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邮件
English
新闻湖北 > 楚天金报23版
穿越生死之门

女主角爱上导演的戏剧终了

发布时间:2009-09-27 06:42
网友评论 点击查看 进入论坛
来源: 荆楚网

  荆楚网消息 (楚天金报) 倾诉人:顾遥遥 女 24岁 自主创业
  记录人:本报记者周新
  时 间:2009年8月30日 下午3时
  地 点:青山一咖啡屋
  点上一支烟,吐出几个烟圈,顾遥遥脸上浮起浅浅的笑。
  “曾经以为爱情就是生命的唯一,伤过之后才顿悟,没有比生命和好好活着更重要的东西了。”顾遥遥淡淡地说,“我终于长大了,知道自己应该追求什么样的生活了。”轻轻地弹掉烟灰,她呷了一口咖啡,绽放的笑开始灿烂起来。
  女主角爱上导演
  19岁那年,正读大二的我像以往那样,素面朝天地漫步在校园里。那天路过食堂时看到一张令人眼花缭乱的海报,有个剧组来校园招聘广告片女主角。这对我没什么吸引力,但同舍好友建议我去试试,还硬拉着我到学校的活动中心应聘。一想反正没事干,看看热闹也行。
  人真多,女孩子们都打扮得时尚迷人。正在队伍里百无聊赖时,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走到我身边,说:“这位同学,你先出来一下。”看我愣愣地望着他,他解释说:“我是这部广告片的导演,想提前给你试镜。”然后,他领着我越过前面的100多人,进了他的工作间。问了我的名字和年龄后,他要我按照自己的理解,表演一下被一个高大帅气男孩深深爱着的深情。
  那时,我还没有体验过爱情。很久后我才知道,他对我稚嫩的表演其实并不满意,之所以决定选择我当女主角,是被我天然去雕饰的装扮给打动了。他要的正是浑身透着清纯的女孩。
  他叫高攀,他周围的人都称呼他为高导,比我大16岁的他很受人欢迎,还是个单身,一直过着自己的快乐生活。他的才华使他走到哪里都被人瞩目,我喜欢看着他在拍摄时一丝不苟对演员讲解的模样。忽地,这个看似有些老态的男人叫我心动了。
  我的心思,也被他锐利的眼睛给看透了。他说:“你是我见到的所有女孩中,最为叫人动心的。”这话将我牢牢地抓住了。不久,我习惯了他不出差时开着自己的车来校园接我。其实我不用他带我去高档的饭店用餐,只需要静静坐在他身边,痴情地看着他就够了。
  高攀说我傻,傻到为了爱情什么都不顾的地步。我笑着说:“谁叫我姓顾呢?”他就用手指轻轻地刮着我的鼻梁,说我是小可爱。我和他相爱的日子就这样荡漾开来,我发觉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美丽,甚至我相信,今后的人生当中,我也不会拥有这么激越美好的时刻。
  这就是恋爱中的女人。
  不婚的男人
  高攀始终不愿走进婚姻的原因,不久也被我知道了。他身边从来不缺乏漂亮的女孩,婚姻对他来说就是羁绊,他曾坦诚地跟我讲,他是个婚姻悲观主义者。他说,生命就是一个突然开始,然后突然结束的过程,他追求的是快乐,至于中间出现什么样的形式,他一点都不在乎。
  看着那些貌美如花的女孩围绕在他身边,我感受到一次次的心痛。一开始他就跟我说了,他给不了我任何结局,如果我对他有感觉,他能带给我的只可能是快乐。那个年纪的我,对爱情的理解和想象还停留在理想状态,所以才能接受他的苛刻条件。他说回到武汉的时候,他第一个找的人必定是我。我愿意相信他这种浪漫而带有欺骗性的承诺,谁叫我那么爱他呢?
  不幸还是很快降临到了我身边。
  2006年深冬,心始终飘荡悬浮着的我落魄地走到了中山公园。天是那么冷,稍微呵一下气就能清晰地看到一团白色的雾气出现在眼前。中山公园的河里都快结冰了,居然还有人在那里泛舟。本来无心去看属于别人的风景,但我还是忍不住瞄了一眼!是他,高攀。他怀里拥着一个和我一样年轻的女子,他的嘴紧紧地贴着她的耳朵,在窃窃私语。
  我没有冲动,转过身悄悄走开了。那时,我和他已有95天没有相见,思念的苦像毒蛇一样使劲地缠绕着我,叫我呼吸急促。为他可以付出全部的我,将整个心都放在他身上,而没想到,他却在和别的女子快活。我没办法接受,第二天给他打了电话,我没讲一句责备的话,只问他在哪里,告诉他,我有多么想他。他还是那种我捉摸不透的语气:“傻姑娘,你一直都在我心里,工作太忙,有空了我一定抽时间看你。”这种雷同的话我听得耳朵都起茧了。
  高攀也说过,他不是那种可以永远为一个女人停留的男人,善意地提醒我不要把时间浪费在他身上。这我怎能做到?不是我不知道他的多情,而是我已经将所有的情都用在了他身上,再也没有力气去爱他人!我忠诚于自己的爱情,只想一辈子都和他厮守在一起,但这是不可能的,这个让我爱,又让我撕心裂肺的男人,我永远都无法把握。他只属于自己,其他人再大的能量都无法将其主宰。
  穿越生死之门
  始终沉浸在这样的伤痛中,我的日子没有一天好过过。
  在武汉以外的城市出差时,高攀偶尔会给我来一个电话,轻描淡写地告诉我他的行踪。每次我都问到他想不想我,哪怕是他撒谎,说疯狂地想我,我都会感到很开心。
  那些痛苦不堪的日子,我是怎么熬过来的,现在已经成了遥远的回忆。我不敢怪他,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有时我想,宁可他是个无比庸常的男人,那样他就不会拥有如今的才华,甚至得依靠我生存,我不需要他出去工作,凭借我的能力,完全可以养活他,而他肯定能听命于我,紧紧围绕在我的身旁。可这只是梦想,永远都不会实现。
  2007年6月28日,我满22岁,也是我大学即将毕业的时候。我给他打电话,希望他能赶回来陪我过在武汉的最后一个生日,那时我已经决定永远离开这里,再也不见他。他不太愿意从上海飞回武汉,我就求他,这是和他相爱的三年里,我第一次开口求他。或许他觉得对我有亏欠吧,于6月28日中午之前赶了回来。在汉口江边的一家西餐厅,我提前预定了一间温馨的包房,要了红酒,和他从中午12点半吃到夜里10点。那10多个小时里,他就呆在我身边,完完全全属于我,这让我非常满足,不由得想,要是他永远这样该多好啊。我有什么办法可以将他留住呢?
  一瞬间,我脑海里蹦出一个计划。
  他和我都醉了,一起搀扶着回到我租住的小屋。我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泪水打湿了我的眼睛,我在想,就这样和他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吧,我可以知足了。他累了,很快睡去。而我毫无睡意,坐起来,轻轻走进厨房,打开煤气,然后关紧门窗。我闻到了刺鼻的煤气味,心中没有害怕。原以为他也会和我一样,昏昏然睡去,可他是敏捷的。
  闻到煤气味的他居然从床上爬了起来,握紧鼻子,吃惊转而愤怒地看着我,他没说话,但那种诘问的眼神我懂。迅速打开窗户后,他从二楼跳了下去。第二天我在医院醒来后,就再也没看到他。据说,他的腿骨折了,我想去探望,但他坚决不见我。听人讲,他说我是个疯子,为了感情可以连命都要舍弃,这让他感到害怕,没想到我会是这种人。我想,他肯定在恨我,或许到现在还是这样。
  可我没恨过他。自从爱上他之后,我就知道他给不了我什么,一直都是我心甘情愿,在所不惜。他单身自由惯了,喜欢周旋在不同的女子之间,以此为乐,我没能力把他拴住。经历过这场生死之变后,我一下子把感情看透了,虽然有过错误的举动,但年轻时的自己就是这个样子,这场爱让我明白了许多真谛,懂得好好活着,明白活出一番滋味比愚蠢地放弃生命更为重要。我再也不会做这种让父母心痛的事了,因为我已经长大。(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

编辑:admin

更多关于高攀;男人;爱情的新闻
请进入“东湖社区”发表评论>> [新用户注意!在东湖社区发表评论必须注册]
已有 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我来评两句
用户名: 支持 中立 反对
今日关注
 
 
 
 
Copyright © 2001-2010 湖北楚天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湖北省委宣传部 湖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人员招聘 - 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采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