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楚天都市报

帮到底|16岁男孩来汉打工,从公司宿舍10楼摔下受重伤

发布时间:2021年07月26日23:09 来源: 极目新闻

极目新闻记者王峻 邹斌

实习生 贾涵茹

视频剪辑 彭柳刘

16岁的陈新(化名)是黄冈市黄梅县人,今年6月,上高二的他和同龄朋友周平(化名)来到武汉打工。6月初,陈新和周平进入武昌和平大道武汉工人文化宫里的一家名叫illusion pro酒吧(以下简称ip酒吧)从事销售工作。可就在1个月后,这个16岁男孩却被送上手术台,包括左脚踝关节、肩胛骨、肋骨在内的多处骨折和创伤性脑出血等。

蹊跷坠楼,16岁男孩全身赤裸10楼掉下

7月2日中午12点半左右,陈新的爸爸陈雨奇在黄梅老家接到武汉警方打来的电话,得知孩子从打工的公司10楼宿舍厕所窗户里坠落,摔到地面。

陈雨奇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当天下午4点,他妻子雷女士、小女儿急匆匆赶到武汉后,他先到出警的武昌徐家棚派出所了解情况。出警的警官告诉,陈新是当天早上9点多钟,被人发现坠落在武昌徐家棚名邸公馆小区楼下,警方赶到现场发现,陈新全身赤裸地躺在单元楼下的泥地上,浑身鲜血已经昏迷。警方通知救护车赶到现场急救,随后将陈新送到了中南医院。因陈新当时状况危急,出警警官向医院申请开通了绿色通道,医院进行了紧急手术。

警方介绍,陈新是7月2日早上从单位租住的宿舍楼10楼一间厕所的窗户里坠下的,幸运的是陈新坠落的下方正好有一片竹林,竹子的缓冲力起到了一定的保护作用,以至于陈新没有直接掉落在地面上,保住了一条命。

儿子好端端地出来打工,为何就突然坠落受伤?陈雨奇百思不解。

7月23日,极目新闻记者在医院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陈新,脸色腊黄的他正在打着点滴,一根引流管引导着黄色的液体不时流出,右侧肩部骨折部位也打着纱布,家人介绍,他的左脚保持在一个固定的位置不能随意移动。

记者问他是否在这家ip酒吧上过班,陈新发出细微的声音:是。

但问及坠楼经过,他只是轻微地摇了一下头,记者再次询问其他问题,他没有作答。

“现在他说话都很困难。”雷女士说,陈新是9日下午从ICU里转出来的,之后偶尔能断断续续回答一些问题,基本上都是他在酒吧工作的一些事。

家人质疑,孩子出事后为何宿舍内物品消失了?

好端端的人,为何突然坠楼?为了解情况,雷女士联系上了和孩子一起打工的周平,周平说,他和陈新从6月初开始在ip酒吧打工,从事酒水推销工作。7月1日,他和陈新一起正常上班,到2日凌晨4点左右,两人一起下班回到住处。

周平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当晚陈新喝了一点酒,回来后就直接躺床上睡觉了。”

他回忆,他和陈新及另外一名同事睡在一间房,“陈新入睡很快,一会就发出了呼噜声,没多久我也睡着了。后来我是被警察敲门声叫醒的,警察上门说有人从我们房间里坠楼了,我才知道陈新出事了。”

周平透露,陈新出事当天下午,当初为自己和陈新办理入职的酒吧经理陈超通知他,让他当天离职并搬出宿舍,工资会在7月26日之前会结清。

7月23日晚,陈雨奇和妻子来到儿子出事的名邸公馆,在陈新坠落的10楼1003房间里,他们寻遍所有房间,都没有找到孩子的任何物品。“孩子当天早上坠落时,浑身上下赤裸,只有一双拖鞋掉在脚边。虽然过了20天,但他的行李、身份证件这些个人物品应该都还在这里啊,怎么都不见了?”带着疑问,雷女士向住在房间里的几名年轻男子打听儿子的信息,得到的回答如出一辙:“不知道,我们都是7月5日才来的,之前的事和人都不清楚。”

极目新闻记者从雷女士提供的录音里听到,经过她反复追问,才有人对她说,自己和陈新、周平是同事,出事后公司不让大家对外透露两人的相关信息。

7月24日晚9时许,极目新闻记者来到1003房间里,只见大门敞开,走入室内,房间是一个小5室1厅2卫的结构,5间房均不大,里面各摆着1张床。几名年轻男子躺在床上休息,见到记者后问:你干什么的。得知记者身份后,便不再说话。

记者反复询问里屋的男子是否知晓陈新坠楼的事情,两人均回答:“我们是7月5日才搬进来的,之前的事不知道。”

在房间的最里端有一间厕所,记者看到,厕所墙上的窗户离地面约1米高、半米宽,呈半打开状态,记者试着站在窗户边测量了一下,俯身就可很轻易地将半个身体探出窗外。

公司坚称,两人肯定没有在酒吧入职

由于找不到孩子在宿舍里的物品,陈雨奇和妻子来到ip酒吧,试图联系当初为陈新和周平办理入职的经理陈超,但他们被告知“陈超不在酒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上班”。在陈雨奇再三要求下,酒吧前台给了他一个陈超的电话号码,但陈雨奇多次拨打,接听电话的人均称“不认识陈超”。

“孩子出事后,我们仅在2日和3日见过他们公司的人。”陈雨奇说,7月2日下午,他和妻子赶到中南医院时,一名自称宿舍管理员的殷姓男子告诉他们,陈新正在ICU进行急救。“房子是我们公司租的,所以警方打电话通知了我。”殷姓男子称,自己从徐家棚派出所赶到医院后,交了2900元急诊费用以及转到重症监护室后的4.5万元,并在手术告知单上签了名。

陈雨奇告诉记者,3日上午10点左右,殷姓男子和另一位自称陈新上级领导的男子到医院来,“打了招呼站了一会就走了”。

极目新闻记者从陈雨奇提供的医疗发票上看到,目前陈新已做了3次手术,他们已交了超过20万元的费用,“医生跟我们说,陈新后续还要进行多次手术,后续费用是一个天文数字。”

陈雨奇说,他和妻子在黄梅做小生意维生,陈新出事后,已花光了所有积蓄,目前正在四处借钱维持治疗。

“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希望陈新工作的公司能出面和我们沟通。”陈雨奇说,但最近,ip酒吧均无人与他们沟通。

7月24日,极目新闻记者来到ip酒吧,3名自称经理的男子出现,均称没有听说过陈超这个人。其中一名自称姓陈的经理表示,酒吧不可能让未成年人进入或工作,“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你说的这两个人100%没有和公司签订过合同、也没入职过。”

【纠错】编辑:袁筱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