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邮件
English
新闻湖北 > 楚天都市报37版
专访曹禺之女、“曹禺剧本奖”获得者万方——

专访“曹禺剧本奖”获得者--曹禺之女万方

荆楚网--楚天都市报

见习记者陈博雷

  如果我不能做/我想做的事/那么我的工作就是/不做我不想做的事情/这不是同一回事/但这是我能做的最好的/事情……
  这首小诗曾深深打动了万方,并促使她在50多岁时拿起笔写话剧。万方把这首诗放在话剧《有一种毒药》的结尾,用来揭示全剧的初衷。她的这部处女作话剧刚刚获得了第二届中国戏剧奖·曹禺剧本奖。
  昨晚,电话那头传来万方柔和的声音,与记者谈起父亲、话剧和目前的创作。
  父亲的作品印在心里
  问:您是四姐妹中唯一“女承父业”的,父亲的光环也会带给您很大压力吧?
  万:以前没有这种感觉,但后来只要一想到写话剧,就不敢下笔,这不敢写就是压力,父亲写的东西全在我心里压着,觉得无法超越。父亲强调一种悲剧的极端精神,并且认为戏剧的关键在于提出问题,引发思索,从我的作品中,可以看到这些思想的影子。
  问:王延松的新解读版《日出》马上就要在武汉上演,这样的新解读能接受吗?
  万:王延松新解读版的《原野》、《日出》我都看过,非常好,他对作品的理解和诠释才华令我敬佩。父亲的作品能见仁见智,不同的人会看到不同的内容,在今天还有着强烈的现实意义,这正是它作为经典的价值吧。
  爸爸,我终于写话剧了
  问:为什么在写过那么多电影、电视剧本后,50多岁才开始写话剧?
  万:写话剧真的比写小说和电视剧难很多,50岁之后觉得人生有些积淀了,才敢动笔。当我获得“曹禺剧本奖”时,我对着刻有父亲头像的奖杯说了句:“爸爸,我终于写话剧了……”
  问:这种“难”具体是指什么?
  万:话剧需要对生活巨大的压缩,压得越狠越准,就越有力量。我看到过一句话,绝对精辟:在剧本里面,无用的东西比无用更糟。只有在话剧创作中,我才切切实实体会到,一句废话都要不得。生活中有一种毒药
  问:《有一种毒药》酝酿了整整两年,是怎样特定的材料触动了你?
  万:很多年前就和自己说要写话剧,一定要写。一天无意间看到一首诗,深深打动我,这首诗在回答一个问题:怎样活着。这正是我写《有一种毒药》的初衷。
  问:“毒药”究竟是指什么?
  万:事实上我无法告诉人们什么是毒药。只有一点我非常肯定,那就是每个人的心中都怀着渴望和追求,这种无法遏制的渴望,常常令我们别无选择,这也正是我想传达给观众的。
  问:这部剧被北京人艺搬上舞台,达到预期效果了吗?
  万:肖伯纳曾经说过:一个观众可能是笨蛋,一群观众却聪明透顶,他们从来都是正确的。这句话,我认为绝对正确。当演出结束,观众齐声鼓掌,他们的掌声和情绪让我知道,演出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
  问:希望您创作的话剧能来湖北演出。
  万:父亲虽然没有回到过家乡潜江,但我到武汉、潜江都很多次了,我也非常期待自己的作品能回到湖北。
  人物档案
  万方,戏剧大师曹禺之女,现为中央歌剧院编剧。近年来创作编写了《黑眼睛》、《空镜子》等多部优秀影视作品。其话剧处女作《有一种毒药》于今年9月获得第二届中国戏剧奖·曹禺剧本奖。

编辑:admin
更多关于图文;爸爸;话剧
请进入“东湖社区”发表评论>> [新用户注意!在东湖社区发表评论必须注册]
已有 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我来评两句
用户名: 支持 中立 反对
今日关注
 
 
 
 
Copyright © 2001-2010 湖北楚天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湖北省委宣传部 湖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人员招聘 - 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采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