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邮件
English
新闻湖北 > 楚天金报23版

心结难解绝世好老公风流成瘾

发布时间:2009-09-01 05:41
网友评论 点击查看 进入论坛
来源: 荆楚网

  荆楚网消息 (楚天金报) 倾诉人:孟瑶瑶 女 28岁 文员
  记录人:本报记者邓莉
  时间:8月23日
  地点:本报编辑部
  孟瑶瑶穿着白色长裙,长长的黑发挽起,斜插着一根蓝色的发簪,她静静地坐在中庭那棵大树下,犹如一朵寂寞的莲花。如果你多注视她两眼,她会情不自禁地脸红。很难想象,这个文静秀气的害羞女孩,她的爱情竟然源于网络“一夜情”,而后又“奉子成婚”……
  中毒爱情
  在发现老公景浩的秘密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就是童话故事中的“灰姑娘”。是啊,平凡如我,没有美艳夺目的容貌,没有显赫的家世背景,没有镀金的学历,却能够嫁入豪门。而且,那个他不仅年轻多金,还英俊多情,可以说,满足了一切女人对爱情的幻想。
  我一直生活在幸福的云端,孰料,飞得越高坠落时摔得就越痛。噩梦来临之前毫无征兆。那天晚上,景浩如往常般准时回家,虽然生意场上的应酬很多,但他说最爱吃我煮的家常小菜,大多数时间,那些应酬他能推就推,总是赶回家陪我一起吃饭。
  饭后,我正在厨房洗碗,听到景浩的电话铃声响了,他压低了嗓子,不知和对方说了几句什么,就匆匆开着车出门了。这种情况以前也发生过好几次,他从没向我交代过去向,而我也从没过问。我一直很信任景浩,他对我很好,而且像他这样的成功男人,有几个天天回家陪老婆吃饭的?可他是个例外,大家都说我赚了,捡了个宝。况且,作为生意人,他的工作时间本来就是不固定的,我觉得一切很正常。
  一个多小时后,景浩回来了。不知为什么,我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也许是女人的第六感吧,我觉得景浩有点不太对劲,他的脸红红的,看起来很亢奋。可我闻闻,他身上并没有酒精的味道,显然他不是出去喝酒了。我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刚才去哪里了?”他一愣,半天没有回答,末了,丢下一句:“有事呗!”就进浴室洗澡去了。
  梳洗完毕,景浩先去睡觉了,几乎是一沾到床,他就睡着了。睡梦中的景浩眉头紧锁,我的内心不禁生出几分怜惜:人人都看见成功男人光鲜的一面,谁知道他们为了事业拼得累死累活。多久了,恐怕有半年了,景浩没有碰过我。我能体谅他的压力,这段时间,景浩正在筹备到下面的地市开分公司,忙得心力交瘁。
  我走进浴室,准备洗澡后也上床休息,可那天鬼使神差地,我顺手拎起了景浩丢在洗衣机上的内衣。也许是我潜意识里对他刚才的反常表现有些怀疑吧,我仔细一看,心猛地沉下去:内衣上的那些痕迹显示,他刚才分明和女人在一起……
  那一夜,我没有睡着。听着枕侧景浩沉重的鼻息,几次我想把他推醒质问,可又忍住了。我决定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我偷偷翻看他手机上的通话记录,那个神秘电话很熟悉,似乎是他的一个朋友打来的。
  第二天上午,景浩上班去了。我拨通了那个电话,果然是那个朋友接的,我的脑筋快速运转,决定诈一诈他,我用生气的口吻斥责道:“你们昨晚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带我老公出去鬼混了,别把他教坏了!”
  听了我的话,那个朋友哈哈大笑起来,讽刺地说:“我带坏他?!你也太小看你老公了,在这方面,他比我强,是老手了……”
  一瞬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天啊,和我朝夕相处的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突然觉得,我并不了解景浩。
  一夜结缘
  我和景浩是由网恋走向婚姻的,相识仅3个月,我们就闪婚了。我们的爱情还一度被亲朋好友奉为浪漫的经典。
  我是一个内向的“宅女”,在一家小公司做文员。工作之余,不擅交际的我总是泡在网上消磨时间,景浩是我的一个网友。我们在网上聊得很投机,当初我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他只对我说自己是外地人,在一家公司打工,没有房子没有票子,所以一直晃到30岁,还是个“困难户”,没有姑娘看得上他。
  我很欣赏幽默爽朗的景浩,说实话,我不是一个对物质要求很高的女孩,我渴求的是一份纯粹的爱情。在网上聊了一段时间后,景浩提出见面。我有点激动也有点犹豫,都说网恋见光死,我也很害怕景浩并不像他在网上表现的那么好。但我又隐隐想见他,想确定和他有没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
  第一次见面是在江汉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凭着直觉,我第一眼就认出了景浩。他本人比照片上更帅,高高的个子,笑容迷人。见到我,他很自然地挽着我的手,好像是一对恋人,我没有拒绝。那天,我们一起在过江轮渡上来来回回地吹着江风,晚饭时,他要请我到必胜客吃比萨。我想他一个打工仔也不容易,想替他省钱,于是坚持要去吃大排档。那天,坐在烟熏火燎的露天排档,我们热火朝天地吃着火锅,感觉开心极了。
  晚上,我们在江滩散步,不知不觉,夜深了,我想回家,他不说话,带我上了的士,径直对司机说了去宾馆。我知道我应该拒绝,就算再有好感,毕竟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啊,可一看见他深情的眼睛,我就什么也顾不上了。那夜,我把自己交给了他。
  当景浩发现我竟然是第一次时,眼里的表情很复杂,似乎很惊讶似乎又有一丝惊喜。令我庆幸的是,景浩并没像我所担心的那样,得到了我就消失不见。此后,我们又见过好几次面,虽然没有挑明关系,可在我心中,已经把景浩当成男朋友了。我甚至想着,如果父母嫌他不是武汉人,我一定要为爱情争取。
  不久,我意外发现自己怀孕了。我很害怕,告诉了景浩,他问我打算怎么办,我说不知道,不过我很喜欢孩子。“如果你喜欢,那就生下来吧,我们结婚。”景浩淡淡地说。我的内心充满喜悦,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遇上了一个负责任的好男人。
  直到准备婚礼时,我才得知,景浩其实是个“钻石王老五”,年纪轻轻已经拥有一家颇具规模的公司,有房有车。连我爸妈都说,没想到我不声不响地“撞了大运”。就这样,相识仅三个月,我就披上了婚纱。
  内心痛苦
  然而,幸福是如此短暂,不幸接踵而至。先是怀孕4个多月时,我莫名流产。现在,我又无意中发现,引以为自豪的老公竟然找小姐!
  思来想去,我觉得自己对婚姻太轻率了,我对景浩到底了解多少?我决定要彻底了解枕边的这个男人。我不动声色,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天晚上,景浩又突然出去时,我跟踪了他。我亲眼看见他进了一家KTV。我在外面等了一个小时,那一个小时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我的内心充满了痛苦与绝望。
  景浩终于出来了,看见站在车旁的我,他愣住了。我哭着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半晌,他低着头:“不为什么,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那天晚上,回家后,我们俩都一夜未眠,第一次,景浩向我说起了他的过去。原来,他曾经在感情上受过很深的伤害,在他创业之初,他曾经喜欢上一个欢场女子,然而他投入了一腔真情,女孩不仅骗了他的感情,还骗了他的钱,最后无情地甩了他,还当众羞辱他“没用,不是男人”。为此,他的心里一直有个解不开的结,他拼命努力挣钱,想向她证明他是个真男人,也让她当众尝尝被羞辱的滋味。可惜,当他终于成功了,他却再也找不到那个女孩,有人说她嫁到外地了,有人说她吸毒被抓了……
  景浩开始频繁出入娱乐场所,一方面他心里轻贱那些风尘女子,另一方面,他就像吸食鸦片一样对那种荒唐的生活上了瘾……
  当初,他在网上“猎艳”,和不少网友逢场作戏。初次见到我,见我没拒绝和他开房,他以为我也是那样的女孩,没想到,我竟是那么单纯。他麻木的心里有一丝感动。然而,我莫名其妙流产,他很内疚,怀疑是不是自己在外面玩得太多,是不是有病连累了我,所以,他不敢再碰我……
  我相信景浩说的都是实话,我也相信他想跟我好好过日子,可我没有信心,他能不能戒掉那个坏习惯?
  (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

编辑:admin
更多关于老公;爱情;女孩的新闻
请进入“东湖社区”发表评论>> [新用户注意!在东湖社区发表评论必须注册]
已有 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我来评两句
用户名: 支持 中立 反对
今日关注
 
 
 
 
Copyright © 2001-2010 湖北楚天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湖北省委宣传部 湖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人员招聘 - 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采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