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

在超声医学领域创下多项世界第一 “现代超声心动图之父”王新房逝世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02日07:05 来源: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

王新房教授指导科室年轻医生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刘迅 通讯员 协宣 摄影: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王永胜

昨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发布讣告:超声医学历史先驱者、中国超声心动图之父、学界泰斗、国际著名超声医学专家王新房教授,因病医治无效,于2021年11月30日17时05分在武汉逝世,享年87岁。

王新房教授一生都献给了我国超声医学事业。他始终立足学科前沿,开拓创新,锐意进取,在世界超声医学领域创下多项世界第一。他先后3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14次获得国家部委、省各级奖励。1988年,世界超声医学生物联合会和美国超声医学会评价王新房为“超声医学历史先驱者”,国际心血管超声协会更授予他业内最高荣誉——“现代超声心动图之父”的称号。

国内外医学专家发文悼念

昨日,国内多位院士、专家发文悼念王新房教授,痛惜巨星陨落;日本、美国、瑞士等国医学专家也纷纷发来慰问电,世界心血管医学代表性人物、美国超声心动图学会创始人哈维·菲根鲍姆博士在邮件中称,“超声领域失去了一位伟大的领袖”。

下午3时许,在武汉协和医院超声医学科,极目新闻记者见到王新房教授的几位弟子,他们都已经成长为国内超声专家。回看老师生前的影像资料,几人湿了眼眶,协和医院超声影像科副主任王静更是泣不成声。

王静教授说,王新房教授是严师也是慈父,他的人格魅力感染了年轻医生。“他总是叮嘱,医学研究一定会遇到瓶颈和天花板,但我们一定不能停下来,要做就做别人没做过的研究。”王静说,多年来,只要遇到科研问题,都会向老师请教,每次都能柳暗花明。

协和医院超声医学科主任谢明星是王新房教授最早的一批弟子,从事超声心动图研究,博士毕业后进入协和医院超声科工作至今。

2000年,谢明星成为协和医院超声医学科主任,王新房特意把他叫到家里,叮嘱了3件事。

“老师跟我说,首先不能犯政治错误、科研上也绝不能做假、经济上一定要廉洁。”谢明星告诉记者,王新房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每个人,睡觉的时间那么多,吃也就吃那么多,穿也就穿那么多,在物质上追求太多没有意义,一定要把学问做好。

谢明星告诉记者,老师在自己眼里,好像永远都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严师、慈父,他的衣服都不贵,但每天都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头发每天也梳得整整齐齐。“为了医学研究,老师的献身精神令人难忘。”谢明星说,现在他在给学生做示范时,也会像王新房教授当年一样亲身示范,将老师的医学精神传承下去。

近两年来,王新房教授身体不太好,曾多次住院治疗。在重症监护室时,他知道自己身体状况,在意识稍清醒时,总把“科研创新”挂在嘴边,并嘱咐“后事从简”“千万不要给大家添麻烦”。

胎心超声监测世界第一人

王新房教授,1934年9月出生于河南洛阳孟津县,1958年毕业于武汉中南同济医学院 (现名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留校在武汉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现名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内科工作;1961年,他和王加恩等一起创立协和医院超声科。1980年至1991年任超声科主任,1985年至2009年任同济医科大学心研所副所长,2001年至2006年为协和医院特聘教授。

在医学界,王新房教授被公认为胎心超声监测第一人。

上世纪60年代,中国产科大夫只能靠听、摸,了解胎儿在子宫中的情况,听不到胎儿心跳。1963年,在给孕妇超声检查时,王新房发现超声仪上显示的波多跳了一下,推想这应是胎儿的肢体活动。他立即想到,“既然能了解肢体活动,能不能用它监测到胎儿心跳呢?”于是,王新房教授开始尝试,并用两个超声探头,一个连着母亲心脏,一个连着胎儿心脏,得出两个快慢不一的波段。经过多次观察,他发现了胎儿心跳反射。当年,王新房在国内医学杂志上发表文章,画出了世界第一条胎儿心跳波动频率曲线图。2002年,依据这篇文章,世界超声界最终确认:中国首先发现胎心超声反射。

这一技术的发现,对诊断早期妊娠、确定胎儿是否存活等具有重大价值,很快在全国推广。随后,在此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二维、三维B超,帮助医生提早发现各种妊娠问题,极大减少了不良妊娠发生的比例。

王新房在学术上的成就还远不止此。通过海上能用超声探测鱼群,他想到了用超声探测肝部有无液体,并将超声诊断仪的灵敏度调高,借此不但可以确定脓肿有无、深浅、大小,还能确定穿刺方向、位置等。这一发现,让国内肝脓肿的诊断正确率提高到90%以上。

注射双氧水“以身试验”

在中国超声界,王新房教授“以身试验”被广为传颂。

1978年1月,在武汉协和医院超声检查室,世界首例双氧水造影心脏超声检查在此实施,而被检查者正是其发明人王新房。

此前,通过用大量动物进行实验,王新房的研究取得了重大进展,但想临床应用,还需要做人体实验。双氧水造影剂产生的气体栓塞可能给心脏和大脑带来危害,他不忍心别人冒着生命危险做实验,最后决定自己上。

王新房教授曾接受过极目新闻记者的采访,据他回忆,当时他躺在检查床上,让同事将双氧水注入他的血管,记录下双氧水进入人体的珍贵数据,因为这个过程风险很大,旁边准备了抢救设备。经过3次剂量不同的注射,最终确定了双氧水造影的相关数据。

要知道,当时国外采用靛氰蓝绿作为心脏造影剂检查,但准确性不高。王新房教授从双氧水静脉注射治疗肺心病联想到,双氧水产生的氧气泡在管腔内形成强烈反射,如剂量适当,有可能成为一种理想的声学造影剂。

历经3年探索,“双氧水心脏声学造影法”诞生,这一方法填补了国际空白,迅速运用于临床,这是超声心动医学的重大进展。其后,该造影法在国内外广泛应用于临床。

年过八旬仍在医院传帮带

干了一辈子超声工作,王新房教授退休后仍放不下临床工作,2005年71岁高龄时,凭借《三维超声成像的方法学和临床应用研究》第3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2012年,王新房成为国内首位美国超声心动图学会荣誉会员。他编写了我国超声心动图领域的第一部专著——《超声心动图学》,被奉为超声心动图领域的“圣经”。

年过八旬,王新房教授仍每天早上赶到医院住院部,陪着年轻医生一起做影像检查。即使是摔倒受伤,他也每天风雨无阻,坐在仪器前一检查就是数小时,一丝不苟,从未喊过累。

2018年,极目新闻记者曾跟访王新房教授,早上8时不到,他就提前到了超声医学科的检查室,放下提包,换上白大褂,和年轻医生一起静候病人。他喜欢静静看着年轻医生做检查,如遇到疑难重症患者,或是需要进一步明确病因时,再提出自己的想法和意见,声音温和、解释通透。

“我总跟孩子们说,我坐在这,不是来挑错的,我们互相配合为患者明确病因,才能为医生后续诊治提供更准确的影像报告。”王新房教授曾对记者说,作为一名医生,要严谨对待每一名病人,只有严格要求年轻医生,今后他们才会将这份严谨传授给自己的学生。

“搞了一辈子的超声影像,心里还是放不下病人。”王新房教授曾经说。而谢明星则告诉记者,“老师对于患者的责任、细心是带给我们300多位学生最重要的财富。

【纠错】编辑:郭蔓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