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金曲全通
新闻频道 > 滚动播报

仙桃高三女生参加天价课外补习 10万元辅导费换来成绩下滑140分

发布时间:2018-02-28 07:41:22来源:楚天都市报

图为:成绩下滑的晓琴现在压力颇大

图为:晓琴父母与信诺教育签的培训协议

楚天都市报记者陈俊高伟

2月26日凌晨,仙桃市一间40平方米的陪读出租屋里,仙桃中学17岁的高三女生晓琴(化名)趴在厚厚的学习资料堆中,眼里满是疲惫。此时,距高考只有3个多月,她的成绩却下滑严重,父母的心焦和自身的压力让她常常失眠。

妈妈范女士在一旁陪着晓琴,眉头紧蹙。去年10月,她拿出共计13万元的辅导费和服务费,让女儿脱离课堂到当地一家名为“信诺教育”的机构进行全托辅导,对方口头承诺分数能达510分,可以上一本。可现在,晓琴的成绩从430多分降至289分,钱打了水漂,浪费的时间又不知该如何补回。

天价补习到底发生了什么?信诺教育的运作是怎样的?楚天都市报记者赶赴仙桃进行详细调查。

高三女生成绩不佳 家长受到电话轰炸

范女士夫妇是仙桃的工薪族,独女晓琴是他们的心头肉。让女儿今年考上一所好大学,是夫妻俩最大的心愿。

晓琴在仙桃中学读书,成绩中等偏下,去年9月的调考只考了430多分,范女士为此忧心忡忡。也就是从那时起,她不断接到信诺教育打来的推销电话,对方不断劝说她对女儿进行课外辅导培训,说这样才能迅速提高成绩,他们还能准确说出晓琴的班级、成绩等信息。

一开始,范女士十分反感,对这些校外机构并不信任。但面对铺天盖地的广告和不断打来的营销电话,她慢慢有些心动了。信诺教育的人在电话中一再表示,该机构总部在武汉光谷国际广场4楼,实行的是一对一式辅导,根据孩子的短板进行针对性提高,能确保孩子高考510分以上。

去年9月底,范女士和家人走进了信诺教育设在仙桃一家酒店3楼的办公地点,一位叫曹成的“校长”热情接待了他们。在带他们参观了装修漂亮的“课堂”后,曹成拿出很多资料证明信诺教育的实力,并信誓旦旦承诺,晓琴学完一定课时后,可以保证各阶段的考试分数提高多少,最终实现高考达到510分以上。

望女成凤的范女士相信了,决定让晓琴来信诺教育实行全托式课外补习。

借钱凑10万元交辅导费 培训机构承诺高考510分

根据信诺教育提供的学习方案,范女士选择了500个课时以上的模式,宣传册称其是由校长亲自参与管理的,收费高达10.36万元。为了女儿,夫妻俩决定咬牙接受,范女士找娘家借了5万元,加上自己的积蓄,勉强凑够学费交给信诺教育。

此外,曹成还介绍了一位自主招生方面的“专家”过来,劝说范女士在对女儿进行培训的同时,办一个自主招生的手续,这样双管齐下,在提高分数的同时争取一个自主招生名额。范女士同意了,于是又交了2.68万元自主招生服务费。这样,为了女儿的高考,她一次拿出了13.04万元,这笔钱超过夫妻俩一年的薪水。

范女士提供的录音显示,曹成承诺分三个阶段提高晓琴的成绩。第一阶段是450分(第一个月),第二阶段是480分(第二个月),第三阶段达到510分(高三上学期期末考试),并保证把孩子的强项成绩提高10至20分,弱项补起来,到时考一本没有问题。

去年10月,在征得学校同意后,晓琴离开课堂,进入信诺教育开始接受一对一的个性辅导培训。去之前她很犹豫,对爸妈拿出这么多钱她很心疼,而且全班就她一个人参加这样的全托补习,也怕同学们议论。但是,她在课堂上也确实跟不上进度了,对信诺教育承诺的迅速提高成绩,又抱有一份期待。

辅导老师常来聊八卦 员工高喊“冲刺200万”

“刚进信诺的时候,我是想好好学的,也蛮有信心。”回忆起4个月的补习经历,晓琴说。

晓琴介绍,信诺教育给她安排的“金牌班主任”是曾某,一个十分亲切的女老师。按计划,曾老师负责晓琴日常课程安排和学习进度跟踪,并对她的心理和学习方法进行指导。每天早上7时前,她会赶到信诺教育的“教室”,这时老师还没来,她一个人先自习。语文和英语是她的强项,数学和物理基础十分薄弱,所以信诺安排的课程表里理科多一些。头一个月,每天都会有各科老师轮流来对她进行辅导上课,主要内容就是划重点、做试题,老师在一旁进行指导,有时不懂了晓琴就会提问。“但我感觉老师们对我要求不太严,尤其是难题,总是说要我跳过先做简单的。有时我做错了,也没给我讲解。”离开了集体课堂的学习环境,老师不可能时刻在一旁监督指导,独自做题的晓琴逐渐感到落寞,她说自己有时也不会那么自觉“用功”。

不过晓琴说,她与老师们的关系都处得不错,平时也会有说有笑。在她印象中,信诺教育早上都会把员工集合在前厅,晓琴多次听到他们在喊口号“冲刺200万”,她猜测这是其经营业绩目标。物理老师是个中年男子,指导之余常问她学校里班级里的好玩事和八卦,每次晓琴就会尴尬地一笑带过。

晓琴说,她原来的英语成绩保持在110分以上,可在信诺教育,却很少有老师督促她背单词。时间长了她自己也就偷懒了,一个人在“教室”里随便做做试卷打发时间,时间便这样很快过去。

学生成绩一落千丈 “校长”竟称自己已离职

就在范女士对晓琴的学习充满期待时,月考的分数却给她泼了冷水。

去年11月10日,晓琴培训一个月后返校参加月考,结果成绩只有389分,比之前信诺保证的分数差了60多分,也比参加辅导前下滑了40多分。“孩子的底子太薄,这个阶段还在打基础,而且从排名来看她比之前上升了十几位,我认为她在进步。”2月26日,信诺教育的曾老师在接受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时称,学习首先还是主观上的刻苦努力,再加以老师的讲解辅导,态度端正与否也很关键。她还说,没有任何老师能保证教了就能让学生提高成绩,但只要按照信诺提供的计划认真执行,成绩一定会起来。

可到了去年12月9日第二次月考,晓琴的分数依然没起色,只有387分,离曹成保证的分数差距已近100分。这下范女士开始越来越焦虑,“我经常抽出时间去信诺教育看女儿,结果发现大部分时间晓琴都是一个人在屋里,既没有老师上课,也没有人陪护,这与我们想象的一对一个性辅导完全不一样。每次问曹校长或曾老师,答复都是老师请假了,已安排了学习计划。”

今年2月2日第三次月考,晓琴的成绩出现惊人的滑坡,只考了289分,从范女士提供的排名表来看,是全年级倒数第二。范女士夫妇情绪几乎崩溃,他们找到曹成和曾老师讨说法、要求退款,可对方要么避而不见,要么找各种理由推托。到了2月上旬,曹成竟然称自己离职了,现在仙桃信诺教育没有具体负责人。

现在,晓琴回到了仙桃中学继续学习,而信诺教育对范女士始终没有任何回复。不久前,心理压力过大的晓琴还患上了焦虑症,看了医生后,这几天的情绪才逐步恢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