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金曲全通
新闻频道 > 黄冈

湖北黄冈一老牌大学生流浪16年后选择继续流浪

发布时间:2018-06-01 09:51:52来源:凤凰网湖北
  16年前,湖北黄冈黄梅县的陈鹏(化名)因为对大学毕业后分配的工作不满,离家出走南下闯荡,从此失去联系。多年寻找无果,陈鹏成了家里人心中一直的隐痛,家人甚至一度怀疑他已不在人世。然而16年后,在东莞慈善志愿者的帮助下,陈鹏重新与弟弟陈远团聚。但这位已经流浪了十六年的老牌大学生,并不愿意和弟弟回家,选择继续流浪。

 

  这个流浪汉懂英语

  5月27日,张世伟开车从东莞塘厦镇来到东莞东城区,这是他所在的“让爱回家”公益组织一周一次的例行“扫街活动”——每周日,“让爱回家”的志愿者服务队都会聚集多个地方,集中对附近的流浪人员展开救助。

  开到老汽车站附近的人行天桥时,张世伟特意放慢车速停了下来。他听说这里有个长居了十多年的流浪者,但脾气不大好,上前接近的志愿者几乎都被他呵斥过。

  望着这个流浪者拿着筷子比划的样子很像在写字,张世伟决定带上纸笔去试试。

  “看你写字的样子就知道你有文化”,给予肯定是张世伟一贯和流浪者起话题的方式。果然,没等他说完,流浪者马上接下话头,“我当然有文化,我是华中师范大学毕业的!”

  张世伟一时间又喜又惊。流浪者在外流浪多年,或多或少都有精神方面的问题,他们表述的信息是否准确需要志愿者们反复细致地去探求验证,很多时候这只能靠长期救助经验中形成的直觉。

  张世伟直觉认为这个流浪者可能说的是实情。

  于是他连忙递上了纸和笔,用书写和流浪者交流起来。在一来一往的交流中张世伟发现,这个流浪者字迹清晰工整,甚至还会英文拼写。他看着眼前这个年过五十的男性,心中充满不少的好奇。

  进过一番交流,张世伟得知陈鹏的身份证毕业证早在多年前就已丢失,十多年来一直未与家里人有过联系。结合以前的救助经验,张世伟便以帮忙补办身份证的方式,拿出已经准备好的个人信息让流浪者填写。

  这个流浪者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陈鹏。

  时隔十六年的兄弟重逢

  就凭着姓名和含糊不清的住址信息,张世伟通过陈鹏老家的当地派出所、村委等辗转找到了陈家人的联系方式。

  这么多年,村里人都还能记得三十多年前村里出的这个大学生。甚至很多村里人都不相信一个“老牌大学生”会不和家里联系,从而都以为陈鹏可能“不在了”。

  最后张世伟只好将陈鹏现在的照片以彩信形式发到村支书的手机上,终于联系上了陈鹏的弟弟陈远。

  陈远今年46岁,常年在武汉经营个体生意。听到大哥的消息,他当天从武汉赶到东莞接哥哥回家。

  5月30日上午,在东莞市智通人才大厦下附近,从武汉赶过来的陈远,终于见到了失散十六年的大哥。在相见的瞬间,陈远抱着哥哥不住地落泪。

  已处盛夏的东莞天气格外闷热,睡在桥底下工地围挡里的陈鹏没有穿着上衣。陈远见状赶紧拿出一件新衣服给哥哥套上。他始终没有说太多话,只是一直称哥哥“受苦了”,说起想赶快带哥哥回家给家里老母亲看时,忍不住地抹泪。

 

  不愿回家的骄傲

  然而还在重逢喜悦中的陈远没想到,陈鹏突然反悔了。他不愿回家。

  “他在出走之前就是性格很倔的人,突然间就说不回去了。要等到7月12号,说那时候黄冈师范学院会派人请他回去做副校长。”陈远告诉记者,在外流浪多年后,哥哥精神已经出现了问题,说话不再有逻辑,很多都是幻想,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聪明好学,有知识有文化的大学生了。

  据陈远回忆,出生于1967年的陈鹏,祖籍武汉黄冈,1984年考入华中师范学院(现称华中师范大学)图书管理相关专业。1987年毕业后,陈鹏被分配到家乡黄冈师范学院的图书馆,有了一份专业对口、能养活自己的工作。

  然而由于不善处理人际关系,天性清高孤傲的陈鹏在学校里的工作并不得志。因为和领导关系冷淡疏远,陈鹏总是郁郁寡欢。

  “但我们都在外面打工,没注意到他那么多”,陈远承认,当时兄弟间生活负担都不小,对大哥的情况并没有过多的关心,并且认为,哥哥那个年代的老板大学生,大学毕业意味着的都是衣食无忧。

  1998前后,陈鹏在黄冈师范学院办理了停薪留职,随后前往福建寻找工作,试图开始新的生活。

  但在福建待了了仅一年后,陈鹏又回到了农村家中,和母亲生活在一起。

  “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时不时的不再回家。不过都是到各个亲戚家去玩,十天半个月回来一趟”,陈远说,当时和大哥生活在一起的只有自己母亲。

  2002年,陈鹏在向母亲要了100元后,再次离家不辞而别,他没带任何行李,家人刚开始也没多在意。直到2003年春节,陈鹏还是没有回家,家里人才惊觉,他这次有可能不会再回来了。

  直到2008年5月,陈远突然接到一个堂哥的电话,电话里堂哥说,你大哥陈鹏现在打电话回来了,你开公放联系一下。于是堂哥和陈远分别把自己的电话打开免提,通过电话接力的方式,陈远和陈鹏说上了六年来的第一句话。

  然而可能是因为陈鹏捡来的电话卡本就没多少费用的原因,这第一句话只说了一半,电话就断了。

  只听到哥哥在东莞的陈远,连夜联系了自己在东莞虎门务工的亲戚,可他们在虎门找了两天,还是没有发现哥哥的踪迹。

  “说实话我这点可能做得不够,我总觉得他是成年人了,也读过书,应该还是能生活下去,就没有在继续找他,而他那时候在东莞的东城”陈远回想起往事,缓慢而哽咽。

  “现在一和他提回家他就暴躁起来,坚持要等到7月12号。所以我只能先回武汉”,陈远决定自己先回武汉,七月份再来东莞接哥哥回家。他说哥哥在这里流浪了十几年,因为习惯暂时应该不会离开去其他地方,还有很多志愿者能够帮他们家人看着他,“他也许有他的骄傲”、十六年都等了,他决定再等一会。

  “我坚信我们一家会早日团聚的,期待”。最后,陈远用一份期待婉拒了接下来的采访。5月31日一早,他动身出发,返回武汉。(文中除了张世伟,其余人物皆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