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

e有绝活|花3年修复古画,远赴南海修古瓷……两位80后文物修复师入围“e有绝活”决赛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23日14:05 来源: 极目新闻

极目新闻记者 柳琛琛

摄影记者 刘中灿

通讯员 潘荷花

湖北省“工友杯”首届“e有绝活”高技能人才技能大赛决赛展示活动定于2022年5月26日-27日举行。近日,极目新闻记者采访入围选手湖北省博物馆古书画修复师赵晓龙、湖北省文物交流信息中心技术员张济夏,听他们讲述自己与古人跨越时空对话的故事。

化腐朽为神奇:

“扬州八怪”黄慎一幅画作修复了3年

见到赵晓龙不久前,他刚刚结束馆藏二级文物《捧福图》的修复工作。那是清代“扬州八怪”之一黄慎的一幅立轴人物写意作品,也是赵晓龙亲手修复的最为珍贵的文物之一。

赵晓龙打开《捧福图》

在位于湖北省博物馆东南角的工作室内,赵晓龙小心翼翼地将这幅作品从匣中取出,放在工作台上,缓缓打开。画中,一位老翁背着葫芦驻足静立在中央,双手手心向上,目视着前方空中飞舞的蝙蝠,作品右侧可以辨认出草书“宁化瘦瓢子慎”字样。他介绍,着手修复前,这幅作品已经出现十几处断裂,损坏到无法完全打开。为了不损害本体,修复工作异常小心,整个过程前后持续了3年时间。

修复古代书画,需要几十个步骤,为一幅画花费一两年的时间,对赵晓龙来说,已经习以为常。

赵晓龙在修复中

赵晓龙说:“历史变迁使纸张的纤维腐朽不堪,严重的地方一碰就碎,在对画心进行揭裱时,需要用手来感触与画心的力度,容不得丝毫差错,最为困难。”

他经过研究得知,这幅画作在历史上曾进行了多次修复,辗转被湖北省博物馆收藏,而流传过程有待进一步探究。“据签条记载,这幅画最近一次修复在上世纪40年代,希望在我手中,它是最后一次修复。”赵晓龙说。

兴趣指引入行:

80后文物修复师已独当一面

1988年出生的赵晓龙进入湖北省博物馆工作后,先跟随古代漆木器修复专家熊昌伟学习了两年时间。2012年,湖北古书画修复大师付明华寻找合适的传承弟子,挑中了动手能力强、有专业基础的他。在师傅的严格教导下,经过多年的学习与历练,如今,赵晓龙成为独当一面的文物修复专家,经他修复古书画有两百多件,装裱的新书画作品有五百多件。2018年,他代表湖北参加国家文物局举办的首届全国文物修复职业技能竞赛,荣获书画修复项目一等奖。

赵晓龙在修复中

谈及为何进入这一冷门行业,赵晓龙回忆,年少时,家住湖北省博物馆附近的他就对文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常常流连在馆内,为一件藏品驻足许久,然后又乘坐公交车前往武昌区图书馆查阅资料,随后又返回省博核对细节。从那时起,修复文物就成为他的梦想,高考后,他劝说家人,如愿进入了文物保护技术专业。本科就读期间及毕业后,他又在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首都博物馆等单位实习,这些经历帮助他实现了儿时的梦想,走上文物修复师的职业道路。

“与古人对话,一定要耐得出寂寞,守得住初心。”赵晓龙说,常年日复一日地面对文物,重复地做着同一件事,只有凭借着发自内心的热爱,方能坚守始终。他在枯燥中寻找到属于自己的乐趣,还收获了爱情。未来,他也将和当初带领入行的师傅一样,将技艺传承给下一代,将文物承载的历史延续到青年一代身上。

绝技需历经艰辛:

34岁修复师从学徒工成长为专家

与赵晓龙不同,34岁的湖北省文物交流信息中心技术员张济夏入行经历更为“传统”:他是沿着学徒制,从学徒工成长为技术专家的。从2010年起,正在读大学的他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跟随古瓷修复专家李奇学习。没过多久,他和师傅都发现,自己还真的很适合这种冷门职业。

“我的性格偏安静,能坐得住,耐得住枯燥(的环境)。”他说,学习期间,希望拜在师傅门下的人很多,有的因无法长期坚持,有的因为性格不合适,有的因为经济条件。直到今天,师傅只收了2位徒弟,他是大徒弟。

张济夏在修复中

一开始,每逢周末,张济夏搭乘一个多小时公交赶到师傅家中;大学毕业后,他干脆住在老师家中,脱产学习。直到2016年,才正式工作,进入现在的单位。“古瓷修复师要涉猎广泛,掌握繁复的技法,学习过程用十年磨一剑来形容毫不为过。”张济夏介绍,书法、色彩、美工、捏塑、雕刻、基础化学、材料学等知识和技能统统需要掌握,过程漫长而枯燥,能坚持下来实属不易。

张济夏说,学徒的第一项任务是帮师傅清洗调色用的杯子。他总是记得,每逢冬天,蹲在地上,双手浸在刺骨的冰水中,将化学材料清洗干净的情景。到能够亲自上手的时候,师傅严厉异常。“每次我自己觉得做得可以了,总是达不到师傅的要求,不得不返工。最多的时候,曾经四次从头再来。”他说。出师以后,张济夏成为湖北为数不多的能够独立完成陶瓷文物复原修复技术能力的文物修复师。2021年,他代表湖北参加全国文物职业技能竞赛,荣获瓷器文物修复项目二等奖。

张济夏介绍,即便在全国范围内,从文博系统到民间,具备相当能力的古瓷修复人员非常稀缺。“只要学到了过硬的技术,瓷器修复师不愁没有好的前途。”他说。

当下,随着文物热的到来,越来越多年轻人与文物修复产生了交集,正在吸引到这个行业中。

与古代匠人神交:

担当海上丝绸之路古瓷修复重任

或许与大众的认知不同,文物修复工作比较忙,出差和加班都比较频繁。张济夏介绍,2018年,在修复瓷器时,他由于长期接触化学材料而连续流鼻血,也曾因连续加班而被爱人吐槽。

近期,他正在中国(海南)南海博物馆,为馆藏元青花瓷器开展保护性修复工作。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见证,这批瓷器受到了严重的海水侵蚀,破损严重,其中,有2件被定级为一级文物。张济夏作为项目负责人,深感责任重大。

张济夏在修复中

“一定要怀着敬畏之心。”张济夏说,有一次在修复一件青白釉执壶时,在执手和壶身链接的部分,清晰地看到了一个古代工匠留下的指纹。他伸出自己的大拇指比了一比,确定这是古代某位工匠留下的大拇指纹。

“当时,我的内心一震,古代某位不知名的工匠制作这件瓷器的画面,自然而然地浮现在我的眼前。”张济夏感叹,在那一瞬间,他真切地感受到与古人神交的独特体验。

【纠错】编辑:徐璇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