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金曲全通
新闻频道 > 滚动播报

高薪请不到月嫂,江城10名雇主“抢”1名家政工

发布时间:2018-02-06 07:00:14来源:楚天都市报

楚天都市报讯 图为:年末,家政公司急招保姆 东方IC图

策划:陈凌墨 采写:楚天都市报记者周萍英刘利鹏陈倩

春节的脚步越来越近了,还有一个多星期便迎来中国人一年中最重要的团圆节日。春节来临,带来的不仅是喜悦,也给不少城里人带来幸福的烦恼。重金难请保姆,不少市民在过节前发出这样的感叹。武汉炎黄家政公司总经理李向歌说,该公司常年有10000余名家政服务人员服务市民需要,但春节前的“家政荒”让他们难以满足有雇佣需要的市民,“目前雇主和家政工的需求比是10比1。”武汉市家庭服务业协会常务副会长李书林说,初步估算,春节期间,整个武汉市家政用工缺口达6万人以上。

家政工要回家过年工资翻倍留不住人

最近连续几个周末,家住武昌徐东中力名居的邓女士比往常的周末更忙碌。在送完10岁的大宝上培优班后,她马不停蹄地又开车带着不到3岁的二宝和保姆在附近的家政中心、中介点转悠。

从徐东群星城到中北路,“以往感觉很多中介点,真到需要时怎么又没几家。”在几家机构转了半天,邓女士越来越焦躁,几乎所有中介都称已经没有人可以介绍,连锁家政公司也称要优先老会员,除非老会员临时不要了邓女士可以“捡漏”。一旁抱着孩子紧紧跟随的保姆赵女士忙不迭地说抱歉。

据邓女士介绍,现在的保姆赵女士在他们家已经待了两年,平时带孩子还比较细心,饭菜也做得不错,最主要的是孩子都习惯她带了。孩子的爷爷奶奶在甘肃,年龄较大,身体也不好,今年打算把两老接到武汉过年。一周前,保姆跟她提出要回家过年,她提出工资翻倍、不用做饭只带孩子等条件,保姆还是坚持要回家。她在网上发信息招保姆,也托熟人介绍,一直到昨天都没有人和她联系。

而保姆赵女士也有苦衷。她向楚天都市报记者诉苦,雇主邓女士人不错,但是自己的儿媳妇也怀了孕,不回去儿子媳妇肯定有意见,不能说给别人带孩子,自己家的孙子却不管。“我也想过完年再回去,媳妇生孩子还早,但是儿子和老伴非要我早点回家团圆。钱是赚不完的,没这几千元钱照样也能过日子。”

像邓女士家里这样的情况在武汉并不少见,记者在58同城、得意生活等网站发现,随着春节即将到来,发布雇请保姆的信息越来越多,与平时都有中介机构回帖宣传不同,这段时间帖子后面几乎是零回复,要么就是嫌开价太低。

“月薪1800元寻送小孩上培训班保姆。”循着网络上一条发帖信息,楚天都市报记者找到发帖人,家住华中科技大学附近的刘女士。她告诉记者,小孩今年上四年级,现在已经放寒假。平时上学放学她还可以克服困难自己接送,有时让孩子班上相熟的家长帮忙接送,但是寒假的培训班上课时间在下午2:30-7:30,她实在脱不开身,于是想到发帖找一个人帮忙接送。“最好是住在附近的大学生,便于和孩子沟通,还能够帮忙辅导孩子。”刘女士说,谈了几个人都没有成功,“有的说算上坐公交的时间,工作时间太长工资低了。也有的说只能做到过小年,而伢的培优一直要上到腊月二十八。”

二孩家庭越来越多 让家政工更加紧俏

“去年春节的时候好不容易有人愿意临时顶几天,800元钱一天,结果别人只干了一天就不愿意再干了。”善缘母婴护理中心高级育婴师何银秀已从事月嫂工作7年,对于年底用工短缺她深有体会,她所在的公司60多个月嫂春节档期全满,还有很多市民排队等着请月嫂。

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何银秀的时候,她正在后湖中心医院照顾才生产三天的施女士和她的宝宝。而她两天前还在武昌的一家医院照顾另外一对母子,来不及休息,何银秀回家洗漱了一下就提起行李赶过来了。

跨越春节,价格是否上涨?对此,何银秀坦言这一单是正常收费,一个月到手七八千元,有些雇主过年时会包个一两千元的红包。“我们是正规公司,不会存在临时上涨的情况。谁上班谁回老家都提前安排好,遇到身体不舒服或有事可以请假,可以让同等级别的同事顶班。”而这,也是何银秀从以前的单干选择进入家政公司的原因。

今年42岁的何银秀是武汉本地人,外表时尚干练,选择这一行曾经让周围的人甚至老公很不理解。她解释说,那个时候她刚从国企下岗,到处找事工资又不高,有个朋友的女儿坐月子,花五千元月薪请了个月嫂。她看到月嫂工资高,加之自己也喜欢宝宝,就参加培训拿到了育婴员证,开始从事这一职业。如今,她在月嫂圈里小有名气,通过省总工会培训也从普通的育婴员成为高级育婴师,很多月嫂公司抢着要她去做主管。“二孩越来越多,我们也明显感觉到家政工越来越紧俏。”和何银秀有同样感受的,还有武汉喜月满满月子中心负责人李露。她介绍,“二孩”政策让家政市场尤其是育婴员更加供不应求,春节这一现象更加突出了。

春节前后保姆荒 用工缺口达6万人

相对于照顾宝宝的育婴员,照顾年迈老人的护理工更难请。

家住沌口江汉大学附近某小区的李爹爹,因为中风行动不便,一两个月内已经换了三个保姆,仍然没有找到合适的。本来想再接着换,可眼下马上春节,不说换就是留下现在的保姆都不容易。

据负责给李爹爹介绍保姆的子萱家政的李经理说,李爹爹身高1.82米,还要用呼吸机、健步器,一般人都伺候不动他,同时李爹爹又比较挑剔,要50岁以下的女保姆,搞得他很为难。“老保姆要回家,新保姆又找不到,只能将就着,我们打算跟他沟通换男保姆。眼下解决春节期间问题最要紧,我们给现在的保姆做了很久的工作,答应包2000元钱的红包才勉强同意。”

和李爹爹相比,家住武昌和平大道电力新村社区的盛汉清婆婆就没这么幸运了。盛婆婆今年92岁,患老年痴呆症。她雇请的家政工姜茶香今年47岁,到武汉也才1年多。因为唯一的儿子在武汉城市职业学院上学,她也到武汉打工。

“过年就是给我再多的钱我也要回家。回去至少待一周吧,初五六再来。我弟弟一家从北京回来,好不容易回家过个年,我肯定要回去不是?”姜茶香说,老太太子女多,大家轮流照顾应该不成问题。

对此,武汉炎黄家政公司总经理李向歌认为,“保姆要回家过年,这样的情况很普遍,将心比心,一年到头,保姆也想和家人团聚几天。”她说,自己的公司常年有10000余名家政服务人员,他们大多从武汉周边地市过来,其中60后、70后占多数,学历层次并不算太高,家里基本上都有老人、孩子、配偶,过年是他们与亲人团圆的最好时间。因此一到年底,家政工就进入了短缺期,“目前雇主和家政工的需求比是10比1。”“这个时段,老客户的需求都难以满足,对于新客户就只能说声抱歉了。”武汉小阿姨家政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李书林说。由于兼任了武汉市家庭服务业协会常务副会长的职务,他对全武汉市的情况更熟悉,武汉常年有20余万家政工活跃在家庭服务业,他估算,“到了年底,用工刚性需求缺口有6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