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湖北新闻

3年长江专项调查给出长江状况 采集到长江鱼类318种 初估长江蕴含鱼类31.73万吨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31日11:48 来源: 武汉晚报

2020年的年头与年尾,各有一条有关长江的消息从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传出,一喜一忧。

忧的是,年初经数据建模分析,长江白鲟被推测灭绝。这种在地球上生活了1.5亿年的生物,被推测于2005年至2010年间消失。它的消失又一次印证了长江的现状:长江“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喜的是,2020年12月,长江水产研究所科研团队开展野外科考时,在长江公安江段采集到7尾鳤。这是该所继2017年6月在长江洪湖江段、2020年11月在长江宜昌江段发现鳤之后的第三次发现。此前发现的鳤均为1尾,此次调查发现7尾鳤,尚属近年来首次。2017年7月至2020年10月以来,在对长江的生态监测中一直未发现鳤。此次发现,一定程度上证明,在“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之下,长江生态有向好趋势。

12月17日,危起伟在长江水产研究所办公室里忙碌着,他身后的窗台上摆放着鱼的模型。采访危起伟很难,他一直很忙。就在前一天,农业农村部长江流域渔政监督管理办公室、生态环境部长江流域生态环境监督管理局、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和交通运输部长江航务管理局联合发布2019年《长江流域水生生物资源及生境状况公报》,他参会交流。在一个会议上,记者“堵”住了危起伟,他这才同意安排时间接受采访。

长江中鱼类不够1954年一年捕捞量

危起伟的办公室书柜里,长江资料文献中尤以鲟类研究居多。自1984年参加工作以来,白鲟是危起伟的主要研究内容之一。江苏南京、四川宜宾等多个江段都有他研究白鲟的身影。

在危起伟看来,白鲟的物种变迁是长江的缩影。

白鲟又称“水中老虎”,体型巨大,体色深灰或浅灰。鼻长,游动迅疾,以其他鱼类为食,可一口吞下七八斤重的草鱼。它是长江中的“活化石”。与恐龙为邻,在漫长年月里,游过了白垩纪,在恐龙大灭绝中幸存。

《诗经》对长江白鲟有过歌咏。“……有鳣有鲔,鲦鲿鰋鲤。以享以祀,以介景福。”“鲔”即是白鲟,被用于祭祀祖先,以求福祉绵延。1.5亿岁的白鲟站在长江食物链的顶端,曾经在长江频繁出没。据记载,上世纪50年代,曾有人在南京捕获一尾7.5米长、908公斤的白鲟。80年代初,有科研人员在长江口见到了成批白鲟幼鱼。据危起伟推算,当时长江中有白鲟超过2000尾。

但是不到20年,1993年,白鲟被推测为功能性灭绝,即在自然条件下,白鲟种群数量减少到无法维持繁衍的状态。2005至2010年,白鲟被推测灭绝。

2020年长江专项调查数据尚未出炉,但是2017年至2019年的调查中,科研人员利用种群丰度计算,初步推算长江中鱼群蕴藏量推测为31.73万吨。历史上渔民在长江一年天然捕捞峰值为1954年,为42.7万吨。换句话说就是,如果按1954年的捕捞量,如今长江中的鱼不到一年就会被捕捞完。数据虽然还要在2020年调查结果上继续精确,但是这还是能反映出长江“无鱼”的现实。

长江调查采集鱼类318种

2003年1月,四川宜宾江段,一条长约3米的白鲟误入渔网被误捕。渔业部门现场查看,白鲟为雌性,身上有长约8厘米的伤口,腹内有鱼卵,亟须救治。

“有白鲟!”消息传到北京,引起原农业部高度重视,要求全力做好救治。危起伟立刻启程,直奔四川。

2003年元月23日,人还在路上,电话打来,白鲟侧翻露出肚皮。危起伟赶紧建议安排人将白鲟扶正救治。四川宜宾的江水中,6名渔民不畏严寒轮流跳入江水中把白鲟扶正,他们的想法和危起伟一样,白鲟再不能少,这一条白鲟或是挽救白鲟种群的希望。经过一夜抢救,白鲟身体状况有所恢复。

危起伟赶到现场,跳入刺骨江水中查看白鲟并予以救治。经治疗,白鲟恢复健康重回长江。“放归长江时,我们给白鲟戴上一个追踪器,同时找来一艘船跟随白鲟,以期找到白鲟的产卵场。”为了让白鲟一路畅通,他联系职能部门请白鲟游经地附近的工程船停止作业。一场全社会参与的拯救白鲟行动开始。

2003年的追踪器,远不如现在先进,信号传输范围不到1公里。危起伟所在小船上的接收器只能发出“嘟嘟嘟”的声响,证明白鲟在科考船附近。

1月30日,腊月二十八,追踪第二天,大雾。危起伟所在的船不慎触礁。螺旋桨受损的船和白鲟渐行渐远。接收器没有了“嘟嘟嘟”的声响。大年初二,船终于修好,白鲟却觅不见踪影。自那以后,再无人见过白鲟。没有活体白鲟,人工繁殖也就无法完成。

“对白鲟保护的教训告诉我们,长江保护刻不容缓。不要等到鱼类快要灭绝再去想办法。”危起伟说。

综合历史资料,长江有鱼类435种。但在2017年至2019年12月的调查中,仅采集到鱼类318种。30%、计超百种鱼类未被采集,这并不是说未采集到的鱼灭绝了,但意味着总量已不多。不严加保护,白鲟灭绝之后,可能还会有其他鱼类也遭此厄运。

心中期待一个奇迹

“您目前没有研究白鲟后,主要研究方向在哪里?”记者问。

“我依然关注白鲟。”危起伟回答得很干脆。

危起伟期待一个奇迹,或许在某个水域,在某块石头旁,有白鲟或者白鱀豚的身影。

“今年我到鄱阳湖去检查长江专项调查实施情况,明显观察到长江刀鱼种群密度变大。”长江刀鱼因为味道鲜美被大量捕捞,单斤售价超过5000元。大量捕捞导致数量锐减。但是2020年鄱阳湖刀鱼种群密度明显增加。调查人员通过对捕获到的刀鱼亲本种群和耳石元素分析,并结合对捕捞地采集到的鱼卵鱼苗及其环境分析,在鄱阳湖主湖区水域发现多处疑似刀鱼的产卵场。

“在鄱阳湖发现了数量较大的刀鱼群体,这是很多年未见的景象,说明长江流域刀鱼的数量有了明显增长。”江西省水产技术推广站研究员戴银根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话也佐证了危起伟的判断,只要下力气保护,长江生态会向好发展。

“奇迹需要我们去努力,共同保护长江。只有长江生态好了,奇迹才有发生的可能。即便奇迹没有发生,长江也才能成为目前生物的乐园,长江物种的‘种子基地’。”此次长江调查发现,长江的“病情”有向好趋势。如2017年12月长江干流及两湖共有长江江豚约1012头,相比于2006年的1800头、2012年的1040头,长江江豚种群数量下降趋势得到遏制。“长江在恢复,大家有信心,但长江完全恢复,更要耐心与毅力。”危起伟在“耐心与毅力”上发了重音。

10年对于完全恢复长江远远不够

“您指的耐心是什么?是从2021年1月1日起,长江全流域的十年禁渔吗?禁渔对长江意味着什么,禁渔之后长江能恢复如初吗?”

“首先说,肯定不能立刻恢复。准确说,10年后都不可能恢复到原始状态下的长江,但是长江的活力会明显恢复。”危起伟说,禁捕意味着长江关闭了提供食材的功能。长江生态的破坏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饮食需求,如长江刀鱼味道鲜美,在高价诱惑下,势必让更多人去捕捞,最终带来灭绝。禁捕的严格落实可以避免刀鱼落入被围猎的险境。二是部分涉水工程不科学。长期以来,受拦河筑坝、水域污染、航道整治、挖砂采石等高强度人类活动影响,长江珍稀特有物种持续衰退,经济鱼类资源接近枯竭,生物完整性指数降到了最差的‘无鱼’等级。”

“现在人们更多关注的是十年禁捕,其实长江还有一件大事也即将发生,就是《长江保护法》的制定。”危起伟说。12月26日,《长江保护法》被表决通过,对利用长江的行为作出详细规定,以第23条为例:“国家加强对长江流域水能资源开发利用的管理。因国家发展战略和国计民生需要,在长江流域新建大中型水电工程,应当经科学论证,并报国务院或者国务院授权的部门批准。对长江流域已建小水电工程,不符合生态保护要求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组织分类整改或者采取措施逐步退出。

“长江生态是渐变过程,要恢复也不是一日之功,这要经过数十年或者更长时间。”危起伟还是以白鲟为例,白鲟之所以数量急剧减少,原因多种多样,其中之一就是部分不科学涉水工程、人类过度捕捞其他鱼类直接影响白鲟食物来源所引起,现在的保护措施没有办法做到立竿见影,只能循序渐进,一点点积累。“10年对于完全恢复长江其实远远不够,只是一个序章。”令危起伟感到安心的是《长江保护法》落地。

“目前,我手上的工作是推动对未采集到鱼类进行整理,制定自然保护与人工保护的方法。”在危起伟心目中,明日长江有个画面:江水滔滔,鱼类数量不断恢复;它们的排泄物滋养着水草;鸟儿到浅滩进食;两岸绿树成荫,人在其中,如走进一幅生态画卷。这是长江保护的意义,不只为了长江,更为了整个生态环境。

首席记者姚传龙

【纠错】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1-2020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网站地图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