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交通违章权威查询
北京频现黑衣人扣车 记者采访被怒斥:要找死吗?
发布时间:2016-08-25 16:41:21来源:央广网进入电子报

央广网北京8月25日消息 近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交通广播FM99.6《一呼百应帮帮忙》热线,接到多名北京市民爆料,在朝阳区十八里店乡,盘踞着多辆无牌车,一旦有货车通过,二十多名身穿黑色制服,手持棍棒的不明人员就会上前盘查拦截,一旦发现拉的是建筑材料,就会扣车、罚款。那么,热线所反映的情况是否属实?这些身着黑衣的不明人员又是谁呢?

司机:“半个月了一直就在环岛那里查车,我们也搞不清楚他们查车的主要原因,最近手里一直都拿着锆棒、铁棍、有的时候拿胶棒,车多的时候伸手就拦”

村民:“我们家被查着三次了,罚了几千块钱,我们手续齐全,货车为什么不让拉货?有一次我看到一个开货车的小伙子不给他们钥匙,被拽出来打一顿”

司机:“前三四天撕拽起来了,有群众报了110,110说都到派出所了解情况,他们就没放(人),都没给派所面子,最后强行把这个人带走了”

保安持械执法

提起十八里店地区的这群黑衣人,附近的商户和过路司机都提心吊胆。

8月19日,中国交通广播FM99.6记者在通往老君堂村的环岛路口看到,几辆无牌车正在巡逻,其中三辆五菱宏光,车顶装有警灯与警报器,车身印着综合监察字样,拉开车门下来20多名穿黑色制服的保安站在路两旁,对来往车辆进行盘查,发现拉的是建材,就将司机拽下车,稍有不从就会被更多保安上前围住、推搡。

黑衣人检查来往车辆

弃车的司机

8月21日下午4点,中国交通广播记者在十八里店南站附近拍摄到了这样一幕:

一名金杯车司机被拦下,司机据理力争、拒绝黑衣人扣车,随后一辆无牌面包车闪着警笛开来,下来9名男子,持械将金杯司机围住,其中一人对其推搡。整个过程,没有证件,没有告知,司机见对方人多势众,只得任其连车、带货,开走了。

帮帮忙记者在十八里店调查了解的3天里,只要无牌车+黑衣人出现,类似的场景就会上演。通过追踪,这些人员来自“十八里店地区城市综合管理监察大队”,被查者只有想尽办法,交上一定的“罚款”之后,才能将车领走。

司机:“他抓住你后,让你停下你就停下,然后把你带到停车场,然后感觉你这司机还行挺配合的,可能是500以上少罚点儿,如果当时给你摆手你没停,那样的3000-5000,一个星期后才能处理。”

司机:“乡里成立综合治理,十八里店违建比较猖獗为由,建材不得进入十八里店地区,有人以这个为名在道路上暴力劫车,拿着锆把,拿着钢管站在马路上,跟土匪路霸一样的。”

多名司机表示,车被扣之后,多被转移到十八里店村“拆迁腾退指挥部”对面的公交场站内,而最后均被要求来到“十八里店地区城市综合管理监察大队处理”

8月19日至22日,中国交通记者数次来到十八里店地区城市综合管理监察大队内,看到里面有十多人在撸串、放焰火,而外面则是焦急等待的被扣车司机。值班保安员将他们拒之门外,让其三天后来处理。

大院无牌车不止四辆

记者在这个院看到三辆五菱宏光、金杯执法车均为无牌车,另一辆金杯后备箱装着的铁棍,锤头,胶棒与劫车时保安员所持物品相吻合,还有一辆遮挡号牌的福田汽车停在院内。一辆正从外边赶来的皮卡,也没有牌照。身旁一个小伙子告诉记者,他只是开车经过十八里店,准备将货物送往丰台区某地,但是被这些保安拦截,感觉莫名其妙。

记者在十八里店拆控违院内发现黑衣保安所持器具

由于保安阻挡,主动送钱上门的司机因为进不了门,或时辰未到也无法要回车。

原来,这三天的时间,找到合适的中间人,交付一定的罚款,才能将车领回,这才是吃闭门羹的门道。

8月20日下午,在十八里店“拆迁腾退指挥部”对面的公交场站内大门紧闭,这里停放着十来辆被扣留的货车和金杯等车辆。

提车场密密麻麻的车辆记录.

中国交通广播记者:“像他们这种提这车得交多少钱?”

看车人:“一千左右、两千、三千不一定,五千六千的。”

中国交通广播记者:“一天得多少辆车啊?”

看车人:“你别问这个,别打听这么多事儿!”

记者在停车场值班室看到,一名车主首先将事先买好的一包烟交给看车人,看成人收下后,用交钱后的纸条换回了车钥匙。值班室内的一个厚厚的本子上,密密麻麻记录着各种车辆相关信息。

在停车场铁门外,另一路记者看到,一名捞车的司机正在给一名为监察队上供的中间人交钱,现金600块。中间人拿到钱后,骑着电动车离开。

记者目击被扣车司机与中间人交易

在朝阳区十八里店儿,想不被罚也是有方法的,有车主反映,乡里有地方能办一种通行证,查到车辆就会放行。

十八里店通行证

司机:“办证花完钱了,他一看有这个证,说明你办过这个证花过钱了,他给你放了”

中国交通广播记者:“什么证?”

司机:“就随便他用复印纸打的证,盖个章,签个字,签个名,就这么多。

中国交通广播记者:“谁发这个证”

司机:“十八里店乡综合治理办公室吧?现在改证了吗不是?”

中国交通广播记者:“现在改证什么了?”

司机:“以前办的和这个不一样,当时换那个版花了三百块钱”

中国交通广播记者:“多久换一次?”

司机:“半个月”

中国交通广播记者:“就是你每半个月就要去换一次?”

司机:“对”

司机:“到十八里店就跟到XX(某国家)似的,到XX得办护照,到十八里店得办我的证,哪有这一说啊?”

通行证的落款单位为,华信家管(北京)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法人为:刘亚飞。

在接受采访时,司机均表示,十八里店乡的特勤上路扣车与十八里店乡政府打击违建有关。

记者在挂牌为“监察大队”的大院内,见到了一张《严厉打击违法建设公告》,上面写明,在十八里店乡域内,任何单位和个人,不能未批先建。“建设材料销售单位和个人,不得向违法建设工地提供和运输任何建筑材料,混凝土生产企业不得向违法建设工地销售、运输混凝土。如有违反,一经发现,坚决予以暂扣处罚。”

那么,这些黑衣人到底是哪个单位的?是城管吗?昨天记者来到十八里店城管登门采访,一位负责同志回复了记者提问:

城管:“我是十八里店城管,首先第一,他不属于城管队,跟城管执法人员没有任何关系,我们没有内部参与。”

中国交通广播记者:“拦车的保安说要处理事情在你们的办公区域是吗?”

城管:“您去什么地方了”

中国交通广播记者:“十八里店地区城市综合管理监察大队”

城管:“那肯定不是城管,您说的那是监察跟咱们检查不是一回事儿。”

对于十八里店地区城市综合管理监察大队的牌子,不少司机看了就认为自己的车辆被城管部门暂扣的,处罚的主体为城管。

司机:“我都不知道城管在哪个位置?派出所那边倒是有两个单位,但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司机:“我以前在那块住,也没注意那有个城管大队”

不是城管?那么这些拦车、罚款的黑衣人是哪个部门的?中国交通广播记者与几名黑衣人进行了面对面沟通,帮大家问个明白。

中国交通广播记者:“你们在环岛查车啊?”

保安:“对”

保安:“今天扣的吧?拿点,拿点,拿点东西,拿点,拿点烟,拿点酒,送点儿礼,先送礼再说,靠你们(司机)养活着我们,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吃亏的永远是你们”

中国交通广播记者:“咱这说两天以后处理,就两天以后处理啊?”

保安:“你要看你有没有关系了,说白了就这样,拿根烟给我抽,谢谢”

保安:“要车你就交罚款,不要车你就不交就完了。八点半准时过来,知道不?来得准时一点儿,准点一点儿,知道不?见到人你就叫,我只知道这里是拆控违(音),我就是给我们老大干活的,你别问这么多行不行,你要找死吗?”

经过两轮登门核实,记者仔细对比了一下两家单位的牌子。正牌城管写的是“北京市朝阳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监察局十八里店执法队”,是蓝底白字。而交罚款大院挂是“十八里店地区城市综合管理监察大队”是金牌黑字,属于为打击违建而设立的一个部门。

那么这个拆控违(音)在乡政府附近挂牌执法,乡政府对具体工作知情吗?乡里是否有接到群众的投诉呢?昨天下午,记者到十八里店乡政府了解情况,一名值班工作人员表示,已经收到了采访内容,截止发稿记者未收到相关回复。

中国交通广播评论员:张彬

见车就拦,见货就抢。货车司机如果不交买路钱,那对不起,拦你没商量。这种行为已经跟车匪路霸性质差不多了,关键蹊跷的是,在十八里店附近横行了这么久,相关部门,我们的公安机关、包括镇政府,为什么没有相应的举措呢?

一名司机被锁住了脖子

这里面恐怕两个原因。

一个就是,这样的事已经经常发生,相关部门不愿意管也懒得管,乡里乡亲的,得罪人,可能还跟黑恶势力有关,那这时候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睁一眼闭一眼,不去得罪,就当没这事儿发生。

再有一种,就是当地部门很可能跟这伙不明身份的人进行相应的勾结,这样一种明目张胆按着警车打着综合执法的旗号,在进行着变相敛财的产业链,怎么能够生成这么久?这里有没有相关部门的默许甚至是利益分成?也值得我们去探究。

但是不管怎么说,北京作为首善之区,在北京出现这种事情,相关部门必须应该予以严密的关注,同时予以严厉的整改和打击。

对于这样一种行为,不但败坏了政府的形象,同时也大大让当地相关部门的公信力打了折扣。北京在发展建设过程中,更应该让每一个在北京生活的人感受到公平和正义,感受到这个城市的安全与包容。在这个意义上讲,相关部门在这件事情上,必须有所作为。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湖北日报官方微博、微信。

  • 湖北焦点
  • 国内要闻
  • 娱乐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