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新闻频道 > 鄂州

鄂州男子为躲债“离奇失踪”急坏家人 民警辗转五省市寻回

发布时间:2018-09-28 17:30:49来源:荆楚网

荆楚网消息(通讯员 王厅 邵峰)鄂州一男子网上借款失控以致债台高筑,为躲债与家人不辞而别,竟然打算躲进四川的深山老林当“野人”度过余生。男子突然“失踪”,其家人万分焦急,遂向鄂州警方求助。鄂州警方以对市民高度负责的态度,急群众之所急,辗转5省市多方寻找,往返行程达5000余公里,最终将该男子找回。

“民警同志不顾长途跋涉,千辛万苦找回我弟弟,我和家人万分感谢!”9月16日,男子和家属一起将一面锦旗送到鄂州市公安局新庙派出所,表达自己及家人对民警的感激之情。9月18日,男子家属又将一封致谢信送到鄂州市公安局。

张明及其家属向民警送锦旗通讯员:任国祥 摄.jpg 

张明及其家属向民警送锦旗。通讯员:任国祥 摄

离奇失踪

员工无故旷工手机关机    厂区领导急忙报警求助

“您老公今天下午怎么没来上班?他的电话也始终打不通!”8月26日下午,鄂州女子王慧(女,28岁,化名)突然接到老公张明(男,31岁,鄂州人,化名)工作厂区的班长打来的电话。

“我熟知他的为人,他从来没有旷过工,怎么可能没去上班呢?”张慧向班长解释道。随后张慧多次拨打了老公的电话,但始终没有打通,她和家人十分着急。

由于张明家人不知道张明的去向,而张明26日下午确实没来上班,厂区班长便将该情况向厂区领导反映。26日晚20时许,厂区领导打电话向当地的新庙派出所报警求助。

“在电话联系张明无果后,我们立即赶到张明住的厂区宿舍查看,发现张明的笔记本电脑以及平时用的一串钥匙、饭卡都放在桌上,他平时穿的衣服、袜子还在,抽屉里还放有银行卡。”新庙派出所副所长李文治介绍,种种迹象表明,张明应该没有走远。

“他平时跟工友们的关系比较好,工作态度积极,从不跟人打架,为人随和!”对于张明的突然“失踪”,他的许多工友也都感到奇怪。而在宿舍内进行勘查时,民警也确实没有发现现场有打斗的迹象。

随后,民警紧急调取了厂区值班室的总视频探头,发现张明于26日16时52分走出了厂区大门,之后过了门口的大路进入监控盲区。

“当时他上身穿着短衫,下身穿着短裤,脚上穿的是拖鞋,手上拿着一部手机,走路的步态很自然。”李文治说。

不舍昼夜

监控再现男子行踪轨迹  田间村民称疑似“遭绑架”

27日凌晨0时许,李文治和同事从张明上班的厂区赶回派出所,试图通过公安系统查询张明的活动情况,但并没有发现张明“出现”的任何踪迹。

凌晨13时许,民警又先后到鄂州市看守所、黄冈市拘留所、戒毒所等地,及张明经常去的网吧寻找,但也均无结果。

“他的老家汀祖镇、黄石看守所、拘留所、120急救中心,甚至连厂区周边的河塘田埂,我们也找了!”李文治说。

工作至28日12时许,事情有了转机,民警在张明工作的厂区通往沙窝乡的一条水泥路旁的副食店的视频探头内再次发现了张明的踪影。视频显示,26日16时55分至58分,张明往厂区对面的某村湾方向走去,可令人不解的是,此时他手上拿着的是一个类似邮包样的盒子,之后的去向又不得而知。

“怎么突然出现了一个盒子,这期间张明很有可能与他人接触过!”循着这一思路,李文治围绕张明“失踪”前后时间段的紧密联系人展开摸排,但也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30日16时30分许,厂区某清洁工在与几名村民闲聊时得知,有几名村民26日下午在田间劳作时,无意间看到在厂区不远的地方曾停放着一辆面包车,车上下来一女两男,两名男子将路边另一男子强行推上车。

“他是不是被绑架了?当时我们以为双方是在扯皮!”听完几名村民的话,清洁工随即将这一信息报告给了厂区保卫科长,保卫科长随即又将这一信息反映给了民警。

民警将张明带到普威派出所 通讯员吴华 摄.jpg

民警将张明带到普威派出所。通讯员吴华 摄

部门联动

辗转5省市行程2500余公里  男子“失联”19天被民警找到

就在新庙派出所民警加紧寻找张明之时,9月7日,鄂州市副市长、公安局长薛四清收到了张明家属送来的求助信,立即批示要求成立专班查找走失人员张明。副局长韩才兵迅速安排市局相关警种协同展开行动,很快查明了张明在鄂州消失后辗转去了四川省攀枝花市。

根据上级领导要求,由李文治带队的侦察组一行3人于9月12日6时出发,从武汉乘坐高铁赶赴云南昆明,继而转乘火车前往四川省德昌县,到达时已是13日凌晨3时。夜色之中,侦察组又转坐大巴车于4小时后到达了攀枝花市。

侦察组此时行程达2500余公里,十分疲劳,但是时间紧迫,他们马不停蹄连续工作。9月13日19时许,在攀枝花市公安局、米易县公安局及普威派出所的大力支持配合下,民警发现张明极可能躲藏在攀枝花市米易县普威镇某招待所内,随即赶往现场。

“我们是警察,请你开门,配合调查!”民警隐约听到屋内有动静,可里面的人就是不开门。正当民警让招待所房东用钥匙打开房门之时,里面的人拼命使劲将门抵住。

“就是他!”李文治通过房门的缝隙观察发现里面的人就是张明,普威派出所所长随即率众人强行打开房门,并与教导员一起合力控制张明,见张明情绪激动,并仍用右手反抗,一旁的李文治随即将其强行控制。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这是张明见到民警后说的第一句话,他自以为可以玩起“失踪”,当民警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感到非常惊讶。

“你的家人到处找你,还以为你被人绑架了,他们整日以泪洗面!”李文治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张明最终意识到不应该一走了之。

“不回去,良心上真的过不去!”13日晚,民警带张明返回米易县,经多天辗转路程,16日凌晨,张明最终被带回新庙派出所与家人团聚。

张明家属写给民警的感谢信。通讯员王厅 摄.jpg

张明家属写给民警的感谢信。通讯员王厅 摄

债台高筑

月薪7000元难还高额债务  躲进深山过“野人”生活

2015年前后,刚新婚不久的张明手头拮据,为满足生活消费和个人欲望所需,他开始在不同的手机平台借款,久而久之,他的网上借款失控了,被迫借新钱还旧钱,当催要借款的电话不断打来,张明感到逐渐被逼到了墙角。

据张明介绍,他原先在鄂州某快递公司工作,但因嫌工资低,便辞掉了工作。今年年初,他进入现在的厂区上班,虽然月薪7000元左右,但相对需要偿还的高额债务,显然是杯水车薪。至离家出走前,他通过手机借贷平台借款22余万元。

“每天都有人找我要债,我实在是还不起,所以决定离家出走!”张明向民警介绍,8月26日下午,本该是上班时间,他一人呆在宿舍至16时50分许,走出厂区大门后,他来到附近一处草丛,将事先藏好的网购的装有牙膏、牙刷等用品的包裹拿走。离开前,他还联系以前的快递公司老板催要未发的工资。

而关于有村民看到厂区门口有人被推上面包车的情况,目前,警方查证未有此事。张明也表示,自己并未遭到他人绑架。

十几天来,张明每天不停地查看手机离线地图,离开鄂州后,他先后到过湖南、贵州、云南、四川,沿路乘坐过短途客车、巴士、农用车,为不暴露行踪,他从不使用身份证。

最后,他认为四川凉山和米易县山高林深,交通不便,9月11日,他便躲进米易县普威镇的山林藏身。由于9月13日山上下雨,张明临时搭建的草棚根本不避雨,便临时下山住进了山下的招待所。

经做张明思想工作,李文治发现其情绪逐渐平静了下来。

“这么高的债,我实在还不起,想一走了之!”张明说,如果几个小时后雨停了,他又要上山,民警肯定找不到他了。

“他靠压缩饼干充饥,山泉水止渴,如同‘野人’一般生存。”李文治介绍。

目前,鄂州警方对张明的借款数额、利息及使用情况正在核查当中。警方提醒广大市民,借贷需量力而行,并且选择正规的贷款渠道,不要因贪图便利、放纵消费或沉迷赌博游戏而导致贷款失控、债台高筑。同时过程中若涉及非法贷款,需尽快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