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湖北日报

地球最“高”境界“爸爸去哪儿”——地大教授带领儿子把“论文写在珠峰顶上”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27日18:13 来源: 湖北日报

身为父母,应该为子女提供怎样的示范?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教授陈刚选择身体力行,带领儿子陈李昊攀登珠峰,把“论文写在珠峰顶上”。

站在峰顶,父子俩展开印有“迎接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 庆祝共青团成立100周年”“武汉加油 中国加油”等字样的横幅,表达对祖国的美好祝福。

“以前,我以为登上珠峰,我的人生就辉煌了。但真正站上峰顶,我却觉得自己那么渺小。登顶珠峰,只是我人生新的起点。”5月26日,陈李昊对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说,登临绝顶让他更加自信和强大,也让他有了更多敬畏之心。

登顶后第一时间开始做科研

50岁的陈刚是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海洋学院副院长、测绘学科带头人;20岁的陈李昊则是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土地科学技术学院测绘工程专业大二学生。

“我们登珠峰,主要是为了做科研。地大自建校起,就有将登山和科研相结合的传统”。陈刚说,在登山途中,儿子是队友,更是科研助手。

4月30日10点50分,陈李昊成功登顶。他的向导明玛顿珠通过对讲机,用藏语将信息传回大本营。随后,在海拔5200米的大本营内,本次珠峰登山科考现场总指挥次仁桑珠则用普通话,将喜讯分享给全体队员。

“陈李昊也是2020年珠峰最新高度公布之后,从珠峰北侧成功登顶的第一人!扎西德勒!”次仁桑珠激动地站起身来,指着悬挂在营帐一侧的图例补充道。

45分钟后,陈刚也抵达峰顶。成功“会师”的父子俩无暇品味登顶的喜悦,第一时间就是做科研。陈刚的登山包装得满满当当,重约20公斤,很大部分是国产全球定位导航系统北斗设备、三脚架等测绘装置。

“一到峰顶,首先就是把机器打开,记录数据。”在儿子的协助下,陈刚做了一系列静态测量和高精度实时动态定位测试,并采集了雪样、岩石等样本。

不能让孩子在温室中成长

在此次成功登顶前,陈刚曾多次向地球之巅发起冲击,但“都被大雪压下来了 ”。2021年,他也曾带着儿子攀登珠峰,由于各种原因,止步于7500米。

“听到不允许冲顶,很多人都在营地里痛哭,我儿子也在偷偷抹眼泪,挺残酷的”。陈刚说,珠峰上天气变幻莫测,想要登顶,天时、地利、人和,一个都不能少。

“今年我从3月开始做准备,但去年准备的时间更久,前后差不多有半年。我每天认真训练,克服很多困难,不断向上攀登。结果后面的行动被取消,我觉得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陈李昊回忆,去年冲顶失败后,他心情一度十分沮丧,在返程途中才慢慢平复下来。

地球之巅神秘壮美,却也危机四伏。登山队员不仅随时面临雪崩、冰崩、暴雪,还要提防脚下的无底冰裂缝。

“我们在7028米拉练时,傍晚下起了暴风雪,帐篷搭不起来,总指挥决定全员下撤。下撤途中,我摔了一跤,身体开始下坠,慢慢失去重心,我不知道自己头朝下还是头朝上。当时攀登队长就在我旁边,他死死抓住我的绳子。紧接着我爸爸跑了过来,他也抓住绳子,想要把我稳住,却反而被绳子甩飞,我们俩开始一起下坠。后来,几位向导赶了过来,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才成功脱险”。回忆起登峰路上的惊魂时刻,陈李昊依然心有余悸。他说,他曾数次单腿踩进冰裂缝,然后靠着另一条腿的力量,把自己从裂缝中“拔”出来。

“后怕是有的,我从事野外工作二十几年,不管是珠峰、南北极,还是可可西里无人区,只要地质科学研究有需要,我们就一定要抵达现场,测定真实、准确的数据。”陈刚说,他深知这项工作的艰险,但是再危险,再辛苦,也一定要有人去做。

在雪域高原,陈刚每天背着科研设备,奋力攀登十余公里;在南极冰雪之地,他拉着接近他体重的雪橇,踩着滑雪板走了8天8夜;在可可西里,他和团队勇闯“无人区”,一呆就是半个月。他穿越过戈壁沙漠,丈量过雪山冰河,偶遇过豺狼猛兽,住过老乡的羊圈、牦牛棚......

“儿子读这个专业,跟从小的耳濡目染有一定关系,我们没有太多干预。”对于儿子的选择,陈刚感到颇为欣慰,也希望他能热爱这个专业,一直做下去。

“做地质研究虽然不是多么高大上,但是它很重要,它的价值不能用金钱来衡量。”陈刚认为,如果热爱一项事业,就不会认为是在吃苦。

“更何况,有那么多学生跟我一起学习,别人家的孩子也是孩子,别人家的孩子能吃这个苦,你自己的孩子连这点苦就不能吃?在大自然中锤炼自己,总比在温室中长大要好。”不管身为人父还是身为人师,陈刚始终鼓励孩子们传承地大“不畏艰苦、勇攀高峰”的攀登精神,在磨砺中见风雨、长才干、壮筋骨。

未来将继续破解地震的奥秘

陈刚与珠峰的“不解之缘”,始于2008年。

“我原来是做工程测量的,2008年汶川地震对我影响非常大。地震发生后,我们连夜赶到汶川,看到的是满目疮痍,心里十分震恸。我们甚至都不敢面对当地的老百姓,害怕他们质问我们,作为地质工作者,你们为地震做了什么。”陈刚说,从汶川回来后,他就改变了自己的研究方向,转到大地测量,“希望能为地震事业、为解决国家的重大需求,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此后14年间,陈刚20余次进出青藏高原,研究当地地壳运动和地质构造变化的机理,为破解地震的奥秘进行积累。

“青藏高原相当于我们地球科学研究的天然试验场,很多地壳运动的迹象,在那里都表现得非常明显,如果不到现场,你是捕捉不到这个变形信号的。”为研究2015年尼泊尔地震对珠峰的影响,震后半年间,他曾3次赶往震中及周边地区,跟踪测量地壳速率变化情况。

“地震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会发生?全世界都说它是难题,但是不能因为难,我们就不做了,总得要有人做下去。”陈刚说,任何重大科学研究,都非朝夕之功能出成果,而是需要长期积累、坚持不懈。

“也许我到了退休,也还没有做出什么成果出来,但是我会把我采集的数据和研究方法传授给我们的团队、我们的年轻老师、我们的学生,还有我的儿子,希望他们能接上这一棒,把科研的根扎在泥土里,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就跟愚公移山一样,要坚持、坚守。” 陈刚说,攀登科学高峰,探索更多未知,他将无惧风雪,永不停步。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杨康通讯员 魏海勇)

【纠错】编辑:刘建维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