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湖北日报

穿越西风带,我从南极归来——武大科考队员回忆在南极的日与夜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1日09:09 来源: 湖北日报

极光

赤道冷餐会

暴雪

工作中的科考队员

企鹅

科考队员正在进行样方维护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田佩雯 通讯员 吴江龙

破冰行驶,穿越“魔鬼”西风带,领略寂静绝美的极地风光;冒风前行,疾步狂风骤雪中,探索极限之下的自然奥秘。

历经165天的科考,中国第38次南极科学考察任务圆满结束。4名武汉大学队员,彭方、张汝诚、陈帅均和麻源源,告别广阔神秘的南极大陆,分别搭乘“雪龙2号”“雪龙号”破冰船于4月20日、26日返回上海。

在南极科考是怎样的体验?日常生活有何特别之处?长达半年的科考又有哪些发现?5月24日,刚刚结束隔离返回武大校园的4位队员,向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讲述了他们出征南极的日与夜。

冰川极地,南极动物与极光

“雪白的冰川,冷冽的空气。踏上南极大陆的那一刻,大自然带来的震撼与激动,真的难以言表!”年仅23岁的陈帅均是武汉大学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硕士研究生,也是本次出征南极的武大队员中年纪最小的一位。第一次踏上南极大陆的陈帅均对极地动物印象颇深。一开始,他以为植被荒芜、气候恶劣的南极,除了企鹅可能再也找不到其他动物,但在他所在的长城站,他亲眼看到了憨态可掬的海豹、海狗,还有贼鸥以及各种鱼类。

“有次洗完澡出来,一只壮硕的海豹就横躺在楼梯下面,我们不得不绕过它才能返回宿舍。”在陈帅均眼中,南极动物并不害怕人类,反而与人类保持着一种特殊的亲近,“为了保护它们,我们会有意与它们保持距离。但有时它们也会好奇地主动接近我们,像在观察我们一样。”

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极地遥感方向博士研究生麻源源于2020年11月跟随第37次科考队登陆南极,是4人中在南极“出差”时间最久的队员。在533个日夜里,他作为越冬、度夏“双料”队员,既经历了极夜,又经历了极昼。麻源源回忆,当极夜来临,几乎24小时都是黑夜,抬头可见漫天星河,天气好的时候,还能够见到极光,“有一次,我们在3米厚的冰面上滑冰,头顶闪烁着绿宝石光芒般的极光,这是从未有过的震撼。”

风雪严寒,南极的残酷一面

在风光壮美的另一面,南极的自然环境和气候给队员们的科考带来严峻的挑战。

“极端情况下,我们曾在一天之内经历了狂风、暴雪、大雨。”团队中唯一的女性、武汉大学生命与科学学院副教授彭方回忆,南极最低温可达零下20多度,一次科考队员们偏离主路进行科学考察时,突然大雾袭来,能见度只有2-3米,所见之处,一片白茫茫。即使有GPS导航,队员们也无法分辨冰雪覆盖下,究竟是暗流、沼泽还是悬崖,一步踏错,或许便是阴阳两隔。“幸好那天没有起大风,队员们寻着自己来时的脚印往回走,才平安返回。”彭方说。

在南极的极端条件下,身体不适也是队员们需要克服的困难之一。穿越风大浪高的“魔鬼”西风带时,科考船在海上如同一叶扁舟,随波颠簸,队员们难免晕船。晕船较严重时,彭方躺在床上三四天起不来,完全不能吃东西,吃了就吐。“但是即使吐也还是要坚持吃东西,身体素质过硬才能继续完成接下来的科考任务。”彭方说。

南极天气变化莫测。在天气条件较好的窗口期,队员们不仅要忙着搭建科研设备,还要完成物资装卸、设备维修等日常维护工作。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教师张汝诚介绍,为了抓住仅有一两天的窗口期,队员们经常凌晨两三点就起床,只为等风小一点,方便架设仪器,通宵作业是家常便饭。此外,伤后愈合缓慢、膝盖疼痛、低血压,也是队员们遇到的“南极限定挑战”。“任务紧急,依然咬牙坚持,这就是我们的南极精神。”张汝诚说。

为了调剂单调的科考工作,科考队员们用丰富的业余生活给自己“找乐子”。雪龙号上建有小型图书馆、健身房,可以打乒乓球、打篮球;队长还会组织大家开展卡拉OK大赛、棋牌赛、摄影大赛、猜冰山活动。“我们还组织收看了央视春晚和北京冬奥会开幕式。”麻源源和几位队员不约而同地说:“仿佛我们就在国内一样,就没有那么想家了。”

多学科考察, 南极半岛正在升温

对彭方来说,本次南极之行是她第4次踏上南极大陆。

“我记得第一次乘飞机抵达南极的时候,道路两旁是高大的雪墙。但这次去,雪墙竟然都消失了。”问及原因,彭方直言,“气候变暖正在大规模影响全球,尤其是南极。”

这种强烈而直观的变化,同样体现在彭方的科研发现中。

9年前,彭方在长城站附近的菲尔德斯半岛,布下15块用于监测植被和微生物的样方。9年间,她的学生和其他学者也曾来过,每次都有新的发现——“这次和以前观测的结果对比,样方里的植被生长得更茂盛了,正是因为南极半岛正在升温。”

负责监测潮汐变化的陈帅均也发现,南极冰雪的加速融化,也给潮汐研究带来很多不确定性。“南极冰川上,冰架垮塌后,巨冰落入海中,也会给我们的潮汐研究带来很多影响。”

作为研究微生物的学者,除了复查样方,彭方还采集了南极不同区域的土壤样品,部分已随船回国正待进一步分析,试图寻找并获得新的微生物物种,从而研究这些微生物适应环境的特性。

彭方坦言,南极干旱、低温、高辐射、寡营养,在这样特殊的气候环境条件下,微生物有着自己的生存策略。气温升高后,南极的微生物如何适应?大气元素循环、温室气体排放等,会如何影响微生物?又如何影响南极整体的生态环境?“我们的工作是探索生命的极限。从微生物学的角度来说,还有更多未知等待我们去探索。”彭方说。

(本版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纠错】编辑:李琛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