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湖北日报

寻找极端经济下的“先头部队”——读《极端经济:韧性、复苏与未来》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23日06:55 来源: 湖北日报

禾刀

著名经济学家约翰·穆勒在《政治经济学原理》中曾描述了这样一种“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场景:敌人用火和剑把一个国家夷为平地,摧毁了这个国家几乎所有可移动的财富,然而几年之后,一切又都和以前一样繁荣。

穆勒描述的战后经济,正是本书作者、英国央行经济学家理查德·戴维斯关注的极端经济现象之一。理查德指出,在经济领域,“极端”并不仅仅用来描述我们熟悉的股市崩盘、住房危机或金融丑闻等现象,也可以用来表述难民营、监狱、灾害突发地、工业革命发源地、不平等地区、老龄化地区、科技前沿地区等经济体。春江水暖鸭先知。凯恩斯把那些生活在塑造经济趋势的极端情况中的人称为“我们的先头部队”。

众所周知,当前全球“大多数国家都面临三种趋势:人口老龄化、新技术带来的不确定性,以及不平等的加剧”。寻找应对这些极端问题的答案,理查德的动机来自经济学家凯恩斯在1928年提出的一个观点:如果我们知道看向哪里,我们今天就能瞥见未来。其诀窍是找出一种持续的趋势,以及大多数人都在遵循的道路,并观察那些经历过这种极端趋势的人的生活。这种观察当然不是泛泛而谈,而是理查德反复强调的极端经济中的韧性。

在理查德寻访的全球9个地区中,韧性无处不在。经济韧性虽然落脚点无一例外都是个人,但成功又不仅仅因为人。亚齐的成功,固然有当地人喜欢储备黄金的传统,但政府也扮演了极其重要的幕后角色。比如积极请求国际援助,对当地旅游设施重新规划,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建设;在扎塔里难民营,那里的极端经济之所以活力十足,得益于联合国难民署人手不足“管不过来”;爱沙尼亚之所以能够快速步出前苏联解体后经济严重下行的泥淖,是因为政府审时度势,及时抓住了依托互联网的创新发展思路;日本秋田的老龄社会之所以朝气蓬勃,全因当地民间机构活跃,并且形成了一种接受、支持乃至鼓励老年人力所能及的社会文化价值观……

理查德也列举了反面典型,如约旦的阿兹拉克难民营死气沉沉、巴拿马达里恩当地政府柚木树补贴计划反倒使百姓从贫穷走向新的贫穷、曾在全球首屈一指的苏格兰格拉斯哥造船业因循守旧如今一落千丈、刚果金沙萨充分展示了建立在非正规经济基础上人类韧性的局限性、曾享有拉美经济明星美誉的智利因严重不平等已经影响到公共空间的使用……

理查德相信,“许多复苏的崩溃都是善意的结果”。像阿兹拉克难民营表面看井井有条,实际上扼杀了难民的初创热情;达里恩的问题是因为政府应对外部负效应失策导致当地经济和环境陷入恶性循环;格拉斯哥造船业的衰落是因为政府介入过度未能顺应潮流;金沙萨的没落折射出政府决策违背了市场基本现实;智利深陷的不平等困局,本质上是片面追求经济增长率的结果。

在理查德看来,政府最应做的,就是坚决捍卫环境等社会底线,同时又不能大包大揽、越俎代庖。虽然强势行政力量在某一时段虽可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随着经济发展走向深入,个性化需求越来越多,过于强势必然遏制个性化。金沙萨和智利历史上都曾出现过“铁腕”人物,改革之初,也都曾经历经济快速发展的高光时刻,但又都深陷发展“中年危机”无法自拔。

应对极端经济,理查德着重论述了经济中的左右派之分。无论是采取激进还是保守举措,无论是推行政府主导还是市场自由主义,理查德都不认为是最优方案,最优方案是市场和政府相互配合的“中间道路”。

9个极端经济案例表明,没有任何一种成功模式可以生搬硬套。但所有案例又有同一指向:未来方向很可能本就隐藏于极端经济的各种韧性之中。也就是说,对于未来方向,许多时候我们不必绞尽脑汁推陈出新,只需练就一双寻找韧性,并甄别“先头部队”的慧眼,然后因势利导,顺势而为。

【纠错】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1-2020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网站地图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