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邮件
English
新闻湖北 > 楚天金报23版

行差踏错白领丽人的爱错过花期

发布时间:2009-10-12 05:19
网友评论 点击查看 进入论坛
来源: 荆楚网

  荆楚网消息 (楚天金报) 倾诉人:唐雪冰 女27岁 白领
  记录人:本报记者邓莉
  时间:9月15日
  地点:徐东某西餐厅
  爱情“败犬”
  前不久,我在家里看偶像剧《败犬女王》,看着看着,突然落泪了。作为80后,我一直觉得自己依然青春无敌,尽管曾经历了一场历时1年的短命婚姻。可剧中女主角的故事引起了我的共鸣,我惊觉:我的青春已如小鸟一去不复返。
  5月的一天,去参加一个大学同学的婚礼,看着她一袭白纱,一脸甜蜜地偎依在新郎的身边,我的心里蓦然酸酸的。仪式的最后,新娘扔花球,不偏不倚正巧丢到我怀里,身边的人都起哄了:“雪冰,你可是我们当年的系花,什么时候再请我们吃喜糖?”“雪冰,你的白马王子怎么没来,不如到时候你们到马尔代夫办一场海边婚礼,请我们这些老同学去玩一趟……”
  我的脸一下子红透了,尴尬极了。她们哪里知道,我和宇风只是情人关系,他在香港有老婆孩子。我注定等不到,他为我披上那袭洁白的婚纱!
  美丽的女人大多任性,我也不例外,可我为自己的任性却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18岁那年,我从S市考入武汉一所知名大学,年轻漂亮的我很快成为校园里的风头人物。在我的身边,围绕着不少男生争相献殷勤,可高傲的我一个也瞧不上。是的,那个时候的我真是傻的可笑,对同龄男生不屑一顾,总觉得他们太幼稚。孰不知,自己更不成熟,如飞蛾扑火般卷入一场没有结果的爱情。
  大二的时候,我在学校舞会上认识了一个男人。他叫安,三十出头,穿着洁白的衬衣,笑容干净,浑身洋溢着成熟男人的魅力。安是某电子产品湖北地区的总代理,那次到学校是想冠名赞助一场篮球赛。
  那天,我坐在椅子上,看着他微笑着向我走来,伸出了手,一向矜持的我竟然毫无抗拒之力,陪他滑向舞池。就是那一个微笑,让安印入我的心里。那一年,我还不到19岁。
  飘摇之爱
  至今,我还记得那天舞厅里播着的那曲歌《飘摇》:怕爱了找苦恼,怕不爱睡不着,爱多一秒恨不会少,承诺是煎熬,若不计较就一次痛快燃烧……
  也许,这首歌是那段年少轻狂爱情的注脚,从一开始,这段情就是错。我投入地燃烧,只换回累累伤痕。
  和安相识后,他偶尔会到学校找我,请我吃饭看电影。起初,我以为安肯定是想追求我,我怀着激动的心情等待他向我表白。可安却迟迟不向我说出那三个字,他对我的态度很奇怪,若即若离。这反而更激起了我的好胜心,在我的人生字典里绝不允许出现失败这两个字,既然他不开口,我就逼他表白。
  一天,安打电话约我晚上出去散步,我故意用冷淡的口气说:“今天晚上?恐怕不行,7点钟有人请我去看电影;10点钟有人约我吃烧烤,估计你得排到一周后……”电话那头,安沉默了片刻,突然笑起来:“你真是个傻丫头,你该不会爱上我了吧,想让我吃醋?”
  我玩的小把戏一下子就被拆穿了,我又羞又急,说:“少臭美,追本姑娘的人数都数不清,我会爱上你?”安笑得更开心了:“好,好,好,是我自作多情。看在我们的交情上,给我开次后门,让我插个队,今天提前安排我的约会吧!半小时后,我在你们宿舍楼下等你……”
  安是如此霸道,可我却喜欢。
  那天,安带我到东湖去吹风。坐在湖边,我们一起数着星星,感觉很浪漫,那一刻,我以为安会向我表白。没想到,安却跟我聊起了他的女朋友,得知他有女朋友,我的第一反应是生气,接着就是不甘心。我能感觉到,安是喜欢我的。
  我问安:“你爱她吗?”安叹了一口气:“什么爱不爱的?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明白,爱和婚姻是两码事,我和她在一起5年了,她很安静,安静得让我有时都忘记了她的存在。不过,所有的人都说,她是最适合做妻子的人选,温柔贤淑,知书达理……”
  我的心里很痛,脸上却挤出笑,言不由衷地说:“那好啊,恭喜你找到一个好妻子……”不等我说完,他突然用嘴堵住了我,炙热的吻让我喘不过气,我想推开他,手却不听大脑的使唤。安紧紧地拥住我,哭了:“雪冰,为什么你这么小,为什么我不早遇见你。我不想骗你,可是我也骗不了自己,我喜欢你……”
  明知前面是万丈悬崖,可我还是停不下脚步。和安在一起的感觉很快乐,虽然那是我从另一个女人那儿偷来的快乐,可我舍不得放手。安很尊重我,他从没向我提出过非分的要求,我们在一起只是单纯的聊天谈心。
  半年后,安要结婚了。在他举行婚礼的前一晚,我喝了很多酒,任性地不停给他打着电话,哭着说些胡话。安赶过来了,那晚,我主动把自己交给了他,那是我的第一次,第一次我们完完全全拥有了彼此。
  我的内心充满了绝望,我知道,这是我们第一次在一起,也是最后一次,以前他毕竟是单身,从今以后,他将是另一个女人法定意义上的丈夫。我没有做“小三”的勇气,心里满是生离死别的痛,这段爱我未曾拥有就要永远失去了……
  酒醒之后,我强忍着内心的痛苦,佯装豁达地对他说:“你放心去结你的婚吧,我不会让你负责任的。我们毕竟相爱过一场,我只是想留下一个永恒的回忆罢了。”安结婚了,我表面平静,开始投入一场又一场新的恋爱中,只是,我觉得自己已经失去爱的能力了。
  无望的爱
  安婚后过得很幸福,妻子给他生了个漂亮的女儿,而我的生活却是一团混乱。我和安还见过几次面,只是单纯的朋友间的聊天。他劝我找一个年龄相当的男孩子,好好谈一次恋爱。我的脸上挂着笑,开玩笑地说,“我对年轻男孩不感兴趣。”我的心里默默流泪,因为我的心里依然有他。
  大四那年,安帮我介绍了一个男朋友路,路比我大8岁,是做软件开发的,还算事业有成。路对我一见钟情,疯狂地追求我,最终我被他的痴情打动了。
  大学毕业后,在安的帮忙下,我顺利进入一家港资企业,成了白领丽人。不久,路向我求婚,我答应了,我想,既然不能嫁给我所爱的人,那么就嫁一个最爱我的人。原本,我想好好开始新生活,可草率的婚姻又给了我迎头一击。
  婚后,我发现跟婆婆完全无法和睦相处,她脾气古怪,不愿跟我有任何沟通。每次受了委屈,我向路吐苦水,孝顺的他从不问是非曲直,绝对站在婆婆那一边。我的个性也倔强,无数次争吵过后,我坚决跟路离婚了。此时,距我们结婚才刚刚1年。
  在我感情最失意的时候,我遇上了宇风。他是公司里新调来的主管,香港人。宇风长得不帅,但颇有幽默感,笑容亲切,他对我很好。女人在痛苦的时候都是脆弱的,在长期接触中,我开始依恋上了宇风,成了宇风的情人。
  我知道宇风在香港有老婆孩子,他的钱包里放着和妻儿的合影,一派温馨甜蜜的模样。我曾经试探着问他,有没有想过我们的将来?他笑咪咪地亲了我一下,说:“亲爱的,想那么多干吗?女人不能多操心,要不然就会老的,你这么漂亮,我都不敢想象你老了的样子。我们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我一年只能见老婆几次,你却天天和我在一起,别那么贪心嘛!再说了,如果将来你遇到一个比我更好的男人,你可以嫁给他呀,我会祝福你的!”
  宇风的回答彻底断了我心中的念想,我知道,他不可能给我承诺。虽然平时,他陪我出席朋友聚会,大家都以为我钓了个“金龟婿”,其实,他们哪知我内心的苦呢?
  每个月,宇风都会回香港一趟。他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可他回到我身边,我也有一种患得患失的忧虑,不知哪一天他就会离开我。这段无望的爱折磨得我快要发疯了!
  (口述实录文中人物为化名)

编辑:admin

更多关于女人;婚礼;婚姻的新闻
请进入“东湖社区”发表评论>> [新用户注意!在东湖社区发表评论必须注册]
已有 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我来评两句
用户名: 支持 中立 反对
今日关注
 
 
 
 
Copyright © 2001-2010 湖北楚天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湖北省委宣传部 湖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人员招聘 - 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采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