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国内新闻

交通违章权威查询
医生忙救人父亲在隔壁手术台急救 敬业还是不孝?
发布时间:2017-11-02 14:18:29来源:钱江晚报进入电子报

自己忙着抢救病人,他父亲在一墙之隔的手术台上急救,是敬业还是不孝

一个卷入舆论漩涡的医生

本报记者 史春波 文/摄

10月19日一早,葛卫力出了家门。他一家租住在一个老小区,离单位仅几十米。

葛卫力是台州医院心血管内科的医生。这天,有6台手术预约,他必须在八点前赶到。

没多久,他的父亲,一名心脏病患者,也走进了儿子工作的医院,准备住院。

葛卫力不知道,当自己走上手术台后,父亲突然胸痛发作……

隔着一个窄窄过道,父子俩在各自的手术室里。葛卫力穿着厚厚的铅衣抢救病人,他父亲躺在手术台上接受抢救。

葛卫力的故事被同事和媒体传播后,因为一些细节的缺失,引起了舆论的争议,有人说他是敬业有爱的好医生,也有人质疑他“无情”和“不孝”。

这让葛医生有些意外和困惑。但他没有发声回应:“让别人说吧,自己脚踏实地做好。”

在医患关系广受关注的当下,葛卫力的遭遇,虽然有其特殊性,却也是众多医务者面临的常态。

当时真实的情况是怎么样的?他经历了什么?争议对他的生活有什么影响?最近,葛卫力接受了钱报记者专访。

一天6台手术

36岁的葛卫力在13年前大学毕业后就到台州医院实习,并最终在他家乡这个最好的三甲医院工作,成为心血管内科的副主任医生。

10月19日,预约的6台手术已经在等着他了。所以,7点半不到,葛卫力就从家里出门了。他一家人和父亲住在一起,从家到医院,走走只要几分钟。

父亲有心脏病,好几年了,也在自己的科室里做过手术,是他的老师、心血管内科主任江建军主刀的。

就在前一天晚上,父亲突然感到胸痛。葛卫力判断,又是心梗。当天,他陪父亲做了心电图,显示正常。考虑到晚上医院病床紧张,葛卫力让父亲第二天来住院。早上8点,手术很快就要开始了,葛卫力打了电话给同事,请他帮忙安排一下父亲的床位。他就去了手术室。

没想到,父亲到医院后,胸痛突然又发作了,在一楼的凳子上坐了五分钟,给儿子打电话,但他在手术室了。葛卫力的同事们很快启动了救治预案。还是由心内科江主任主刀。父亲被推进了手术室,而此时,隔着一个走廊,葛卫力在做他的第一台手术。他戴着一副眼镜,身上背着所有电生理手术需要的装备,重重的铅衣是防辐射的,让他汗流浃背。

躺在手术台上的父亲似乎觉得太痛了,对护士长说,“能不能把小葛叫过来,让我看一下。”他说了两次。

在第一台手术的间隙,葛卫力去看了父亲。父亲没有说什么。于是,他又回到了手术室。“你做你的手术,其他不要多想,你爸的手术我会做好,有特殊情况再来和你说。”一会,主任江建军走进手术室时,这样轻声告诉葛卫力。

这天,葛卫力做完6台手术后,已经是晚上10点30分了。而做完每台手术的间隙,他都会去看一下父亲。

“你被黑了”

在手术的间隙,葛卫力的手术室外来了一个手术“外人”。

葛卫力不知道,自己的选择,被同事拍了照片,并在同事群里传开了。医院的同事找到他,想宣传一下。

一开始,葛卫力是拒绝的。

这名同事还是说服了他:很多人或许以为,医生会多关照自己的家人,会给他们开“后门”,但其实,很多时候,医生忙得根本没时间照顾家人。这也是正能量。这一点打动了葛卫力。这确实是他们医生的常态。然后,这个故事在医院内部群里传开了,同事们很感动。

“祝愿老人家早日康复,感谢他培养了一位优秀的儿子”。台州医院院长陈海啸这样表示。

很快,经过网络和媒体的传播,葛卫力成为热议的对象,刚开始几乎都是叫好。但紧接着,就是批评和质疑。

“你被黑了。”10月21日一早,葛卫力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让他看一下微信。微信圈里,有篇文章被大量转发,文中说,医院难道排不出其他医生做手术吗?不救父亲救病人,这样的医生这样的医院有悖孝道人伦。

一开始,葛卫力并不是很在意,他也没仔细看。

他没想到的是,舆论旋涡却似乎越来越大。接着,他接到了很多电话和短信,大多是问候的。熟识他的同行,有的在北京,很多人说,快把详细的过程说清楚,我们去争回来。这天晚上,他有些睡不着,“莫名其妙的低落,嘈杂的声音太多了。”

心电生理医生

很少有人知道,葛卫力是一名心电生理医生。这样的医生,浙江不超过100人,全国不到2000人,他们有一个专门的协会。因为人少,他们和起搏医生合并一起。就在10月18日,这个协会要举办一个学术论坛,邀请葛卫力参加,葛卫力请了假,因为父亲身体不好,第二天自己还要做手术。

医生少,一旦病人预约了手术,就很难变动。“一般都不能改”。他说,“一时要找替代的医生很难”。

这是一个被忽视的事实。

只有熟识他的人,才知道他的为人,知道这个学科。“心电生理方向培养的时间周期比较长,需要五六年,需要经受的心理素质训练也特别严。”葛卫力说。

几年前,葛卫力在另一个方向的新城区买了新房子,但他平时不住新房,而是租在医院门口,因为这里离医院近,而他所在的心血管内科是一个变化时时有,风险时时在的科室,要为病人争取抢救时间。葛卫力说,以前从家里到医院要穿过整个城区,特别是前几年要做急诊手术,怕来不及耽误了病人,也怕急了车子开快出事故。葛卫力的妻子曾经也是一名医生,家里实在太忙了,后来改了行。几个月前他们刚刚生了二胎。

争议之后

争议发生几天后,妻子问他:“有没有影响到你?要不要陪你出去走走?”葛卫力什么都没说。

葛卫力的母亲多少知道一点,看到别人的质疑,他说:“儿子好不好,我和他爸最清楚。”他们没有让父亲知道,“怕他多想”。

葛卫力说,他还是得到了同事们的支持,以前不怎么认识的,在医院碰到,会问候你,你爸爸恢复得怎么样。

当地的政府部门想推荐他去评选好人榜,他婉言谢绝了。“我很普通,比我更努力更好的人还有很多”。

10月24日,星期二,又是每周预约的手术时间,葛卫力刚开始有点担心会不会有情绪影响。但他发现“你一上手术台了,所有的念头都是一闪而过。”

不过,影响总是难免的。“以前觉得自己对的,就可以说,就可以做,现在也不敢这样随便了。”

这天,葛卫力做完6台手术后,已经是晚上10点30分了。做完每台手术的间隙,他都会去看一下父亲。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湖北日报官方微博、微信。

  • 湖北焦点
  • 国内要闻
  • 娱乐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