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新闻频道 > 恩施

他才1岁9个月便身患恶性肿瘤 妈妈愿以命换命!所幸人间有大爱

发布时间:2018-08-07 10:36:59来源:恩施晚报

泪目!一周内3万余次捐款,筹集善款60万余元;身边亲戚朋友、学校自发捐款9万余元……涓涓细流汇聚,只为挽救这个1岁10个月的小生命——

“他还太小,才1岁9个月;可他太不幸,身患恶性肿瘤。他的人生才刚开始,不应就此结束!我是孩子妈妈,请救救我唯一的孩子!恳求转发扩散,愿好人平安幸福,无灾无难!”近日,一则“小雨伞筹”的帖子引来了网友的广泛关注。短短一周内,爱心人士为帖子中那个孩子筹款60万元。8月3日,小沂洛一家三口从武汉市回到咸丰县,为孩子出国接受治疗办理护照。本报记者全程跟踪采访。

“宝宝别闹,妈妈很忙”

“宝宝别闹,妈妈很忙!”直到现在,毕俊都很自责,认为是自己忙而耽误了儿子的病情。

毕俊在来凤县一中学任教,是一名高三语文老师。丈夫蒋林君是咸丰县一乡村小学的英语老师。婚后第三年,毕俊怀上了两人的爱情结晶。可因为胎盘太低,从怀孕四个月开始,毕俊不得不卧床保胎。

5

以前那个白白胖胖的大眼小沂洛。

2016年9月 18日,宝宝降临,大眼、长睫毛,十分惹人爱,取名蒋沂洛。孩子是跟着妈妈在学校长大的,特别乖巧懂事,而且嘴很甜,特别讨人喜欢。对于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夫妻两人疼爱有加。

“在肚子里就开始遭罪,没想到出来了还受这么大的磨难,我苦命的儿子哟……”毕俊夫妇做梦也没想到,平时那么乖巧、健康的儿子怎么突然就得了这种怪病。

1岁7个月时,有段时间小沂洛睡觉一直打呼噜,流鼻涕。毕俊以为只是普通的感冒就没太在意。而后不久,孩子开始半夜哭闹,毕俊还以为是儿子感冒了调皮。没过几天,奶奶在给小沂洛把尿时发现其下体肿胀,也认为就是普通的疝气。

毕俊白天要上课,晚上儿子哭闹又无法好好休息。因为正值高考前期最紧张的时候,毕俊便将儿子送到爸爸蒋林君的身边。

两天后,小沂洛的右眼开始肿胀,医院给他开了一些眼药,可是擦了完全没有效果,第二天起来眼睛肿得更大了。觉得有些不对劲,蒋林君决定带孩子到州中心医院好好检查一下。

“初步怀疑,恶性肿瘤。”5月20日,当蒋林君拿到检查结果时就吓瘫了,他靠在墙边,抱着孩子哭个不停。

下课后,毕俊打开手机看到丈夫发来的检查报告后也号啕大哭。

“孩子得有多疼啊,可是他不会说‘疼’,只能一个人承担着……我算个什么妈妈啊。”自责、悲痛、悔恨一起涌上心头,那一刻,毕俊连死的心都有。

孩子的病情发展极快,再也耽误不起了,原本打算高考之后再请假的毕俊当晚就和丈夫带上孩子前往武汉。

那时候,小沂洛的眼睛更肿了,鼻子已经完全不能呼吸了,只能张开嘴巴呼吸。

“如果可以一命换一命,我毫不犹豫”

先是武汉市儿童医院,而后又转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做了病理活检手术。期间,小沂洛的肿瘤发展更迅速了,没过两天,右眼因为肿瘤压迫已完全不能睁开,肿瘤甚至从鼻孔里钻了出来,出血不止。

3

小沂洛病情最重时,眼睛突出,鼻子流血。

一个星期后,活检报告出来了:胚胎性横纹肌肉瘤,一种恶性程度极高的恶性肿瘤,发病率仅为几百万分之一。

爸爸抱着孩子大哭,妈妈也哭得呼天抢地。确认病症后,小沂洛被转到了该院肿瘤科。

为了接受更专业的治疗,不久后,小沂洛又转到了武汉协和医院肿瘤医院骨软组织肿瘤科。很幸运,在这里,他们遇到了华中地区骨肉瘤最权威的陈静教授和叶挺医生。

接下来的日子里就是各种检查和治疗,CT、磁共振、B超、心电图、输血、化疗……一个1岁8个月大的孩子,承受着大人都无法承受的痛苦和折磨。

每次化疗后,小沂洛就连平日里最爱的酸奶都不喝,还吐得嘴唇全白,浑身颤抖。一个月下来,孩子瘦了2公斤

为了在化疗中减少对孩子血管的伤害,医院决定在小沂洛的右上臂上插一根管子。

孩子还小,不太会说话,因为害怕和疼痛,他一直剧烈哭闹,喊完爸爸又喊妈妈。孩子的哭声总是像一把小刀,每一声都戳得夫妻俩心口生疼。毕俊不敢靠近孩子,只能躲在门外和孩子一起哭。蒋林君勉强“狠下心”按住孩子,可是完全控制不住,前来帮忙的护士逐渐从1个最后增加到7个,才保证小沂洛不乱动弹成功插入管子。

插入管子后,孩子的声音已哭得嘶哑,身上穿的衣服已经湿透,汗水一滴一滴顺着头发往下流。孩子已经筋疲力尽,在哭闹中睡着了。此时,蒋林君脸上全是水,分不清哪是汗水,哪是泪水。

经过几个月的治疗,小沂洛的病情得到了暂时控制,眼睛可以睁开了,鼻子也不流血了,可是以前漂亮的头发和长长的睫毛却因为化疗已经掉光了。

翻开蒋林君的微信朋友圈,里面全是儿子成长的故事:会叫爸爸了,会唱歌了,儿子喝水,儿子跳舞……现在,这些照片成了毕俊夫妻的“禁区”,不敢看。

或许是已经习惯了,或者说是麻木了,最开始进医院抗拒、害怕治疗的小沂洛现在已经完全习惯了,一看到医生进来,他就乖乖地伸出小手让医生打针。孩子的乖巧让毕俊夫妇更心疼。

“如果可以一命换一命,我真的愿意毫不犹豫地用我的命换我儿子的命。”在从恩施回咸丰的路上,毕俊一边流着泪讲述一边捶着自己的胸口。儿子所经历的苦难就像一块石头一样重重地压在她的胸口上,她觉得那个地方揪心地疼,连带着全身都疼。

治疗期间,很多亲戚朋友劝她放弃,可是她舍不得她唯一的孩子,孩子是她的心头肉,她舍不得割掉那块肉。

小沂洛身体还很虚弱,也很怕生。一路上,他都依偎在妈妈怀里,时不时地用小手摸一摸妈妈的脸,时而让专程从江西赶回来的伯伯给他放儿歌听。

记者轻轻拿起小沂洛的手臂,脱开他的裤子,发现孩子的手上、脚上、屁股上全是针眼,孩子右手臂上插进去的那根管子也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