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邮件
English
新闻湖北 > 楚天都市报47版

悔不该,把旅途艳遇变成现实爱情

发布时间:2009-09-23 05:28
网友评论 点击查看 进入论坛
来源: 荆楚网

荆楚网消息 (楚天都市报)

  ■采写:记者毕云
  ■讲述:逸如(化名)
  ■性别:女
  ■年龄:29岁
  ■学历:硕士
  ■现状:未婚
  ■职业:高校教师
  ■时间:9月19日上午
  ■地点:武昌某咖啡厅
  阅读提示
  旅途艳遇是浪漫的,但当它变成现实的恋爱之后,又会遭遇现实的无奈。想结婚,结不了;想分手,又难舍。
  逸如(化名)个子高挑,长相洋气,气质有些小资,说话偶尔夹带几个英文单词,不过这种夹带在她那里显得很自然,不做作。我想,她应该是那种比较特立独行的人。
  丽江邂逅
  也许在一般人眼里,我有点清高,不喜欢热闹,喜欢独来独往。所以,我朋友很少,男性女性朋友都少。我宣泄情绪的方式,不是像别的女孩子那样找闺密说私房话,而是一个人出去旅行。去陌生的远方,一路上看陌生的风景,结识陌生的人,心中的不愉快便一路排解掉了,回来又一身轻。我喜欢这种生活方式,这也是我选择当大学老师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同事们称为我驴友,其实,我根本算不上驴友,那都是些以苦为乐的背包族,属于花钱找罪受型,而我是享受型,我一般是坐飞机飞到某个地方,在当地住些天,然后再坐飞机回来。
  前年暑假,我去了云南丽江,在那里,我邂逅一段感情,其实现在想来应该叫艳遇,可是,后来我把这艳遇变成了现实的爱情,如今,爱情又变成了鸡肋。
  那天,我在四方街走走停停、漫无目的地闲逛了一天,傍晚,在一家小咖啡屋坐了下来,脚下的木吊板下是淙淙流水,很诗意。
  我要了杯咖啡坐了下来,茫然地望着窗外的暮色,听着脚下的流水声,想着不知所云的心思。
  不知什么时候,我发现我对面坐了个老外,眼睛直直地望着我,我发现他时,被吓了一跳。不是说老外都比较有礼貌吗,怎么这样直勾勾地看着人?也许是我的表情也把他吓到了,他马上用英文说对不起,只是觉得眼前的景色配我的神情很和谐,有一种特别的美,在考虑怎么画成一幅画,他是画油画的,来丽江写生。我英文不错,一听他口音就知道是美国人。
  我用英文礼貌地对他说了谢谢,但我说我只想一个人呆着,不习惯有人近距离逼视我,这让我感觉不自在。那老外悻悻地走开了。
  我不知道,近距离的这一个赶走了,其实稍远处还有个人也在盯着我,只是我当时没觉察。
  近午夜了,我起身准备回旅馆。出了门之后,走来走去发现迷了路,我找不到我住的那家旅馆了,我拿出白天买的一张地图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正着急时,身后响起了一个很有磁性的男声:“是不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我恼火地回头瞪了那人一眼:“至于这么幸灾乐祸吗?”我不禁眼前一亮,是个帅哥,一身旅游休闲打扮,但比那些胡子拉碴的苦行僧式的驴友干净多了,阳光多了。心中对他的敌视立即打消了大半,但警惕性尚存:“你是谁?怎么跟着我?”他笑着说:“担心你迷路呀,还怕你被老外骗了啊。一看你就是那种迷迷糊糊的人。”原来,刚才我跟那老外对话的时候,他也在场。他说,他一进店就注意到我了,一直在另一张桌子上观察我,如果那老外还无理纠缠,他会过来“拔刀相助”,但那老外识趣地走开了,他就没动。听他这样说,我心里突然涌起一种异样的感觉,戒备顿消。
  逸如讲得很慢,而且有个习惯,讲述时重内心感受,轻具体情节。我忍不住急切地问:“那天晚上你究竟找没找到自己住的旅馆呢。”她似乎有点不满地说:“你听我慢慢往下讲嘛。”
  艳遇发生
  他要帮我找我住的那家旅馆,但我既没记下旅馆的电话,也想不起旅馆的名称了。他建议另找一家酒吧泡泡,打发时间,我想了想,听从了他的建议。
  我们进了另一家小酒吧。我们漫无边际地聊,也各自介绍了自己,还说了各自对对方的印象。他说他是成都人,趁暑假来丽江转转。我们越聊越投机,一聊开,发现有太多的共同点,都是高校老师,都是同一个月的生日,同一个星座,都喜欢独来独往一个人旅行,而且武汉和成都这两个城市也有某些相似的地方,我们吃东西的口味都很相似……空气中弥漫起暖昧的分子,两人都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但我不好意思直接问他是否结婚或有没有女朋友,他似乎也想问却没开口。
  酒逢知己千杯少,两人都喝了很多酒,醉得迷迷糊糊的,最后都不知道是怎么出来的。我只记得第二天醒来时,已是中午,我睡在一张木头床上,旁边躺着一个似曾相识的男人,他还没醒。我惊吓地猛地坐起来,努力回忆昨晚的一切,这才想起,他就是昨晚一起喝酒的那个成都高校老师。这不是我住的那旅馆,自然应该是他的住处。
  两人都清醒地四目相对时,不免都有些尴尬。他惶恐地掏出身份证、工作证等一大堆东西证明自己不是骗子。我这才知道,他叫蜀华(化名),昨天我们聊得那投机居然连名字都没互相问。见他手忙脚乱地证明自己的身份,为了让他不至于这紧张,我故作轻松调侃地说:“你也没当骗子的资质,还不知道谁骗谁呢。”
  当天晚上,我就退了我的旅馆,搬去跟他一起住了。两人手牵着手走在四方街上,有点像情侣的样子。我问他:“我们这是旅途艳遇呢,还是浪漫爱情?你以前是不是经常有这样的旅途艳遇?看样子像是老手呢。”他先是笑而不答,被我逼问急了,他才坏笑着说:“由艳遇变成爱情,不可以吗?像我这样的王老五,难道还入不了你的法眼?”
  我一直就向往浪漫的爱情,虽然有过几次恋爱经历,但都是虎头蛇尾,最后无疾而终。蜀华的出现,让我眼前一亮,我想,这个也许是我的命中注定要遇到的人,我也没多想是否分居两地,现实不现实。
  两地恋情
  那几天,我们一起爬了梅里雪山,又一起去了香格里拉,漫无目的,走一处,歇一处,走走停停,浪漫极了,快乐极了。
  快开学了,我们各自要回去了,这时,我才正视这个问题:“以后怎么办?我们还继续吗?”他说:“我听你的,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接受。”他这话虽然听起来似乎很依顺我,但我听着很不舒服,这不是我想要的回答啊,我多希望他斩钉截铁地说:“当然要继续,我要娶你。”
  此后,我们便开始了两地恋。每天电话、QQ交替进行交流沟通。但时间一长,问题就来了,有时打电话他没接,有时约好了时间上QQ他又不在,于是便有怀疑,便有争吵,感情渐渐被稀释,越来越淡。
  为了挽救这段感情,我决定作出牺牲,放弃这边的工作,去他那边。去年汶川地震,我乘去灾区做志愿者的机会,联系到了成都一所学校,那所学校欢迎我去当老师,但比起我所在的学校,那所学校差多了。去年暑假,我便辞职去了成都。
  我和蜀华同居了。终于可以朝夕相处了,多好啊。再不用疑神疑鬼地瞎想他在干什么了,再不用坐在电脑前苦等他的QQ亮起来。我开始畅想结婚、甚至结婚以后的事。
  但短暂的甜蜜之后,我又觉察到问题了,心里又不舒服了。他很少带我见他的同事和朋友们,即使见了,介绍我的时候也只是简单地说一句“这是我朋友”,然后就不多说。
  他的家人我虽然偶尔见得到,但我从来融不进他的家,总感觉中间像隔了点什么,他父母也从来不问我们什么时候结婚。我和他年龄都不小了啊,他家人问都不问肯定不正常。这让我很不开心。加上新工作也不称心,那家学校让我很不满意,因此我心情也不好,他从来不问问我有什么困难,也不安慰我。当初那个温柔体贴浪漫的人,哪去了?怎么像换了个人?
  有一次,我厚着脸皮直接问他妈妈了。我说:“我们什么时候结婚?伯母您有没有个具体意见?”他妈妈淡淡地说:“你们年轻人的事,自己做主,我们老人哪管得了。我还以为你们这次又是谈着好玩呢,他说是旅游的时候认识的。”旅游认识的怎么啦,难道就低人一等?她妈妈的话差点气晕我。难怪他家人对我一直不太热乎了,原来是觉得我和蜀华恋情的开始有点“来路不正”。事后我又仔细想了想他妈妈的话,觉得另有玄机,怎么叫“又是谈着好玩”,难道蜀华以前有“谈着好玩”的前科?
  我逼问蜀华究竟什么时候结婚,他不以为然地说:“急什么,该结的时候就会结的。结了婚就一定保险吗,那怎么还有离婚呢?那张纸就有那么重要吗?原来你也不能免俗。”
  我气得无话可说。虽然在香格里拉我是对他说过“那张纸算什么”之类的狂话,但此一时彼一时也。何况,我一个女孩子,破釜沉舟地放弃武汉的工作,来成都找他,难道他一点安全感都不应该给我吗?
  分合难定
  今年暑假,已经是我们认识的第三个暑假了。我们又去了一次丽江,是我提议要去的,我想找回过去的那种感觉。景还是那些景,人也还是那两个人,但心情却再也回不去了,没有浪漫,没有激情,只有敷衍,只有应付。他就像被我逼去的,无精打采。我有意见,他说:“来过一次的嘛,自然没新鲜感了。”那么我呢?他对我是不是也没新鲜感了,所以就不在乎了,结不结婚都无所谓。
  果然,这一次,在四方城当年我们坐过的那间咖啡屋,我问他,什么时候结婚,要他给个明确的说法。他说:“我听你的安排,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接受。”还是那句话,几乎一字不差。我猛然醒悟,他一直就是这样一个人,并没有变得判若两人。
  又到了要开学的时候,但我突然不想回成都了,那个陌生的城市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没有我的亲人,也没有我的爱人。我一气之下回了武汉,给成都那所学校发了个传真辞职。
  我诧异地问:“你再不想回成都了?他没采取点什么措施劝劝你吗?”她点点头:“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我说我不想再回成都了,他只说了两个字,随你。”
  回来后,我给蜀华发了封电子邮件,措辞激烈地谴责他欺骗了我两年的感情。他回了信,信中说,我们都是成年人,不要耍小孩子脾气。是成年人,就应该对自己说的每句话、做的每件事负责。我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不想马上进入婚姻是怕承担不了婚姻的责任吗?

编辑:admin

更多关于旅馆;结婚;老外的新闻
请进入“东湖社区”发表评论>> [新用户注意!在东湖社区发表评论必须注册]
已有 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我来评两句
用户名: 支持 中立 反对
今日关注
 
 
 
 
Copyright © 2001-2010 湖北楚天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湖北省委宣传部 湖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人员招聘 - 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采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