见,自己作为民兵必须参与抗疫。

76天,一个班就是24小时,不管是风雪,又或者是骄阳,民兵们都必须在收费站执勤站岗。队员们说,很多队员都当过兵,这点苦不算啥。武汉西的任务结束后,他们还会回到当地街道,继续投入社区和村镇的管控工作。

76天里,十里铺公安检查站站长张波回过两次家。第一次是除夕夜,他陪家人吃了年夜饭。第二次是前不久,疫情得到控制了,他又回了一趟家。但两次他都没敢在家过夜,吃了饭就赶回武汉西收费站执勤。

同事笑着翻开他的衣领,笑说,76天的执勤让他晒出了鸳鸯脖子。因为在收费站执勤,他的后脖颈子晒成了黑色,而喉咙处则是正常肤色。

76天,13万车次,近23万人次。张波介绍,包括检查站民警,交通民警,民兵等多单位的130人24小时执勤。很多人跟他一样,晒成了鸳鸯脖子,鸳鸯脸。

除了检查车辆和人员。有时外地支援武汉的各类物资他们协助搬运,外地返汉的医护人员到达武汉西后,如果没有车辆送进武汉,他们会送他们进城。让民警感动的是,有些司机还主动赠送防护物资给民警。

滞留76天的一家四口踏上归途

昨晚9时许,通往岱黄高速府河收费站的马路一边,等候出武汉的车流排成长龙。

府河是武汉的被大门,从这里不仅能从武汉市区前往黄陂,还能驶入汉十高速、沪蓉高速,是武汉的经济高速带。

疫情期间,由于离汉通道关闭,往日车水马龙的府河站显得格外安静。

府河收费站,出城司机挥手致意

来自武汉市公安局黄陂分局府河检查站的14位民警和6位辅警,以及6位民兵坚守在这里,牢牢把守着武汉的北大门。

府河检查站站长潘绪武介绍,他们克服对病毒的恐惧,24小时坚守收费站,为人民的健康和安全保驾护航。这76天,府河收费站安静得让人有些不习惯。看到久违的车流,他觉得特别亲切。“希望一切越来越好,府河站早日恢复生机。”潘绪武说。

儿子开着租来的车,自己坐在副驾驶,后座还有妻子和80多岁的丈母娘。时隔76天,来自青海西宁的穆先生一家从岱黄高速府河收费站北上,终于踏上回家的路。

如果没有这次疫情,穆先生一家本该享受一次自驾游福建的旅程。春节前,儿子租来一辆SUV,带着他和妻子、岳母前往福建旅游,第一站是厦门。

途径武汉时,穆先生一家跟着导航进了武汉,等他们跟着导航上到另一高速入口,被拦了下来。“我们这才知道武汉封城了。”穆先生说。

一家人误打误撞进了武汉,还好儿子在网上找了一家民宿,算是安顿了下来。

一家四口呆在民宿,连楼都不敢下,每周一次下楼领取团购的蔬菜。穆先生每天都在盼着疫情好转,武汉早日解封。

“光是吃的都花了1万多,车的租金1.7万,还有房租。在武汉两个多月花了4万多块。”穆先生说,得知武汉将于8日零时解封时,他激动得跳了起来。

7日傍晚,一家四口离开民宿,8点多就赶到了府河收费站。这一刻,他们等了太久太久。

滞留76天的穆先生一家四口

“上了高速,8号晚上就可以回到西宁家里。”穆先生说,回到家的那一刻,一家四口第一件事就是要大吃一顿。

在武汉做食品批发生意的山东菏泽人郭先生开着一辆七座汽车,拉着家人们返回老家。他在武汉做了多年生意,春节前正是生意好的时候,5位亲戚从老家来帮忙。结果因为疫情,全都滞留在武汉。“生意也不好做,亏了好几十万。”郭先生说,最重要的是自己和家人都健康平安。好不容易熬到武汉解封,他载着亲人们来到府河收费站。“把亲人送到老家,我和老婆休息一个星期,再回武汉!”郭先生说。

警灯闪烁,照亮武汉的夜空,无数个穆先生、郭先生将从武汉的北大门出发,踏上回家的路。

【纠错】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1-2020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网站地图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