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即时新闻

布姆的春天(小说)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20日07:16 来源: 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格尼(中国作协会员,四川省巴金文学院签约作家。著有短篇小说集《马兰店》、中篇小说集《和羊在一起》等。现居四川康定)

转经筒每转一圈,会有铃声响起,叮——这声音宁静而悠远,就像敞开一扇又一扇门,门外是铺满鲜花的草场,是广阔的海洋,是悠远湛蓝的天空。叮——叮——央金的呼吸渐渐平息。

央金疾步追去,按住布姆的小脑袋,弓起食指在她额头敲了一下。

插图:郭红松

过红绿灯时,央金一眼看见布姆。康定城小,时常拥挤着游客,那也容易撞见熟人。不过,总与同一人相遇,概率不高。城市再小,相识的也有几年见不到一次的。自从饭局上朋友带来布姆,数不清路上遇见多少次。布姆身宽体胖,偏偏头小,央金总是一眼看见她那扎着高马尾的小脑袋。原本,央金没来由地喜欢布姆灵巧机智的小脑袋,每次相遇总轻轻敲她额头,她也顺势挽着布姆的胳膊,将小脑袋靠在央金肩上。可是,自从她管央金借钱以后,央金有点烦她。

钱是两年前借的,那时她们相识一年多。布姆喜欢喝酒,也肯喝。在康定,初次相识如果肯喝,就认作耿直人,可以当伴儿相处。后来有聚会两人喜欢叫上对方。那次是布姆叫央金吃饭,结账时布姆说钱没带够,借两千块用。央金没多想,毫不犹豫用微信转了钱。央金以为布姆很快会还钱,现在不需要现金,不需要见面,手机操作随时能转。但布姆没转,聚会时也不提,像忘了这码事。央金不好意思要,心想如果忘了总有一天会想起来。

两年了,布姆还没想起。时间越久,央金越不好开口。布姆没正式工作,有时去酒吧当服务员,有时当保姆,很多时候闲着,靠丈夫养家。央金在事业单位,工资每月到手有四千元,丈夫没正式工作,在成都打零工陪孩子读书。除开家庭开销,房贷每月两千左右,孩子学习上用钱的地方太多,央金过着精打细算的日子。两千块不多,又不少。有时候央金想算了吧,就当没有过这两千块。可是,人奇怪,钱如果被贼偷去,也就不惦记了,被借走,反而总想着还有一笔钱在那,偏偏还总能遇见借这笔钱的人。两千块,时不时让人疼一下,梗一下。

后来,央金发现布姆爱占小便宜,小心思小聪明多得很。比如一起吃饭,如果其他人请客,布姆就点很多菜,酒也喝更多。如果她请客,她不点菜,别人知道她经济状况,不好多点,菜少,她酒也喝得少,不是胃不舒服就是昨天喝多了。有时干脆大喝,喝倒,埋单的人不是央金就是朋友,事后她要转饭钱,没人好意思要,她就顺势说:“那谢了哦。”这样的事情多了,再想到那两千块,央金就有点受骗的滋味。这就让人不舒服了。

央金没有弓起食指,没有敲布姆额头,任由布姆挽着胳膊,小脑袋靠过来。“阿姐,哎呀呀,又碰到了。”

原本央金要过公主桥,去南郊办事,想了想那事早一天晚一天都行,就跟着布姆往城中走,准备开口要那两千块。

布姆是去学校接孩子。她们没去大路,走的步游道,左边靠山,右边是折多河。四月的杨树鲜绿闪亮,挤着一树挨一树的樱花。河里激流翻滚,水声轰隆,再急的河流终归还是河流,可令人愉悦,加上粉得令人心颤的樱花,以及婉转悠扬的鸟鸣,四月实在不是办开口要钱这类俗事的季节。她们在樱树下站着,布姆忙着拍照,央金到嘴边的话没说出口。

“要不是娃娃明天考试,我们又去喝一台。”布姆说。

央金拉着布姆离开了那棵樱树。

“现在钱真不禁用,物价涨太凶,康定啥都贵,我们两个喝一台要几百块。”央金忽然说出这话,像做了亏心事,脸自顾红了,就偏头看树丛。“哦哟,好多鸟。”

“呀嘿嘿,没办法,酒量太好了。”布姆尖细的笑声从轰隆隆的水声中钻出来。

有心人在山脚的石墙投放了麦粒、米饭、玉米饼之类的食物,树丛中的鸟前来啄食。有几只画眉围一起吃玉米饼,一只麻雀挤过来,插空啄一口,但画眉们紧紧围着,很少有空隙。有只大点的画眉不时啄一口返身给麻雀。央金惊呼:“啊,好有爱哦。”布姆呆呆盯着那只麻雀。

“它为啥非要去当讨口子吃人家的,这边这么多吃的。”央金捡起另一个玉米饼扔给麻雀,麻雀飞走了,又飞回来,还挤在画眉那,时不时蹭一下大画眉的尾巴。

布姆没说什么,默默朝前走。央金以为布姆听明白了关于钱的事,这时该趁热打铁。央金追上布姆,用力咳了咳。布姆看起来有些忧伤。

“哎,我们都是快四十岁的人了,啥时候才能熬出头哦,啥时候不为钱愁就好了。”

“我就不愁,过一天算一天,车到山前必有路。”布姆笑着说。

“你心真大,今天不想明天的事,也不想昨天的事。”央金在心里哼了一声。

“想那么多干啥,天塌了有高个子顶。”

“矮个子的要对得起高个子的人,该做啥还是要做。当阿姐的要说你了,年纪轻轻还是要去做事,闲久了越想闲,懒下去要不得。”

“阿姐吔,我不轻松啊,要管娃娃,要管老人,阿妈眼睛更糟糕了,越来越离不开人,我就算在家里当保姆也算赚钱嘛。”

“你家老公一年到底赚好多钱?”

“反正能养活我们。”

“我现在就想多赚钱,房贷太凶了,每月两千元,两千元啊!”

“你们偏要外面买房,两千元算少了,每月四五千元的都有。我才不出去买房,康定哪样要不得嘛,自讨苦吃。”

“娃儿在外面读书,不买住哪?租房划不来。”

“不说那些烦心事了,说点开心的。风景这么好,看,这几棵樱花全开了,太漂亮了!”布姆松开央金胳膊,拿出手机拍照。央金无心看花,心想布姆再过来就直接说钱的事,有什么不好说的,借钱还钱,天经地义。

“别拍了,有什么好拍的。”央金大声说。

“阿姐,我需要春天,我要把春天装到手机里。啊,好安逸,太美了。”

央金只好等着。

布姆拍完,挽起央金胳膊,小脑袋靠过来。“阿姐,我的好阿姐,爱死你了。”

央金要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我们两个太有缘了,出来就碰到,出来就碰到,真不晓得老天咋安排的,我们前世肯定是亲姊妹。你不晓得,我本来该晚一小时出门,结果阿妈想喝酥油茶,家里没有酥油了,我想买了酥油再接娃娃。其实买酥油也耽搁不了多久,鬼使神差一抬脚就走了,原来就是为了遇见阿姐啊。嗯哼,我的亲阿姐。”布姆歪头在央金脸上啄了一口。

央金心里直叫苦,这还怎么说出口。

“我看上一件风衣。”央金说。

“看上就买。”

“说得轻松,要花钱的嘛!”

“好多钱?”

“两千元。就是情歌广场旁边的铺子,上班路过天天看得见,太好看了。贵,贵死了,两千元,舍不得。”央金瞥见布姆的头低了低,忽然有点心疼,好像把布姆往悬崖上推。如果这时候布姆想起借钱的事,央金会觉得自己有点狠。但布姆想不起,央金又不甘心。

“阿姐,我发现你今天钱啊钱啊说没完,你放松嘛,不要紧张,干脆我把娃娃安顿好,我们去酒吧。”

“不去不去不去,以后要少喝,喝好多钱进肚,全变成尿水了,还伤身体,我现在生怕得病,哪怕有医保自己总要花钱,看不起啊!”

“今天我请客。”

“然后你又醉倒嘛!”央金顺口说出,并没后悔,说就说了,有什么不好意思。

“都是阿姐阿哥们对我好,每次醉倒都送我到家,我的亲阿姐。”布姆压根不提醉后谁埋单的事。

这时,央金看见河对面的茶餐厅,心想这下一定可以点醒布姆,就拉着布姆站在护栏边。

“你看,那是央切尔锅庄,记得吧,我们那次坐的那张靠窗的桌子,就那张,这阵坐了两个人,我们就像他们两个那样挨着窗边对坐,一偏头就看到河水……”

“我当然记得哦,我还作诗了,大水冲来人干酒,把你们笑惨不是?肚子没得墨水的人煞风景。”布姆笑得直拍护栏。

“那天你请客。”

“是啊,我请客。我们吃的藏餐加汤锅,央切尔的血肠好吃,干了两盘。还有凉拌萝卜丝也干了两盘,锅巴洋芋也是两盘。”

“对对对,那天你好大方哦,全整双份,结果钱没带够。”央金说到这,尴尬的脸又红了,已经说到这份上,她相信布姆即刻就要想起借钱的事。她不断笑着,期待在这掩饰尴尬的笑声里达到预期结果。

“呀嘿嘿,好臊皮哦,差点没走脱。”布姆也笑,比央金笑得猛。

“时间好快哟,两年了。”

央金等待着,伴随河水轰隆,等来的只是布姆持续不断的笑声。央金看见布姆的小脑袋灵巧地摇晃着,头顶奓开的短马尾翘得更高,孔雀开屏似的不停颤动。央金又看见布姆狭长的眯眼,某个瞬间,迅速而狡黠地瞟来一眼,像只狡猾的小狐狸。央金明白了,布姆不是想不起,如果换作自己借了钱,一定当成心头大事尽快还上,一定不会忘记,一定不会忘记。

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央金感到已经不是两千块钱的事,布姆伤害了她们的友情,骗子,骗子,骗子!一时间央金想起了布姆许多不招人喜欢的地方,这人一直这样,爱占便宜,爱撒娇卖乖。既然如此,这钱非要不可。央金转过身,虎着脸,气得直喘,一手扶住护栏,一手要去抓布姆的胳膊,想义正词严面对面说这件事。布姆忽然小孩子似的跳脚往前走,边走边说:“阿姐,快啊,那前面还有好多樱花。”央金抓了个空。

央金想,这只狡猾的小狐狸,知道要直接要钱了,明察秋毫呢,今天你跑不脱。

亭子两侧的樱花全开了,许多人拍照,也有人在樱树下对着手机跳舞录视频。布姆又忙着拍照,央金自顾朝前走,布姆必定追上来。

果然,没一会儿,央金的胳膊有人挽着了。

“阿姐,时间还早,我们先去买酥油吧。”

央金没说话。

“我喜欢在将军桥菜市场买。阿姐,你走好快哦。”

央金没说话。

“先不忙买酥油,干脆我们去溜溜城转经,等快接娃娃了我再买酥油,反正菜市场挨着学校。”

央金没说话,闷气撞得胸口疼。

“阿姐,你走好快哦。”

对央金脸色的变化,布姆只字不提,像没看见一样,央金由此判断布姆真的装睡。央金想看看布姆能装多久,要是她一直不管她的情绪,这种人以后可以不交往了,那钱全当被偷了。但必须说出借钱的事。

她们来到溜溜城。央金是从溜溜城走到公主桥,又从公主桥到溜溜城,真想歇歇脚了,就坐在长椅上。溜溜城有许多长椅,两个硕大的金色转经筒,央金坐在靠近转经筒的长椅上。布姆在椅子上坐了坐,就去转经了。央金想,跑,往哪跑,今天跑不脱的。

转经筒每转一圈,会有铃声响起,叮——这声音宁静而悠远,就像敞开一扇又一扇门,门外是铺满鲜花的草场,是广阔的海洋,是悠远湛蓝的天空。叮——叮——央金的呼吸渐渐平息。

转经筒外的路上,有两辆送外卖的摩托疾驰而过,还有寻找旅店的背包客,卖土特产的店铺旁排着不长不短的队,奶茶店的门口总有人进出。阳光倾泻,央金看见许多奇形怪状的影子。转经的大多是阿婆阿爷,他们身穿藏装,一手扶转经筒,一手捻念珠,过一会儿,从这边的转经筒走向那边的转经筒。不断有人进入队伍,转经筒下总是插进新的一双脚,有的穿运动鞋,有的穿高跟鞋,还有童鞋。有些人嬉笑着进入,嬉笑着流出,队伍里的脚不断变化,不知有多少脚进入圆形队伍,又走出队伍,央金也曾是那变化中的一双脚,但阿婆阿爷的脚一直在。

叮——叮——央金有些疲乏。朦胧中,那些脚一直转啊转啊,没个头尾。又看见什么东西发着光,润润的,不刺眼,却一直在眼前发亮。央金揉揉眼,发现是转经筒的木质扶盘,每个转经的人挨扶过的地方。它的光亮让眼睛极为舒适。是人们心中的念想通过手掌,变成热,变成汗,变成茧,让那光亮持久润泽。央金也想发个念注入扶盘,就走进转经队伍。可是,发什么念呢,转了几圈也没想起该起什么念,反倒有些眩晕。在康定生活了几十年,央金第一次认真转经。一阵冷风吹来,央金还在想究竟起什么念,奇怪,真正转经,脑子怎么忽然一片空白。就又回到长椅坐下。

阿婆阿爷的脚还在队伍里。央金眼睛发花,忽然有些悲伤,起念的人,一直朝前走,一直转,长年累月走啊走,转啊转,什么时候是头呢?

一位阿爷在央金旁边坐下来,脱下厚外套,自言自语说抽支烟好转经。又一辆送外卖的摩托停在奶茶店门口,央金看见穿长衫的人也在那。老康定人都知道他是乞丐,从小到老行乞,央金曾给过他两次,第三次拒绝了,谁都知道他比工薪族有钱,与时俱进,他不再拿盘子碗装钱,脖子上挂着一块正方形过塑的二维码。送外卖的小伙子在扫二维码,央金对阿爷说:“老讨口子又在骗人了,他是假穷。”

阿爷说:“不要紧,慈悲心不管他是真的假的,他在要,就是需要。”

“他没完没了,没个完的。”

“慈悲心哪有完的呢?”阿爷笑着说。

央金一愣,类似的话早听阿爸阿妈说过,什么时候忘记又是什么时候改变了呢。“他在要,就是需要。”“慈悲心哪有完的呢?”身边的阿爷去转经了。央金回头,看见四方形墙边的长椅上坐着刚刚转经的人,他们的脚终于停下了,可是手里的念珠没停。央金想,是啊,慈悲是没有终点的,哪怕脚步停下,手里的念珠还在转。

“阿姐,阿姐……”

央金看见布姆站在面前,手里拎着两袋酥油。

“我酥油都买回来了,你还在愣神,我走时喊你好几遍,你都没听到。”布姆将一袋酥油塞进央金怀里。“你一袋我一袋,我要去接娃娃了,下次又碰见哦。”布姆的小脑袋灵巧地摇晃着,笑眯眯看着央金。

“啊,我今天有点糊里糊涂的。”

央金抱着沉甸甸的酥油跟布姆走,走到奶茶店门口,忽然将酥油塞进布姆怀里。

“等我,等一下。”

央金快步走进转经队伍,双眼微闭,一圈,两圈,三圈。

“阿姐,快点……”

央金又转了三圈才走出转经队伍,不紧不慢到布姆跟前,接过那包酥油。

“急啥,今天是个好日子,好日子哪是急出来的。”

“我必须走了,娃娃肯定等起了。”

布姆走出十几米,央金喊:“等下,等下!”

央金疾步追去,按住布姆的小脑袋,弓起食指在她额头敲了一下。布姆发着愣。央金转身要走,布姆拉住她。

“阿姐,你晓得那只麻雀为啥自己有吃的非要当讨口子吗?它缺爱,我就是那只麻雀。谢谢阿姐,我的亲阿姐。”布姆转身走时又在央金脸颊啄了一口。

央金想起布姆没有兄弟姊妹,五岁时阿妈生病去世,七岁时阿爸出了车祸,吃百家饭长大,直到结婚才有喊阿爸阿妈的机会。央金摸着热辣辣的脸颊,被啄过的地方湿漉漉的,像有泉水从那冒出来。

《光明日报》( 2022年05月20日 14版)

【纠错】编辑:王会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