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

为了呵护一片精神家园 三代人接力守护“红军树”92年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20日07:21 来源: 楚天都市报

为了贺龙元帅的嘱托为了呵护一片精神家园

三代人接力守护“红军树”92年

刘克树在“红军树”下给孙子、孙女讲述红色故事

刘克树养护“红军树”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黄志刚 通讯员 黄毅 谢勇

在石首市桃花山下,3棵古朴的黄心树伫立了400多年,见证了历史的风云激荡,更见证了土地革命时期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的峥嵘岁月。92年前,贺龙元帅给它们起名“红军树”。

“今后要把‘红军树’保护好,革命成功了,对青年娃娃是个很好的教育。”1930年,因为贺龙元帅的嘱托,时任桃花山苏维埃政府主席的刘道明开始守护“红军树”。1988年,刘道明去世,儿子刘克树继承他的遗志,默默守护“红军树”,至今已经35年。在他的精心照料下,“红军树”生机勃勃。他还对当地的革命历史熟稔于心,经常给游客当讲解员。如今,他的儿子也加入到护树的队伍中。

400多岁古树仍苍劲挺拔

冬日的石首市桃花山,群山环抱之间,尽显空灵寂静。斜阳洒在山峦,带来融融暖意。

1月17日,极目新闻记者来到桃花山镇李花山村。这是山脚的一个村落,毗邻湖南省华容县。

在石首市红军树革命烈士纪念园门口,40多块各级各部门颁授的牌匾十分醒目。由于该园浓缩着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的峥嵘岁月,石首市各中小学校纷纷在此设立革命传统教育基地。又因3棵“红军树”的光辉历史,不少游客纷至沓来,接受革命传统教育的洗礼。

“红军树”树种为黄心树。记者看到,随着季节更迭,3棵树的树叶已经落尽,蜿蜒向上的树枝稀疏分布,构成了一幅线条明晰的写意画。

今年70岁的守树人刘克树介绍,黄心树在当地是稀有树种,仅在桃花山的深山密林中少量分布,而且树形较小。而眼前这3棵黄心树,树高约30米,树干需两人合围,树龄超过400岁。盛夏时节,它们枝繁叶茂,就像3把撑开的巨伞。

南侧的两棵黄心树相互倚靠,树冠交错,虽是冬季,依然让人感受到旺盛的生命力。北侧的一棵黄心树则显出病后初愈的样子。刘克树说,因白蚁等害虫破坏,几年前,这棵树的树根部分腐烂。林业专家对其现场诊断,进行灭蚁、杀菌、防腐处理,配套进行土壤杀菌、土壤改良等。在刘克树和纪念园管理员的共同呵护下,这棵濒临死亡的黄心树重新焕发生机。

“400多岁还充满活力,实属难得。”刘克树说。

92年前贺龙起名“红军树”

北侧的黄心树粗壮的树干上,一块削皮后留下的“伤口”依然没有愈合,土地革命时期写在树干上的宣传标语依稀可辨。站在树下,刘克树向记者讲起了“红军树”的故事。

1928年3月,湘鄂西(湘西北)特委负责人周逸群来到桃花山开展革命活动,赤卫队员用石灰和油漆在树上刷写了“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国工农红军万岁!”等革命标语。

1930年10月,邓中夏、贺龙率红二军团南征,驻军调关。一天,贺龙来到桃花山检查“扩红”工作。当时,赤卫队员们正在进行集中训练,山岗上红旗飘扬。贺龙信步走到山岗上的几棵浓荫遮天的黄心树下,看了又看,摸了又摸,高兴地说:“这几棵树也是革命功臣啊!我们在树上写过宣传标语,在树下宿过营,现在又在这里练兵,我看就叫它们‘红军树’吧!今后要把‘红军树’保护好,革命成功了,对青年娃娃是个很好的教育。”

“保证完成任务!”时任桃花山苏维埃政府主席的刘道明,许下郑重承诺。

1931年,国民党重兵“围剿”桃花山苏区,在“血洗东山,见树砍三刀”的反动口号下,反动“清乡队”“还乡团”疯狂屠杀革命人民,销毁一切革命痕迹。

智慧的桃花山区群众用泥灰盖住“红军树”上的标语,又用刀刻出树皮的裂纹,使“红军树”躲过了破坏,完好保存了下来。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兑现当年对贺龙元帅的承诺,刘道明放弃了组织安排的工作,不要工资,一直义务守树。刘克树告诉记者,他名字中的“树”字,就与“红军树”有关。

1988年,刘道明去世前,询问儿子能否接班守护“红军树”。“保证完成任务!”刘克树坚定地说。那一年,刘克树36岁,他辞去了福利院院长的职务,来到“红军树”下,与7名管理人员一起看护“红军树”。35年来,其他人员因各种原因相继离开,只有刘克树坚守至今。

2002年,为了方便照料“红军树”,刘克树将自己的家从2公里外搬到红军树革命烈士纪念园旁,并在纪念园门房设置了床铺,全心全意守护“红军树”。

守树的他也站成了一棵树

每天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洒在“红军树”上,刘克树便开始了一天的工作,细心观察“红军树”的变化,给树木浇水、剪枝、除虫、除草。

“红军树”一侧的将帅陵,长眠着石首籍开国将军的英灵。每年除夕,刘克树依然守护在纪念园的门房里,不能与家人一起吃团年饭。

为何如此?刘克树说,除夕那天,从早晨开始,就会有很多将军后人从全国各地前来扫墓,他经常从早接待到晚,和他们一起回忆先辈们的革命经历。

“我守的不仅是树,更是石首儿女的红色精神家园。”刘克树说,“守好‘红军树’,是我最大的心愿。等我走不动了,我的儿子会接班,赓续红色血脉,传承红色精神。”

刘克树给儿子起名刘军,也是为了纪念“红军树”。刘军说,他从小就听爷爷和父亲讲述“红军树”的故事。他记得,“红军树”周围,除了院墙和一座小亭子,曾经一无所有。他的父母在“红军树”旁边搭了个简陋的窝棚,每天早晚两次清扫庭院、修剪树木花草。

守护“红军树”35年来,刘克树的日常生活清贫单调,但他却感到十分充实。如今,两鬓斑白的他还受聘为青少年义务讲解员,不断讲述着发生在“红军树”下的红色故事。

去年“七一”前夕,仅6天时间,刘克树累计接待296个党组织的6000多名党员来此开展庆祝建党百年活动。

刘克树的孙子、孙女从小耳濡目染,也对“红军树”有着特殊的情感。刘军给儿子起名“刘思源”,寓意“饮水思源,不忘共产党的恩情”。

刘军的女儿刘晨熙曾在作文中写道:“‘红军树’的年轮圆了一圈又一圈,爷爷守护‘红军树’一年又一年。爷爷守护的是薪火相传的红色基因。冬去春来,爷爷也成为一棵树,和‘红军树’骄傲地站在一起!”

【纠错】编辑:张依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