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邮件
English
新闻湖北 > 楚天都市报33版

带刺婚姻,扎伤一家人

发布时间:2009-09-07 05:45
网友评论 点击查看 进入论坛
来源: 荆楚网

  荆楚网消息 (楚天都市报) ■采写:记者徐颖 实习生宋
  ■讲述:夏时(化名)
  ■性别:男
  ■年龄:34岁
  ■学历:中专
  ■职业:销售人员
  ■时间:8月14日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一楼中厅
  阅读提示
  他为了结婚而结婚,希望过上正常平实的生活。可他没有想到,原来婚姻这么复杂,岳父岳母的干涉、妻子的无情,让一家人都跟着这不幸的婚姻受着伤害。
  夏时(化名)身材微胖,身着绿色圆领T恤、中规中矩的牛仔裤,一看便是那种循规蹈矩的男人,也许少了点热情,但应该不少温柔和体贴。
  老婆是相亲相来的
  我和我老婆相识是2006年5月。那时的我已经31岁,不折不扣的大龄青年。我在房地产公司做销售,是一个很传统的男人,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一个自己的小孩,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在现在这个社会,好男人是不吃香的,女孩子都喜欢那些有点坏坏的男人,于是我只有通过不断地相亲来达成我的愿望。
  第一次见到翠枝(化名),我就被她吸引,她面若银盘,柳眉杏眼,用看相的眼光来说,是很有福气的那种长相。她比我小4岁,我很纳闷,为什么像她这样条件的女孩子也会被剩下,是她眼光太高,还是她身边的男人眼光太低?管它呢?所有的疑惑只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那次,我们两个聊得不错,一起吃完饭后,我很绅士地送她回了家。
  翠枝自己经营着一个文化用品商店,每天晚上收摊之后她还要去批发市场进货,进完货才能吃晚饭,常常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我很心疼翠枝,每天晚上做好了饭给她送过去,这送饭的日子,一过就是半年,也许翠枝也被我的体贴打动了吧,她答应跟我结婚。
  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我才真正认识了翠枝的家人。2007年元月4日,是我们商量的订亲的日子,翠枝的家里说要2万元彩礼,我家一切照办了。到了春节吃年饭的时候,按我们当地的习俗,新媳妇是要过婆家来吃年饭的。我高高兴兴地去翠枝家接她过去,结果她妈妈腿一伸、眼一翻,甩下话来:我家在这一带是响当当的,你要我女儿去你家吃年饭,准备了多少钱打发她呀?翠枝妈妈就这样无缘无故把我作践了一顿。面对她的百般刁难,为了娶到翠枝,我也只有忍气吞声。翠枝到我家吃了年饭,我父母给了她1600元的红包,作为见面礼。
  2007年3月26日,是我和翠枝结婚的日子。俗话说,抬头嫁姑娘,低头娶媳妇。结婚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在城区买了一个两室一厅的小房子,作为我们的婚房。翠枝家说我家的彩电太落伍了,一定要让我再买一台新的,于是我只得又花了五六千元买了平板液晶的彩电;翠枝妈妈说我家的装修过时了,我只得又花钱把房子重新装修了一下……终于达到翠枝家的要求,我们才结成婚。
  她没把我当自己人
  2007年6月,翠枝换了一个更大的门面。她没有跟我商量,就把家里的电接到店子里用。既然是一家人,本也不应该计较这么多,可是翠枝压根没把我当成一家人——她趁结婚前,把这个店子转到了他哥哥的名下。
  翠枝对生意很上心,常常晚上不回家,就在店里休息。店里没有空调,我怕她热着了,就提出晚上我帮她看店子,让她回家睡觉。我帮她看了一个月,就做不下去了。因为每天早上,她一到店里,就当着我的面清点货物,好像我是贼,会趁着晚上她不在偷她的东西似的。我心里很不舒服。
  7月,我晚上回家睡了之后,翠枝把她的姐姐和外甥女弄到家里来。我家里只有两室一厅的房子,我自己的妹妹还没出嫁,跟着我住,她占了一间房,翠枝的姐姐和外甥女占了一间房,我就没地方睡了,只有睡客厅的沙发,客厅没有空调,我每晚都热得不行。
  8月份到了翠枝的生日,我买了一双凉鞋给她作生日礼物,又买了蛋糕送到她店里,本想给她一个惊喜,没料到她看到我做的这些,没有丝毫喜悦,还是苦着个脸。
  我们的日子就这样艰涩地过着。
  2008年3月,我们的女儿出生,给我增添了一点安慰。翠枝住院期间,我妈天天送汤给她喝,怕汤凉了,我妈用保温瓶装着送去。可翠枝她妈简直不知好歹,她看着保温瓶跟我说:“你妈一点谱都没有,一次送这么多,哪里喝得完呢?”
  按照我们家乡的习俗,女儿出生九天,要做“九朝”。我家的亲戚都在乡下,我提议就在乡下做。可翠枝的妈妈坚决不同意,她不仅要在市里办酒席,还要到大酒店去办。我只好照办。我们在酒店请了四桌酒,一桌900多块。晚上回到家,翠枝的妈妈还跟邻居抱怨:“这酒席办得一点吃头都没有,要甲鱼没甲鱼,要鳝鱼没鳝鱼,清汤寡水!”
  对这一切,我都忍气吞声。
  因为我的婚姻,母亲自杀了
  2008年4月,整个楼市都不景气。我没什么事做,心情不好,身体也不舒服,回到家就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晚上,翠枝回来了,她到房间里砸东西,骂我:“没事干嘛像死人一样躺着,有空就去跑步机上跑步去!”
  我心烦得不得了,一气之下跑到房间给了她几巴掌,把从结婚以来积累的怒气发泄了出来。她姐姐还在我家住着,听到动静,她也跑过来跟我厮打在一起,我对她姐姐也动了手。
  打完人,我知道这下不得了了,她家里肯定会找我算账。果然,我老婆给她哥哥打电话,说要把我往死里整。5月份,我岳父从外地回来了,他要我跪在他面前道歉,我只有照办。之后,应她家的要求,我家又请了一桌和好酒,这事情才算告一段落。
  我老婆回家后,她不让我进房间,到哪里都把门关得“哐哐”响,把东西砸得“哐哐”响。那时候,我母亲因为“办和好酒”这件事过我这里来了,还住在我家里,但我老婆丝毫不顾及长辈的感受,还时常对着我母亲撒气。我母亲气得眼泪直往下掉。看到我母亲受委屈,我又打了翠枝。
  翠枝跑回娘家了,还报了警。警察来的时候,很多人围观,翠枝就趁机数落我的不是,说我没有用,家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她操办的,连孩子的奶粉钱都是她出的。这些都是她的污蔑。
  这件事后,我母亲回了乡下。然后,她服毒自杀了。听到这个消息,我懵了。我知道是我害死了我的母亲,我娶的媳妇让她太寒心了,我们一家太受屈辱了!
  离还是不离,我左右为难
  母亲去世了,我打电话给翠枝家里,说让翠枝过来拜祭。她哥哥居然说:“这个丧礼有什么好去的,我们让人带礼金过去就是了!”我气得快要疯了,我父亲劝我,不要闹了,这件事就让它这样过去吧。最后,翠枝还是来了丧礼。这时,她才一反常态,对我母亲大加赞赏。我心想: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
  但我母亲的死并没有给她家带来多大的震动,今年春节,两家又发生了争执,为的是我女儿上户口的事。翠枝家里说,要上到他们家,我家里肯定坚决不同意了,我岳父就对我死去的母亲破口大骂。邻居们听了都觉得扎心,把我叫到一旁说:“以前你们谈对象的时候,我就准备跟你说,她家里都不是善茬,可后来看你天天给她送饭,你们俩处得挺好,我就闭嘴了。早知现在,当初我就跟你说明白了。”
  事到如今,后悔也没用了。我也不是没想过离婚,可我女儿怎么办,她才一岁多。如果我们离婚的话,对女儿的成长肯定会留下阴影。可不离吧,翠枝家里又总会使出种种阴招来折磨我。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编辑:admin
更多关于母亲;男人;结婚的新闻
请进入“东湖社区”发表评论>> [新用户注意!在东湖社区发表评论必须注册]
已有 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我来评两句
用户名: 支持 中立 反对
今日关注
 
 
 
 
Copyright © 2001-2010 湖北楚天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湖北省委宣传部 湖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人员招聘 - 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采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