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 > 文化

“青年”冯骥才: 文学和文化保护是我当下重心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6日09:38 来源: 羊城晚报

邓勃 摄 演讲后,冯骥才为小读者签名

1.92米的身高、挺拔的背脊、睿智的眼神……4月13日下午,当年逾古稀的冯骥才步履矫健地走进黄埔书院会议厅时,会场掌声雷动——

从业余走向专业

“大冯”一开始不是个作家。冯骥才在演讲时常常叫自己“大冯”。冯骥才生于1942年,年轻时曾在天津篮球队当过两年的中锋,后来因伤离队去了画画,画画之余冯骥才也会写散文,但小说创作是上世纪70年代才开始的。“我挺怀念那个时候的写作,那个时候有一种感情,有一种感受,就希望把它写下来,甚至拿到报纸上发表,报纸虽然发表不少,但我还不是专业的作家。”冯骥才透露,自己真正走上文坛还是因为改革开放,“1978、1979两年我大量地写作,写了70万字,一直把身体写垮。”

随着作品不断涌现,冯骥才在读者的精神世界上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我们家楼下墙上挂了一个信箱,原来是小信箱,后来换成大信箱,每天邮递员喊我名字,一开信箱,里面的信是像水一样丢下来,而且那些读者真的跟你说他内心的东西。”

其中让冯骥才印象深刻的是一封无字之信。“我记得那一封信,信打开以后一个字都没有。后来我发现纸有一点凹凸,仔细一看原来是水滴干了的痕迹,我知道那是干了的眼泪。眼泪是有黏度的,因为信压在一起压久了,揭信纸的时候有轻微沙沙的声音,这种声音我至今难以忘记。”冯骥才说,“经历过这样一段时期,我不知不觉走进文坛,我知道什么东西在别人眼里最有分量,我明白作家需要发出什么样的声音。”

从书桌跑到田野

上世纪90年代,改革开放进一步加速。“在转变期间,人们都关注城市要大变样了,却没有意识到我们的文化也在大量流失。”为了抢救文化,冯骥才放下手中的笔,走到田野中去。

然而出于对写作的热爱,冯骥才虽然手中无笔,但脑中有笔。“做文化抢救,我很多时间要在公路上跑,每次5-7个小时,这个时候我会跟司机说,咱们不说话了,我困了,要休息,实际上我没有困,我是把我脑袋里面的小说开始掏出来写了。”冯骥才透露,此次获奖作品《单筒望远镜》的细节也是这样在脑海里写就的。

写作、文化抢救两肩扛

迈入70岁后,冯骥才抢救文化的步伐没有停歇,但田野是跑不动了。“在书房的时间多了,小说不唤自来,小说就是这样,你意识到了一些东西,你不见得写它,但它存在着、等待着。”2018年,冯骥才连续推出《漩涡里》和《单筒望远镜》两部大作,在文坛重新活跃起来。

在他奔忙的事业中,什么让他最为看重呢?冯骥才回忆,2007年在《艺术人生》节目上,他给自己列出了四驾马车并排序,分别是:写作、文化遗产保护、绘画、教育。时过境迁,四驾马车也发生变化。“如今写作和文化遗产保护对我同样重要,无法分出高下,第三驾是教育,我想培养有责任感、有时代担当、有思想和文化视野的年轻人,最后才是绘画。”(李焕坤)

文化 写作 东西 冯骥才 文坛 【纠错】编辑:admin
福彩广告

Copyright © 2001-2018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