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邮件
English
新闻湖北 > 楚天金报23版

租父母面试女友 富二代爱情难收场

发布时间:2009-09-21 06:15
网友评论 点击查看 进入论坛
来源: 荆楚网

  荆楚网消息 (楚天金报) 倾诉人:方敦义 男26岁 经商
  记录人:本报记者 邹蕙
  时间:2009年9月11日
  采访方式:网络
  原定的两次见面均被改期之后,方敦义最终决定和我在网络上交流。他直言惭愧,说思来想去,还是没有和我见面的勇气。
  也许是吧,当今社会对“富二代”的种种非议,方敦义所面临的压力是旁人所无法想象。这也难怪,年纪轻轻的他能把一场恋爱折腾出如此多花样来,这想象力还真非常人所能及。
  富二代的苦恼
  6月的一个周末傍晚,西餐厅内乐声悠扬,一对对情侣相对而坐,双目含情,惬意的约会时光感染着在坐的每位客人。“小义,上次跟你说过的事你考虑好没有啊?我下周一要给卢先生答复,你的意见怎么样?”女友杜蓓突然发问,一边用勺子搅动着冰咖啡上的奶泡,一边微微仰起脸,质询的眼光紧盯着我,似乎逼我立刻给个答案。“我知道,你放心。我正在找机会和父母谈,你要给我时间嘛……”我嘴上答应着,脑子里飞快地想着对策。
  和杜蓓交往两个月有余,她这个时候提出和我父母见面,让我感觉突然的同时,心下不免多了几分警惕。平心而论,杜蓓是个不错的女孩子,温柔善良,踏实本分,遇事懂得替人着想,典型的小家碧玉。当初在网络上认识时,我对她还有几分不放心,不过,凭我闯荡情场多年的经验,很快摸清了杜蓓的底细,连同她父母的家底也略有了解。然而,对于我的个人情况,除了我嘴上编造的那套虚假信息之外,真实的身份她一无所知。
  之所以隐瞒真实身份,我自有苦衷。按照当今流行的说法,我应该属于富二代,我父母从前也是普通的上班族,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期辞职经商,入了外贸这行,至今已是业内小有名气的人物。他们送我去英国读书,对我寄予厚望。回国后,我乖乖呆在公司跟父亲学经商之道。不过,他们为生意忙得分身乏术,对我的感情生活也一直无暇顾及,近几年来,同学朋友也曾介绍不少女孩给我认识,恼人的是,但凡知道我家世的女孩子,不是急着要领结婚证获得身份,就是开口要房要车,想落些实在的好处。一次次不堪回首的经历过后,我彻底厌倦了这类市侩恶俗的物质女孩,同时明白了一个道理,家世只能是自己寻找真爱的障碍,要想收获一份真切的爱情,最好让自己“成为”一个普通人。
  租来临时父母
  今年4月,在一家交友网站上,我偶然看到了25岁财务杜蓓的一张照片,被她带些稚气的笑容感染了。寄出一封信后,我收到了她礼貌的回复。缘分来得如此奇妙,我们就这样开始了交往。
  鉴于过去的教训,我把自己重新包装了一番。座驾宝马换成二手富康,名牌行头通通收进衣柜,连我从不离手的一整套超炫数码产品也刀枪入库,我还特意找了一位中年阿姨当参谋,去武广挑了几身本地潮流时装。至于身份嘛,就说是外贸公司的销售经理,一个武汉寻常家庭的孩子。
  杜蓓对我的话深信不疑,认认真真恋爱,规规矩矩约会,有时候,说话想事情还冒着傻气,我爱上了这种纯纯的恋爱感觉。然而,挑战却无处不在。
  6月底,强劲情敌横空出世。杜蓓被公司一位业务关系客户猛烈追求。此人姓卢,32岁,稳重老成,是一家外资银行的中层干部,父母是一家知名医院的教授,人品家世样样都不在话下。杜蓓心里藏不住话,一五一十地把情敌追求她的事转述给我听。厉害的是,这位卢先生认识杜蓓不久,便自作主张制造机会让父母和杜蓓见面,借机表明自己追求她的诚意和决心。
  这家伙的做法简直是点中了我的死穴。要知道,认识之初,我对杜蓓是存了戒心的,这段关系能否开花结果还是个未知数。在这个节骨眼上,杜蓓对我施展了激将法,“我不是三心二意的女孩子,更不可能脚踏两条船,如果你真心和我交往,就像卢先生一样带我去见你父母,我好拒绝卢先生的好意,免得生出误会。”
  杜蓓说得认真,我也不好再拖延下去,找小姨私下商量了一番,她以过来人的眼光告诫我说,“这丫头不会是在暗中做比较吧,急着考察你家的情况,看哪家条件好就选谁吧?”
  有了这句提醒,我对见面一事越发谨慎了。“拖”字诀坚持了两个月,杜蓓几乎要和我翻脸了。这天夜里,我在网上论坛里闲逛,一条“求租父母”的帖子让我眼前一亮,这不是条绝妙的解决办法吗?
  受帖子启发,我托人花钱物色了一对本地夫妻,充当我的临时父母。简单培训了一上午,交代了几件我小时候的趣事,编造了一套比卢先生家境要差上许多的身份之后。当晚,我约杜蓓出来见面了。
  开着那辆快要报废的二手富康,我领着临时父母正式登场了,互相问好,问候家人情况,做简单礼貌的评价……我严格把握好节奏,晚饭顺利在两个小时之内结束,既没有时间谈太深入的话题,也刚好联络了感情。回家的路上,杜蓓不住地问东问西,开心得像个孩子。
  患难见真情
  见父母这一关总算对付过去,我松了一口气,后面的事情压根儿就没考虑过。
  三天后,杜蓓约我一起吃晚饭,郑重无比地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小义,你爸妈喜欢我吗?”“喜欢,当然喜欢。”“那就好,昨天,我和卢先生说清楚了,让他不要再来找我,你就是我最终的选择!”
  听到这句话的当下,我着实开心了一把。可问题也随之而来,很明显,我找的那对临时父母论经济条件、社会地位,样样都比卢先生的父母要逊色很多,难道,她是真心爱上我这个人,而不是像我当初猜测的那样,只是想借这个机会考察两家的家境?想到这儿,我的耳根不由得一阵阵发热,喉咙也开始发紧。
  晚饭结束,我害怕杜蓓看出我的紧张和不安,特意拉她去光线昏暗的江滩散步,吹吹江风,等自己冷静下来后,好仔细考虑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做。
  夜深了,公园骑车的巡逻人员催促了几次,我一根接一根抽着烟,不愿离开,杜蓓依偎在我肩头,睡意沉沉。抽完最后一支烟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我拉着杜蓓的手朝王家巷方向走去。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五六个20岁毛边的小孩不怀好意地围拢上来。我心里暗叫一声不妙,拉着杜蓓撒腿就跑,可惜太迟了,前面还有两个高个儿已朝我们包抄过来。
  遇上打劫,只好认栽。见我身上没带什么钱,那群急红了眼的小孩一哄而上,把我拽进小巷子一阵拳打脚踢。几下功夫,我浑身淤青,左眼几乎肿到无法睁开。不远处,杜蓓撕心裂肺地哭叫着让人住手,眼见我快撑不住,不知瘦小的她从哪里来的勇气,一个箭步冲到为首的男孩面前,“要钱我现在就去取,但是,你们必须答应我不再伤害他!”说完,在两个小孩的监视下,杜蓓去最近的取款机取出了卡里的全部现金五千元……
  从小到大,吃这种亏还是头一次。
  逃过一劫,我担心父母有过激的反应,不敢回家,只好借住在一个出国朋友的房子里养伤。为了照顾我,杜蓓顶着被老板痛骂于不顾,请了两个星期的假,寸步不离地照顾伤痕累累的我。
  看着杜蓓在屋子里忙进忙出,好几次,我忍不住偷偷背过脸去抹眼泪,为杜蓓在我危难之时的挺身而出,也为自己当初错以为她是虚荣势利的物质女人而感到羞愧,更为自己求租父母欺瞒女友的行为内疚难过。
  大千世界,人心百态,我拿着势利的有色镜片来看待她们,这错误的源头本就在我的身上。随着交往的加深,我一天比一天更爱这个单纯的姑娘,心里的不安却也一天比一天严重:我想带她去见我真正的父母,当真相揭开,她会原谅我的欺骗,和我继续走下去吗?
  我没有把握,也没有胆量主动认错。真希望上天能抹去她脑海中那段我一手炮制的虚假记忆,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吧。
  (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

编辑:admin

更多关于杜蓓;见面;方敦义的新闻
请进入“东湖社区”发表评论>> [新用户注意!在东湖社区发表评论必须注册]
已有 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我来评两句
用户名: 支持 中立 反对
今日关注
 
 
 
 
Copyright © 2001-2010 湖北楚天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湖北省委宣传部 湖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人员招聘 - 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采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