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恩施

交通违章权威查询
利川“三大爷”站在乡村调解一线 巧解千千结
发布时间:2017-11-28 13:59:49来源:湖北日报进入电子报

湖北日报讯 记者 杨康 通讯员 汪小月

“三大爷”在利川柏杨坝镇名气不小。

聂成,78岁。

他是3人中的“老大哥”,也是《龙船调》等山民歌传承人、恩施州民间艺术大师。他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参与调解工作,当地老百姓评价他“不是干部胜似干部”。

吴康富,70岁。

向贤琼,63岁。

两人是柏杨坝镇法庭的退休老庭长,刚直不阿,断案公正,在当地威望很高。

两年前的那个夏天,柏杨坝镇司法所成立“乡贤调解室”,“三大爷”被聘为“乡贤调解员”。

乡贤调解室成立以来,他们共受理调解各类矛盾纠纷400余件,解答法律咨询800余人次,给法庭减压,为政府解忧,帮村民解难。

从“老理儿”出发,持续20多年的宅基地纠纷化解了

——推心置腹,掐得准“脉”

乡贤的个人声望和人格魅力,在解决基层矛盾纠纷中发挥着独特作用。

在柏杨坝镇柏杨坝村,胡某和罗某本是亲戚,却因宅基地产生纠纷。20多年来,当地政府虽多次介入调解均未奏效。乡贤调解室成立后,“三大爷”却让双方握手言和。

“找准‘病根’是关键,乡里乡亲之间没有深仇大恨,从传统‘老理儿’出发,把道理讲清楚,拿出双方都满意的调解方案,矛盾就化解了。”吴康富轻描淡写地说。

怎么找准“病根”?幕后,“三大爷”真是磨破了嘴皮子、跑断了腿。

“我们分别对两家的态度进行‘摸底’,又到村委会找到当年的签字记录,多方走访还原了基本事实。”吴康富介绍,双方的矛盾源于当初在将胡某的宅基地出让给罗某建房时,只经过了村小组表决,而未征求胡某本人的同意。

为了让胡某、罗某和村委会、村小组四方就问题解决达成一致,“三大爷”分头出动,一旦谁家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他们立马赶到另外一家去进行协商。经过4次大的调解和多次小范围调解,最终商定由村委会和村小组向胡某支付3000元,罗某向胡某支付2000元,这桩困扰村民和当地政府多年的纠纷案件得以圆满化解。

凭借地熟、人熟、事熟和为乡亲们所信任,“三大爷”对村街各种矛盾纠纷掐得准“脉”,找得着“根”,摸得着“门”,他们从家庭亲情入手,凭借长辈身份和道德威望,用百姓的“法儿”,平百姓的“事儿”,解开了乡亲们一个个“心结”。

不欺弱小,为孤儿寡母讨公道

——释法明理,敢碰“硬钉子”

自“开张”以来,乡贤调解室每天都要接待3名左右的群众,甚至还有外地村民慕名而来。

乡贤调解为何人气如此之高?“我们心中有一杆明辨是非的公平秤,不畏强权、不欺弱小。”聂成声音洪亮地说。

农村的孤儿寡母,容易受欺负。家住龙河村一组的李某在丈夫去世后,被部分村民要求让出家里的土地,交由村集体重新分配。“农村土地承包后到再次确权前,土地的所有权不变,这是国家法律明明白白写着的,但是村里都没人敢说句公道话,任由部分不讲道理的村民对孤儿寡母苦苦相逼。”提及此事,向贤琼依旧义愤填膺,“他们不是不懂政策,只是因为村里有几位退休干部在跟着一起闹,他们都不想得罪人。”“三大爷”介入后,将道理讲清楚,将国家的政策解释明白,事情很快平息。

向贤琼介绍,乡贤调解接手的案件中,大量是土地尤其是林地纠纷。“上一次林地确权时,林业站只是根据村干部的指认草草了事。当时林地不值钱,多点少点村民无所谓。现在有了林业补贴,村民较真起来,矛盾纠纷就多了。”

从2008年起,高昂村村民刘某因自家部分山林被划归到同村周某家名下,多次与之产生纠纷,刘某甚至曾因此赴京上访。今年3月,乡贤调解室了解前因后果后,决定从林业站入手。“只有林业站出面承担责任,澄清谬误,用事实和国家政策说话,才能让两家心服口服。”向贤琼说,经调解,周某承诺放弃纠纷地块,双方地界由林业部门重新确权。

“谁要敢乱来,先从我头上挖过去”

——刚柔并济,化得了积怨解得了烦忧

除了调解百姓间的矛盾纠纷外,在一些涉及公共利益的矛盾纠纷现场,也经常能看到“三大爷”的身影。

柏杨村海拔1200米以上,适宜种植高山蔬菜。然而,由于道路狭窄,大车进不去,蔬菜运不出来,产业发展受到限制。

为解决运输难题,村里决定加宽通组公路,但村民王某拒绝修路占用自家地块,甚至把负责此事的村小组组长家的瓦片都给掀掉了。

僵持之下,村里紧急向聂成求助。

在施工现场,聂成见到了王某。王某情绪激动,任凭如何劝说都不松口。待到中午时分,日头高照,所有人都失去耐心,一场冲突一触即发。“协议不签好,都不许动!谁要敢乱来,先从我头上挖过去!”只听见一声大吼,聂成已站到挖掘机前的大石头上。

见此情景,王某大受触动。他终于愿意接受补偿条件,配合工程队施工。

今年初,一茶叶公司在响水村修建厂房时,罹患精神病的村民许某突然来到工地现场,用石头砸打挖掘机,并与工作人员产生纠纷。

原来,茶厂建设征用了许某家土地,许某以为自家土地遭人强占,见到工地施工,便前往阻挠。

企业及村委会与许某家人多番协商无果之下,吴康富“临危受命”,前往调解。“先跟村委会做工作,请他们出于人道考虑,对处于困境的许某一家予以照顾。后又多次跟许某家人做工作,讲道理,去得多了,他们慢慢就听进去了。”在吴康富的斡旋下,村委会答应在征地补偿款之外,对许某一家给予5000元经济补偿,并在政策允许范围内进行帮扶。许某家人也答应不再就此事与村里及茶叶公司产生纠纷。

因为太受欢迎,“三大爷”大多数的退休时间都奔波在为乡亲们解决矛盾纠纷的路上。“在法院工作时,我就是调解能手,每年案件调解率95%以上。”向贤琼自豪地说,“退休不褪色,离岗不离党,能发挥余热为家乡做点事情,我们高兴。”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湖北日报官方微博、微信。

  • 湖北焦点
  • 国内要闻
  • 娱乐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