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邮件
English
新闻湖北 > 楚天金报23版
偷窥风云

偷窥风云 一次放纵成为一生的负担

发布时间:2009-10-19 06:11
网友评论 点击查看 进入论坛
来源: 荆楚网

  荆楚网消息 (楚天金报) 倾诉人:鲁璘 女 45岁个体业主
  记录人:本报记者 周新
  时 间:9月27日 下午2时30分
  地 点:武昌一咖啡屋
  鲁璘从街对面走过来,一眼就认出了我,说:“我曾在武汉电视台播的一个短片中看到过你,对你很熟悉。”握手之后,她怅然若失地说了句:“我现在整天都生活在不安全的环境里。”我问她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她恳请我耐心地听下去,“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向媒体求助的。”
  鸡肋婚姻转寻刺激
  年纪太轻时选择婚姻,完全没经验,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是适合自己的。可一旦走进了围城,再想从中走出来,不是一件容易事。
  我上过大学,毕业后遵从家人的安排,去了政府机关工作。那个年代,还没有公务员一说,福利待遇也没有现在好,煎熬着干了将近10年,我辞职出来自己做生意。那是1998年的事。说起来有些悲哀,当初看上老公,只是觉得他老实厚道,可过日子光有这个是不够的。他能力不是一般的欠缺,交给他的事,他不能出色圆满地完成,这样他很快就在单位混不下去了,只好回到家里呆着。没有我,他几乎什么事都做不了。
  2000年,我得了一场大病,卧床半年多。那段时间,他给我的照顾少得可怜,这不由得让我怀疑起婚姻的意义,难道这辈子就这样和他过下去?对他,我真的爱不起来,但我也知道,要是真的和他划清了界限,怎么生存下去,会成为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所以,我一直下不了这个决心。
  第二年,我到广州去进货时呆了几天,认识了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男人。他叫郭天鹏,是经销商。他对我有感觉,明确地表示想与我进一步发展。对此我是反感的,我说得斩钉截铁:“我不可能做背叛自己老公的事,尽管我不爱他。”郭天鹏没一丝一毫的勉强。他离开后,我辗转反侧,怎么都无法入睡。是的,我不爱自己的老公,可我为何不敢接受外面的感情呢?
  想了许久,最终我冲破了理智的堤岸,主动给郭天鹏打电话了。虽然我说得很含蓄,可聪明的他还是领会了我的意思。不一会儿,他再次来到我的房间。就这样,我们在一起了。这是我活到现在,做的唯一一件错误的事。蹊跷的是,不久我发现自己怀孕了,其实当时我们采取了安全措施。连我都没谱,这孩子到底是不是他的。
  之前我有女儿,不可能把这个孩子留下,但那时我有一种妇科病,医生说如果把孩子生下来,病就会自然痊愈。老公对此没有任何怀疑,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肚子一天天大了。当年我也没什么特别的心态,只觉得自己经济条件还可以,多一个孩子不会给我增加什么负担,既然他是上天恩赐给我的,那我就好好迎接他的到来。
  他不承认这个孩子
  我将这一消息告诉郭天鹏,他的反应在我的意料之中,首先他不承认事情会那么凑巧,这个孩子一定就是他的。其次,他说自己有儿子,完全没必要再添一个。
  真的,我一点都不怪他,换作是我,突然冒出这样一件事,也是不愿意承担责任的。我和他的那一个晚上,完全与感情扯不上边,当时我太郁闷了,只是想发泄一下罢了。决定要这个孩子,与他无关,我压根儿就没想过要他来负责。所以,我不会给他带去一丁点麻烦。
  鲁璘用双手盖住自己的脸,长叹一口气。
  我的第二个孩子是个儿子,他出生后,不知何故,郭天鹏特意来武汉偷偷地看了一次。其实我都不敢确定,孩子与他一定就有血缘关系,我和他,是谈不上有什么爱情的,但儿子成了我和他联系的纽带。这一回,他给了我5000元。郭天鹏从未说过儿子就是他的,但看得出,他有意想承担一点责任。
  但那时,他对儿子还没有建立起感情。我也不需要他的任何援助。儿子满一岁后,他再次到武汉见了我们。这回他态度大变,因为他发现,儿子长得的确很像他。他又拿出5000元交到我手上,但还是没有承认儿子是他的。
  对我来说,罪孽感却越来越深重。老公、女儿、儿子和我,这个四口之家看起来幸福无比,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隐藏在心底那个天大的秘密,所有的东西都由我来承受,已让我心力交瘁。我是对不起老公的,尽管他不知道真相,但我逃脱不了遭受良心的谴责。
  2004年,实在背负不了这么多思想负担的我跟老公提出离婚,他同意了,我将房子和数十万存款全都留给了他,自己带着两个孩子净身出户。对我来说,这是最好的解脱。
  压抑在心中的愧疚释放出来后,我将绝大部分精力放在生意上,很快买了一套130多平方米的房子。生活上的改变,我断断续续告诉了郭天鹏,他未发表任何意见。2006年我装修房子时,他拿出4万元交给我,虽然没说这钱给谁,但我猜得到,他是希望我能藉此把生活质量提高一点。
  我很想说,他用不着为我操这份心,这条路是我自己选择的,和他没有一点干系,用不着他为我承担什么。他就说我太要强了。这么多年来,我从未想过依赖他,我是一个独立的人,人格上和他平等,犯不着向他伸手。尽管他早已经是个千万富翁。
  被偷窥的生活
  2007年,我在店子里装了宽带,并且用上了电脑。平时,我会将客户资料都放在文档里,但很突然地,到2008年春节后,生意一落千丈,以前关系非常铁的客户都不再和我联系了。我不知所措,花了很长时间都搞不清楚问题出在哪里。
  后来有朋友提醒我,是不是竞争对手把我的客户资料偷走了。顿时,我感觉不妙,因为一年来我和隔壁的生意伙伴都是共一条网线,并且她经常到我店子的电脑上玩游戏。要是她做一点手脚,我怎么能觉察得到呢?
  于是,我请专业的人帮我检查了一遍,的确,我的电脑被人共享了!更为气人的是,我店里竟然被安装了针孔摄像头,除了隔壁的生意伙伴,还有谁会这样做呢?可以想象,我和她之间爆发了一场持久、激烈的“战争”。当然,她矢口否认那是她干的,我也没那么好惹,跟她打了几架,虽然我没赢,可她也没占到什么便宜!有一回,她叫嚣着对我吼起来:“你莫狠,非要搞死你不可,到时你还不知道么样死的!”
  我不是没见过风雨的人,这个她吓唬不了我!但现在,我真的怕了。
  通过针孔摄像头,她几乎监视了我在店里的一举一动,对我的秘密很快就了如指掌。为了儿子的成长,我经常在店里给郭天鹏打电话,一起讨论儿子的教育问题。在不设防的情况下,我肯定把自己心中最大的秘密说了出来。而哪里料到,这全都被隔壁的生意伙伴给掌握了。她已经知道,我儿子的爸爸(姑且这么认为吧)是个身家几千万的成功商人,只要她稍微动一点歪心思,说不定真可以从郭天鹏那里发一笔大财。这几年来,他对儿子的关心越来越多,嘴上没承认,但我知道,他在心里已经完全接纳这个孩子了。
  我和他从未对外人提及这件事,这是我和他之间的秘密,他有幸福完美的家庭,绝对不愿意节外生枝,但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他还是愿意为儿子创造好的成长环境。可如今,多了一个别有用心的人掌握了这个秘密,那就存在着非常大的隐患,只要她耍一点手腕,我和郭天鹏的日子就不安宁了。她已经知道郭天鹏是做哪个行业的生意,甚至通过偷听和监视知道了他的家庭住址,对于他这条大鱼,她怎么会轻易放过呢?
  不是我在这里胡思乱想,而是我已经碰到几次惊心动魄的事情。前不久的一个晚上,我下楼去买东西,突然冲出一辆车子向我撞过来,幸亏我警惕性高,迅速躲开了。可刚走到一个路口,竟然又有一辆车子向我驶过来,速度奇快。算是我命大,躲在一棵树后逃过一劫。再就是,我几次外出都有人跟踪我。这搞得我非常紧张,因为每次外出碰到的都是熟悉、让我感到狰狞的面孔。
  我有一种预感,她马上要实施自己不可告人的计划了。这让我惶惶不可终日,就打电话跟郭天鹏说起此事,提醒他小心一点。这着实把他吓了一跳,完全没想到冒出这等事来。可不安全的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容不得我做好准备去面对,它就有可能伤及我最亲密的人。天哪,这是孽缘后我必须遭受的惩罚吗?
  (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

编辑:admin

更多关于儿子;孩子;生意伙伴的新闻
请进入“东湖社区”发表评论>> [新用户注意!在东湖社区发表评论必须注册]
已有 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我来评两句
用户名: 支持 中立 反对
今日关注
 
 
 
 
Copyright © 2001-2010 湖北楚天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湖北省委宣传部 湖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人员招聘 - 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采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