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

山村野猪大肆糟蹋庄稼 宜昌多地组建护秋队护粮 昔日猎人重操旧业猎捕野猪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05日07:30 来源: 楚天都市报

护秋队准备进山

野猪肆虐过的玉米地

护秋队的猎狗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刘俊华 通讯员 陈瑶 摄影: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通讯员 谢阳

猎人,在中国正成为一个渐渐消失的职业。而在鄂西山村,近年来野猪泛滥,大肆糟蹋农民的庄稼,一些地方政府批准组建护秋队,一些有经验的猎手得以重操旧业,成为保护庄稼的卫士。

湖北宜昌点军区土城乡,50岁的李运兵就是这些猎人中的一员,夏季正是玉米即将收获的时节,他带领护秋队的队员,在附近的十里八乡围捕野猪,展开一场丰收成果保卫战。

野猪已成当地公害

点军区桥边镇韩家坝村,坐落在一道山岭脚下,村民顺着山岭种植有玉米、柑桔、桃树等。最近10年来,每到快要收获的时节,都会有野猪前来啃食果实。

70岁的村民刘祥英家一共种有上10亩玉米。最近雨水充沛,玉米长势正好。6月28日傍晚,地里突然来了一群野猪,肆无忌惮地拱倒玉米杆,啃食嫩玉米芯。

“一连三个夜晚,把我的玉米拱掉了好几亩。这样搞下去,今年就白忙了。”刘祥英无奈地说。

玉米地离村民的房子仅100多米,村里的狗听到野猪的动静,夸张地吠叫,但野猪根本不放在眼里。“山里人都知道,一猪二熊三虎,野猪是轻易惹不得的。”村民李作春说,随着生态保护的力度不断加大,非法捕猎野生动物的现象得到有效控制,普通人更是拿野猪没办法。

村民龙胜在岭下种了一片桃树,刚刚挂果,没料到引来野猪来“尝鲜”,连吃带拱,损失超过万元。龙胜向村里反映后,买了几个捕兽的弹簧套子布在桃林里,但野猪非常狡猾,常常会避开陷阱,糟蹋幼桃。

韩家坝村后备干部杨长龙介绍,丰收季节还没到,村民辛苦的成果眼看就要被野猪毁了,村里赶紧商量,已联系护秋队来对付野猪。

组建护秋队围捕野猪

点军区土城乡李家坝村村民李运兵,是土城乡护秋队的队长。这几天,他不断接到附近农民和村委会的求助,他们护秋队的队员和猎狗都忙得不可开交。

李运兵从小生活在山林地区,十几岁就跟着老猎人在山里打猎,经验十分丰富。他告诉极目新闻记者,野猪的繁殖能力强,两年时间可以生三窝,每窝都在10头以上,在本地自然界又没有天敌,所以近年来数量增长很快。野猪是杂食性动物,不仅吃庄稼,还危害家畜、家禽,甚至伤人事件也时有发生。

2021年,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在全国多地启动防控野猪危害综合试点,制发《防控野猪危害工作技术要点》,湖北省林业局印发了《野猪危害防控方案》,方案明确,在野猪种群自然分布区,种群密度按2只/平方公里的标准控制;对进入农田等其他区域的野猪个体,可实施全面护田(林)猎捕。

2021年4月,依据湖北省林业局《野猪危害防控方案》,宜昌市林业和园林局会同农业农村局、财政局、公安局、民政局、应急管理局、市政府扶贫办等七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治理野猪致害农作物问题的指导意见》,各地积极响应,组建护秋队,将野猪致害纳入报灾系统,开展保险试点,尝试电子围栏,装备野猪驱赶器,开展综合防控。

当时,李运兵就带着几个队员,向乡里申请组建了一支护秋队。他们持有林业部门颁发的《狩猎证》,公安部门颁发的《持枪证》。根据农业部门下达捕猎计划的文件要求,每天到公安部门申领集中管理的猎枪,上午领枪、下午归还,使用过的子弹提交弹壳,没有使用的子弹直接交还。

围猎失败野猪逃脱

7月2日,是护秋队今年开始领枪的第一天。一大早,李运兵带着队员杨世营、罗友富、李红伟,猎狗“如意”“黑豹”“大虎子”“唯一”,开着面包车来到韩家坝村五组。

他们采用的是围猎模式,根据村民讲述的野猪啃食庄稼的路线,寻找合适的埋伏地点(设卡)。然后有队员带着猎狗顺着气味追踪野猪,将野猪驱赶到埋伏地点,埋伏的队员抓住机会开枪狙击。

李运兵介绍,有时候,猎狗会与野猪直接展开肉搏战,队员循声赶到后再枪击野猪。不管是哪种场景,捕猎野猪既是一件技术活,也是一件体力活。

当天一大早,护秋队员们带着四只猎狗兴奋地爬上山岭。猎狗是美国普罗特犬,每只价值数万元。一只猎狗要参与猎杀30头以上的野猪,才能成为合格的主力猎狗。“如意”身为头狗,一直跑在最前面,它的儿子“黑豹”紧紧跟着妈妈。

很快,“如意”就闻到了野猪的气味,它带着同伴一路追踪过去。可惜的是,因护秋队员埋伏的卡点不对,加上岭上树林太密,让野猪逃脱了。

护秋队员带着猎狗在岭上搜索了一个上午,天气越来越炎热,人狗都有中暑的迹象,大家不得不返回岭下阴凉处歇息。

休整到下午4时30分,李运兵带着队员和猎狗再次出发,到岭上寻找野猪,这次“如意”因体力透支严重,留在原地继续休息。“天气实在太热了,是否能猎获到野猪,除了经验,有时还得碰运气。”李运兵说。当天晚些时候,极目新闻记者得知,“如意”因劳累过度已停止了呼吸。

猎人队伍年龄偏大

护秋队实际上是在开展一场粮食保卫战。一个月前,还没有到护秋队领枪的日子,李运兵就接到村民的求助。他带着三只猎狗前往围猎野猪,不料遭遇的是一头近300斤的大家伙。三只猎狗勇敢地上前围捕,没想到凶猛的野猪一口死死咬住头狗,没有带枪的李运兵眼睁睁地看着爱将被活活咬死。

李运兵介绍,去年他所在的护秋队猎杀野猪58头,按1头野猪损毁30亩庄稼来估算,他们帮村民保卫粮食近2000亩。而多年来,李运兵在围猎过程中牺牲的猎狗有20多只。

今年,点军区的野猪捕猎计划是150头。面对乡亲们的期盼,李云兵有些担心,因为猎人队伍年龄结构偏大,体力跟不上,后继无人,猎狗喂养成本又在增加。“猎人狩猎的最大诱惑是收获,但护秋的付出与收获太不成比例了。”李运兵坦言队员们动力不足。

随着2020年禁食令的出台,猎获的野猪不准售卖,只能无害化处理。护秋队收入来源有限,一季护秋政府补助2万元,猎获一头野猪奖励1000元,但对比猎人的付出,这样的收入远远无法维持。一只猎狗每年的疫苗和喂养就要支出约6000元,还有车辆、定位器等狩猎装备,这些都让护秋队员难以为继。

【纠错】编辑:郭蔓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