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

武汉大学南极科考队员回汉 博士生的533天南极之旅不枯燥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25日07:29 来源: 楚天都市报

武汉大学南极科考队员回汉 讲述冰雪世界的美丽与风险

博士生的533天南极之旅不枯燥

昨日,记者采访了从南极科考回汉的武汉大学四名师生,听他们讲述冰雪世界的美丽与风险。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柯称 刘雨桐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4名科考队员

中国长城站的队员食堂

整理种出的蔬菜

队员们在南极野外科考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柯称 刘雨桐 通讯员 吴江龙 艾松涛 摄影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研究南极植被和微生物、监测海平面变化、顶着风暴收集潮汐数据、驻守中山站越冬……武汉大学又有四名南极科考队员带着满满收获回到珞珈山下。他们当中,生命科学学院教师彭方,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教师张汝诚、硕士生陈帅均,是中国第38次南极科考队队员,离家已半年。而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博士生麻源源,是第37次科考队队员,一趟“出差”更是长达533天。

昨日,极目新闻记者采访这四名师生,听他们讲述神秘的冰雪世界。

抢时间窗 下海作业上岸后脚冻僵

提到南极,首先想到的会是雄伟冰山、绚丽极光和可爱的企鹅。只有科考队员知道,美丽的冰雪之下暗藏多少风险。

“环境特别恶劣艰险,天气变化无常,有时会在一天之内经历狂风、暴雪、大雨等极端天气。”彭方回忆,有一次队员们偏离主路考察时,突遇大雾,能见度只有2至3米,即使有GPS导航,也无法分辨冰雪下面是暗流、沼泽或是狭缝悬崖。若是找不到回站的路,救援就无法到达,情况十分危急。幸好那天没有起大风,队员们冷静循着来时的脚印回走,回到了主路之上。

23岁的陈帅均,负责海平面变化监测研究,可开展作业的窗口期非常短,必须赶上一月仅有一次的大潮。不巧的是,在原定的作业时间内遇上八到九级大风和暴雪。为了不错过研究窗口期,他与伙伴们只能冒着严寒,穿着沉重的涉水服在冰冷的海水中抢安设备。他说:“当时仅布设五十多米的设备管线,就花了半个多小时,上岸后双脚已经冻僵。”“老南极”们都很少有在这么大风雪中作业的情况,纷纷给长城站年纪最小的陈帅均点赞。

在南极的极端条件下,身体不适也是队员们要克服的困难之一。科考船进入西风带时遇风大浪高,就会造成晕船。晕船严重时,彭方躺在床上三四天起不来,完全不能进食,吃了就吐。“但即便吐也还是要坚持下咽,身体素质过硬才能继续完成科考任务。”彭方这样说。除此之外,队员们在南极还要面对关节痛、低血压、受伤后愈合速度慢等艰难挑战。

除了在南极进行科研,队员们还要承担站区的建设维护。为在宝贵的天气窗口完成物资卸载,他们会连续几个通宵运输;有时为搭建科研设施,只能在凌晨两三点钟风力较小时起床作业。张汝诚说:“能开展工作的时间窗口都很短,必须抢在有限的一两天内完成工作,大家就是靠着南极精神出色地完成了这次科考。”

最为自豪 在南极种蔬菜住恒温房

张汝诚说:“这次科考最难忘的,是体会到国家科考实力的强大。现在中山站每个房间都有了独立洗手间,房间里温度基本保持24℃左右,居住环境舒适。”

陈帅均介绍,在南极科考站,肉类和海鲜等物资充足,但新鲜的水果蔬菜却很稀有。“我们在长城站有一个蔬菜大棚,种了番茄、黄瓜等生长周期短的蔬菜,以保证队员每周吃两次新鲜的蔬菜。”陈帅均说,蔬菜虽然不多,但丰富队员饮食结构的同时还能补充维生素,这让其他国家的科考队员羡慕不已。

多年来,长城站设施建设已显得非常完备,甚至形成了建筑群。彭方说,相比同一区域内俄罗斯、韩国、智利等国家的科考站,中国的科考站可称作豪华,保障条件也完备,“疫情之前其他国家科考队员来串门,从他们的眼神中能看到羡慕之情”。

彭方透露,长城站有一栋独立科研楼,实验室条件优越,几乎可与国内比较好的实验室媲美,“现在可以直接在这个实验室里处理生物样品,不用担心样品带回国的过程中发生变化的情况”。

几名队员还特别提到,我国不同的南极科考站都组织收看了春晚和冬奥会开幕式。“虽然相隔万里,但我们与祖国同频共振,共同分享荣光和骄傲。”队员们说。

出差533天 博士生南极之旅不枯燥

历经两个夏天,穿越一个冬天,感受了极昼和极夜……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博士生麻源源,此次的南极之旅最是特别。

麻源源是河南项城人,2019年到武大读博,被选拔进入中国第37次南极科考队。2020年11月9日,他乘坐“雪龙2号”随队出发,到2022年4月26日再乘“雪龙号”回国,完成了历时533天的一次“出差”。

“一般越冬队员的旅程时间都很长,加上这次受疫情影响,所以我的这次旅程就格外的长。”麻源源解释,他随37次科考队度夏队员启程,此后一直驻守中山站,经过了南极的夏天和冬天后,被38次科考队科考船接上,因为雪龙号还有很多任务要执行,他又随船航行了3个多月。

令人意外的是,麻源源表示这趟长差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枯燥。“中山站设施很齐备,有室内篮球场、羽毛球场,还有乒乓球台,我们经常组织锻炼。虽然食物以肉为主,但我一年多里没有长胖。现在网络条件较好,可以跟外界、跟家人视频通话交流,没有觉得难熬。”他说。

在一百多天的极夜时间段,地处南极边缘的中山站每天仅一个多小时能看到天上微光。为了不让生物钟紊乱,队员们保持“中山时间”的作息规律,每到饭点有人敲钟提醒。那段时间,除了常规的设备巡查,还在读博的麻源源就把时间用于学业和科研工作。

“还是会想家。虽然有视频通话,但每到节日,特别是春节、中秋节,思乡之情强烈。最想家的时段应该是任务完成、等待返程的时候,天天盼着雪龙号来,然后又很舍不得离开南极。那种情感很复杂。”麻源源说。

巨大的冰山,绚丽的极光,曾让第一次到南极的麻源源兴奋,但他说时间久了注意力就在工作上了。返回国内后,麻源源见到久违的树木花草倍感亲切,“最幸福的是吃了一顿西瓜、一顿小龙虾。结束隔离后,最开心的是逛公园,对绿树红花有格外的亲切”。

【纠错】编辑:贾方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