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湖北新闻

一个失聪男孩的有声世界: 从无声到有声,他听到爱的声音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30日06:51 来源: 武汉晚报

地铁站工作人员与奇奇成了好朋友,让他备感亲切。

老师耐心地手把手、一个音一个音教奇奇发音玩游戏。

奇奇与妈妈在地铁站休息室吃饭。

3岁7个月的男孩奇奇和这个有声世界的相遇不到两年。在1岁8个月之前,他的世界一片安静,静到从不用担心他睡着的时候会被任何声响吵醒。如今,一切都变得不同。奇奇和同龄小朋友玩滑梯,指挥大家你一、我二、他三。他会把最爱吃的巧克力与你分享:“甜不甜?”

当然,在妈妈忘记的时候,听到耳朵里传来的嘀嘀声,他会提醒妈妈:“我的耳蜗快没电了!”耳蜗是奇奇最好的朋友,它为这个失聪男孩打开有声之门。在母亲黄娟娟眼中,儿子精彩的有声世界,是无数好心人为他打开的。

“他睡着后,我会哭到崩溃”

“谢谢!”奇奇一边扬起小脸说着,一边鞠了一个接近90度的躬。这是爸爸教的。和他说再见,他会笑着挥手说再见,同时用双手连续抛出飞吻。这是妈妈教的。母亲黄娟娟教他懂礼貌,不和小朋友争吵,“对他这个特殊的孩子而言,想未来表现得不特殊,必须比别人做得更好”。

黄娟娟和丈夫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生下这个全聋的孩子。2017年3月26日,奇奇呱呱坠地时,一家人不知多高兴。这是这个家族孙子辈的第一个孩子。然而,这个孩子却没有通过新生儿的听力测试。医生说,再等等,说不定没长好。1个月后,医生说再观察观察,到了3个月,一切尘埃落定。

“一直有疑惑,有担心,也有最坏的打算,但医生正式宣布时,我还是接受不了。我能做的,就是哭,偷偷地大哭。”黄娟娟说。哭到哭不出来的时候,她抹干眼泪开始和丈夫想办法。

黄娟娟带着儿子回到云南老家,在家乡申请到了国家资助,免费为奇奇做了一只耳朵的耳蜗植入手术。手术完成,丈夫回到武汉继续在汉正街做生意。

黄娟娟说,奇奇长到1岁8个月的时候,在耳蜗的帮助下,可以听到外婆拍手的声音,也能听到妈妈的笑声。

手术后,奇奇在昆明接受康复训练。“能听到声音并不代表你懂得声音。”黄娟娟打了个比方,就像把你送到意大利,你能听见一切声音,但你却不懂。必须学习听和说,这就是康复训练的作用。

康复训练的最初两个月,奇奇无法开口,连最简单的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黄娟娟坚持一个人唱“独角戏”。外出时,她把奇奇放在腰凳上,一路为他唱儿歌、讲故事。儿子的反应主要体现在表情上,可嘴巴,却依然发不出声音。黄娟娟说,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个过程让她很焦虑,很难过。强烈的挫败感让她前一分钟还笑着和儿子道晚安,后一秒就躲起来崩溃性地嚎啕大哭。

黄娟娟的手机里,留存着一段1分11秒长的视频,这段视频拍摄于2019年4月14日,黄娟娟清晰地记得这个日子。

那天晚上,她照例自言自语给奇奇唱完儿歌,拿出发音卡片读给他听。一切都毫无征兆,奇奇突然跟着她发出“啊,啊”的声音。黄娟娟说,她当时欣喜若狂,又试着读了一遍,“啊,啊,啊”,奇奇再一次发出声音。她立刻拿来手机把儿子的发音拍成视频发到康复学校群里,群里的老师和家长一片欢呼。这之后,奇奇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多,从音节到字,从字到词,从词到句,从被动跟读到自主说话:“妈妈,奇奇饿了!”“妈妈,你的眼睛里面有奇奇啊!”

黄娟娟说,儿子的康复之路虽然艰难,但收获满满。

“他就差最后一步,

我愿意帮他一把”

“奇奇乐观聪明,大眼睛里满是对世界的好奇。他笑起来眼睛像月牙,可爱又天真。”第一次见到奇奇,李溶溶就喜欢上了这个男孩。

自费为奇奇的另一只耳朵装上耳蜗,今年7月,黄娟娟把儿子带到武汉。奇奇下一阶段康复训练选择在武汉。

黄娟娟说,来汉之后,她多方打听,慕名在江夏区找到在业界比较有名的李溶溶。

29岁的李溶溶从事特教工作已有11年,天生一张娃娃脸的她有着绝对的亲和力。黄娟娟带儿子找到李溶溶时,这位年轻的特教老师已经是满负荷工作了。但在和奇奇“交流”了几分钟后,她决定在下班后专门为这个孩子加一个小时的课。

对于奇奇,李溶溶有一个基本判断,虽然孩子先天性有缺憾,但弥补得很及时,康复得不错,听懂别人说话没有任何问题,反应、互动都很积极。“但奇奇还是存在吐词不清的通病,因为正常孩子口、舌、气息的锻炼几乎从出生就开始,可奇奇几乎晚了近两年的时间,口唇舌的力量和灵活度都不够,直接影响他的发音,他说的话也只有熟悉的妈妈能听懂。”李溶溶说。

李溶溶和黄娟娟的目标一致,希望半年后,奇奇能戴着他的耳蜗伙伴进入普通幼儿园,像正常孩子一样学习生活。

10月9日下午,记者走进李溶溶的教室,“旁听”了奇奇一个小时的康复训练课。

简单的一句话,师生俩不断重复。多次重复,奇奇的注意力开始不集中,这里摸摸,那里看看。李溶溶及时启动游戏环节,即便是在游戏中,李溶溶也不会放过让孩子正确发音的机会,每一局谁输谁赢,都要说出来。

每一小时的课程,李溶溶都会针对性地安排教学计划,每学5分钟,就玩2分钟,对孩子来说好玩,对李溶溶而言,则每一分钟都得利用。

“奇奇进步很快,家长非常配合。”李溶溶说,因为奇奇,她每次都是康复中心最后一个下班的老师,“孩子一生有很多关键性的时刻,我很高兴能帮助他尽快融入社会。从专业角度来讲,奇奇在听力补偿上没有问题,如果表达再跟上,就和其他孩子没有两样了。他就差最后一步,我愿意帮他一把。”

“这么多友善和关爱,

是你一辈子的朋友”

“叔叔,奇奇来啦!”10月9日晚上,在地铁7号线北华街站,一看到地铁站值班站长陈斌,奇奇大老远就打着招呼向他飞奔而来。“叔叔”这个词的发音,他刚刚在课堂上反复练习过,现学现用。陈斌笑眯眯地迎上去,还送给小客人一面小国旗。

从硚口汉正街的家到江夏北华街的康复中心,黄娟娟每次带奇奇参加康复训练,都需要乘坐近1个小时的地铁:6号线转7号线,7号线北华街站是必经之路。

黄娟娟说,每次上完课大约是晚上6时40分,回到家里差不多要到晚上9时,“大人饿着没事,孩子就不行了”。因此,每次上课前,她都会在家里先做好饭给奇奇带上。一周六天,天天如此。

起初,每天下课后,黄娟娟就带着儿子,在北华街地铁站里找个角落,等儿子坐着吃完晚饭再搭车回家。

每天重复的这一幕,被北华街站值班站长董潇和陈斌看在眼里。

他们为奇奇和妈妈在车站收拾出一间闲置小房,提供桌椅,给这对母子提供一个安静舒适的吃饭环境。

“这是奇奇爱吃的鸡蛋。”奇奇捧着自己的饭盒向陈斌介绍自己的伙食,“还有鱼,奇奇也爱吃。”奇奇的表达能力在外人眼中,和其他3岁半口齿不清的孩子没什么差别。“可是别的孩子长大后百分之百就能变好,而奇奇如果不参加康复训练,只有一半的可能。我作为妈妈,必须通过现在的努力,让剩下的50%由不可能变成可能。”黄娟娟说。

奇奇的康复之路充满艰辛。但令黄娟娟庆幸的是,身边的亲人朋友,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都在向他们伸出友爱之手。

黄娟娟的手机微信里,存储了一条条关心奇奇的微信。“这是在昆明接受康复训练时租房的房东。”黄娟娟说,他不仅主动减了房租,还经常发信息来询问奇奇的情况。奇奇的康复启蒙老师子琼现在仍经常在微信里询问孩子的情况。“对于这些友善,我能做的就是不住地道谢。”

“奇奇常常跟我说,耳蜗是他最好的朋友。”黄娟娟想告诉儿子的是,“奇奇,在你开启有声世界的人生之路上,这么多友善和关爱,是你一辈子的朋友。”

文/记者郭佳 通讯员曾斯 产启斗 黄瞻

图/记者刘斌

【纠错】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1-2020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网站地图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