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邮件
English
新闻湖北 > 楚天金报23版

曾经葱绿樱红的情成了要命的魔咒

发布时间:2009-09-10 06:51
网友评论 点击查看 进入论坛
来源: 荆楚网

  荆楚网消息 (楚天金报) 倾诉人:曾子义 男 36岁 公务员
  记录人:本报记者 陈琳
  时间:2009年7月6日
  地点:武昌某茶座
  曾子义坐在我面前,点燃了一支烟,边叹气边说起了故事的来龙去脉。虽然身为公务员,有较高的修养,但其实他也只是一个凡人,也会在情情爱爱的问题上犯错,不过错误的代价比普通人要大几倍。
  大麻烦
  6月19日,星期五,我辗转难眠,这一周过得实在太惊悚,不亚于一部恐怖电影。
  15日,星期一,课间,7岁的儿子阔阔收到一份包装精美的礼物,拆开一看,是一只被“肢解”过的毛绒玩具喜羊羊,七零八碎地散放在盒子里面。阔阔吓得当场失声大哭,老师不得不通知我们,将孩子接回家中。
  当天夜里,家中座机开始以每隔15分钟的间隙响铃,“嘟”一声后挂掉,整整持续了一个半小时,不知是谁的恶作剧,我们唯一的办法只有拔掉电话线。
  阔阔羊年出生,喜羊,在小学读一年级,家里固定电话亦很少告知外人,除了家人和密友。难道是她?我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起来。
  在惶恐中捱到周四,暂时平静下来的日子再度溅起波澜,值班室大爷叫我下楼取份快件,厚厚一沓,有点儿沉,我犹豫了一阵子,还是撕开了封口。里面放着一本检举材料的复印件,抬头是咱们单位的纪委,文中列数了我的条条桃色罪状,字里行间全是打人的字眼,看得我头皮发麻。整封信完全是一篇风流情事,万一流传出去,我在仕途上多年的努力便会功亏一篑。那一刻,我的第一反应是冲向收发室,强掩心慌地在一堆信件里来回翻找。还好,没有写给纪委的信件。我这才暗自舒口气,退了出来。
  一切果然是刘凯丽所为,单凭字迹,我已经十分肯定了。她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给我一个郑重而严厉的警告,再不替她办事,她就要采取报复行动了。
  是的,两年来,我一直和刘凯丽保持着不纯洁的男女关系,不过在1个半月前,我毅然决然地退出了这场玩火的游戏,可惜游戏并没有完,不甘如此下场的刘凯丽被彻底激怒,在狂吼反击中爆发了。
  下午的例会,我老是心不在焉的,心里盘算着应该用什么方式处理这件棘手的破事。使用安抚策略,还是撕破脸?临下班之前,我选择了后者。在习惯性地琢磨了一下措辞后,我将如下短信发送到刘凯丽的手机上:“快件已收到。思路清楚,言辞厉烈,不过非实事求是、符合实际的产物。欢迎你来,我久经考验,随时接受上级调查谈话。凡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望你斟酌。”“你别做了坏事还卖乖!”她回道。虽然我已心跳加速,无法和颜悦色,但为不让她觉察出半点心虚,我决定不予回应,就此关机。
  次日,也就是周五早上,妻子林晓露接到了刘凯丽的问候来电,整件丑闻被彻底捅穿,一丝不挂地曝露在我最心爱的亲人面前。好在晓露极力站在我这一边,镇定地回复:“我觉得子义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同为人妻人母,我只想说,女人活着就靠一张脸,别弄得声名狼藉,臭名远扬,为了自己好,我看过去的事就忘了吧。”
  早已恼羞成怒的我在得到妻子的“撑腰”后,立即拿出玉石俱焚的姿态,直接打电话给刘凯丽说:“再告诉你一遍,我已经尽力了!你想告,尽管去告,随你便!”说完狠狠扣上了电话。
  下午4点多,刘凯丽在家吞下一整瓶安眠药,一小时后被前夫发现,紧急送往医院洗胃抢救,惊悚的一周在死亡的阴影笼罩下结束……
  一半海水 一半火焰
  忆起初识时的刘凯丽,知性,干练,得体,说起话来令人如沐春风,不失为一位才貌俱佳的优秀女人。
  2006年秋,刘凯丽和我分别作为地市系统骨干被选派到武汉学习,为期3个月。结业典礼上,我们互换了写满学习心得的笔记本,她在扉页写下11字:赠曾子义同志,来日再相会。我则在末页落笔留言:愿友谊之树常青。
  此后,我们开始了长达两三年之久的秘密往来,约会地点武汉,约会理由出差,保密级别一级。直至去年初,我逮着机会被借调到省里,后因表现突出被留用,一直以来与刘凯丽之间相安无事的状况就此发生了变化。进了省城,为人做事都得小心翼翼,尤其在生活作风方面,得保持良好的名声。可惜常常事与愿违,刘凯丽这颗隐形炸弹早已在过去埋下了隐患,随时会引爆全场。
  去年一年里,刘凯丽屡番使力,欲来省里工作,与我会合。然而,每次以失败告终,闹得她心里极不平衡,长期牢骚不断。对调动之事,她的丈夫十分反对,他身为S市人民医院的中坚力量,不出意外,三年之内应该可以受到提拔,况且双方父母都习惯在家乡生活,不愿来汉。由此,他们俩的矛盾愈演愈烈,给本来不佳的夫妻关系雪上加霜,最终感情破裂。2008年12月,刘凯丽离了婚。
  随后,刘凯丽正式踏上了借力之旅。
  不多久,内部有人放消息说,局机关预备在2009年度增设几个岗位,偏向在地市系统有工作经验的在岗人员中选拔物色,刘凯丽连忙暗示我,想法促成她调动之事。
  接到“任务”,我微微一愣,若是从个人大局着想,理应和刘凯丽划清界限,当年爱上她是茫然,如今要说爱之深之切也谈不上,为她抛家弃子更不在其列。记得她离婚前后,我说过这样的话,“无论如何,等调动的事情有了眉目,再做决定,别断了自己的后路。”她偏不听,一意孤行,这下可好,间接把她全部的人生都押在了我身上。帮她办事吧,我确实力不从心;不帮吧,又怕她对我有想法,冲动之下,做出什么败坏名誉的事来。总之,其中任何一条路走不通,我都会一辈子良心不安,这婚外情就像一半海水一半火焰,沾了分毫,都将身陷泥潭。
  人生绝地
  思前想后,我决定下大力气帮她,否则她会怨恨我一辈子的。
  第一回合,我们输了,后台更硬的一方挤掉了刘凯丽的候选人位置,她气鼓鼓地怪罪于我,“你可是省里的人,哪能推三阻四地说不知道?”接着话锋一转,开始讨伐,“要么是你办事不力,要么是存心不想让我来武汉。”
  说我当时的感受有如哑巴吃黄连,一点儿也不过分,但我只能委屈地解释说:“能找的关系都找过了,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一张字条就能搞定一切!”
  正在气头上的刘凯丽听我这么一说,心思松散了,忙检讨了一下自己,“对不起,子义,我目前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的位置再不动一动,咱们的爱情就完蛋了。”
  “事成不成得了,必须得花时间,还得看机会啊!慢慢来,我们一起想办法。”我有点心疼她,只好暂以安抚政策回避不愉快。
  从今年1月到5月,刘凯丽的调动陷入了漫长的冬眠期,等待过程中,她越发地心焦。离婚的消息早已在小城各个角落传开,谁都知道刘凯丽一心想离开小地方,到大城市奔前程,原先对她器重有加的领导有意疏远,她在单位完完全全地失宠了。3月,组织上出面解决了我和妻儿两地分居的困难,能和晓露、阔阔一家团圆,着实叫人喜悦。料不到此事如一粒石激起千层浪,刘凯丽听闻后将她调动不成的原因归结为我阳奉阴违,原来一直在私下跑妻子的调动,被妒忌与愤怒燃烧的她,开始向我奋力反扑。
  3月底,刘凯丽以请病假为由,来汉住下,几次跑到我的办公室里静坐,给同事留下一堆话柄。为摆脱她莫名其妙的纠缠,我养成了进门关机的习惯,防止在家人面前露馅,不料这惹毛了她,劈头盖脸地发来短信:“告诉你曾子义,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我现在一无所有了,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关于爱情,今非昔比,还好我清醒得比较快,权衡利弊之下,我向刘凯丽提出了分手,请她务必谅解,结果是牵出一连串的大麻烦。唉,不知道以后还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我只能说悔不当初,一时激情冲昏了理智。现在,该是一人做事一人当的时候了。
  (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

编辑:admin

更多关于曾子义;快件;海水的新闻
请进入“东湖社区”发表评论>> [新用户注意!在东湖社区发表评论必须注册]
已有 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我来评两句
用户名: 支持 中立 反对
今日关注
 
 
 
 
Copyright © 2001-2010 湖北楚天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湖北省委宣传部 湖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人员招聘 - 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采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