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金曲全通
新闻频道 > 黄冈

黄冈早产宝宝呼吸困难命悬一线 专家往返180多公里转运救援(组图)

发布时间:2018-06-05 10:21:43来源:凤凰网湖北

  

  图为温箱进入转运车后,医护人员为患儿检查

  

  图为武汉儿童医院转运车到达黄冈黄州

  

  图为专家现场将患儿病情传给后方专家团队

  

  图为患儿进入“新生儿转运平台”准备出发

  

  图为患儿上车后,曾凌空教授调整仪器

  

  图为患儿抵达武汉儿童医院新生儿病房

  楚天都市报记者刘迅陈媛通讯员王琛张祖国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王永胜

  一名在黄冈出生的早产宝宝,出生3天无法进食,喝白水都会吐,随后还出现了呕血、呼吸困难等危急症状,当地医院向武汉儿童医院紧急求救。

  前晚,武汉、黄冈两地展开一场“生死接力”,武汉的医护人员连夜赶到黄冈。昨日凌晨,这名危重宝宝被转运回了武汉儿童医院。

  楚天都市报记者跟随救护车见证了全程救援。

  黄冈早产男婴呼吸困难生命垂危

  “我们这里有一名早产宝宝,消化道出血,一直不能进食,今天突然呼吸困难加重,请求转诊。”3日晚,武汉儿童医院新生儿科的转运电话突然响起,新生儿内科主任医师、曾凌空教授立刻接起电话,对方是黄冈市黄州区妇幼保健院的医生,“快,先把孩子病情传来。”

  原来,这是一名在35周就早产的男婴,出生3天了,体重1。4公斤,一出生时血糖突然降至1.6mmol/L(毫摩尔/升),正常数值至少在2.6以上,若不能立刻好转,则会出现不可逆转的脑损伤。当地医生紧急处理后,宝宝血糖回稳。但棘手的是,宝宝在温箱里完全不能进食,一喂牛奶等流食,就会吐出一摊深咖啡色渣样物体。当地医生判断,宝宝的消化道肯定有出血。无奈之下,只能先静脉滴注给予营养支持。

  没想到6月3日,宝宝连喝水都会吐。当地医生说:“孩子原本呼吸就差,早上观察发现他只要一吸气,胸部就凹陷,小脸通红,烦躁不安。我们担心再拖下去有生命危险,希望转到上级医院治疗。”孩子的爸爸也恳求转到武汉治疗。

  曾凌空教授和科室专家进行了联合会诊,并评估了患儿转运风险,认为患儿早产肺部等脏器发育不成熟,消化道存在畸形等潜在风险,需尽快到武汉做进一步诊断治疗。于是,武汉儿童医院新生儿转运预案立刻启动,所有工作人员迅速到位,由曾凌空教授和护士梅琼一起前往黄冈接患儿,新生儿内科主任刘汉楚、医生雷春霞和护士长王巧玲在后方通过救护车远程系统全程指导。

  武汉儿童医院出动全国首台“移动NICU”

  随后,武汉儿童医院启用全国首台“儿童移动远程监护病房(移动NICU)”,一场跨越武汉、黄冈两地的“生命接力”由此展开,本报记者随救护车全程见证。6月3日晚8时许,曾凌空教授和梅护士将配有温箱的“新生儿转运平台”抬至救护车内,经武鄂高速、黄鄂高速急奔90多公里,赶到黄州区妇幼保健院。

  在该院二楼新生儿重症监护室,早产男婴躺在温箱内,床头挂着“告病危”的牌子。记者看到,小家伙很瘦,小腿仅成人的拇指粗。虽然双眼戴着眼罩,但因呼吸困难,小脸发乌。孩子于6月1日早产,一出生就住进了监护室,吃什么都吐,后来吐得带血,于是决定转到武汉治疗。“您别着急,宝宝乖,我来看看怎么样了!”曾凌空教授一边安慰家属,一边将听诊器轻轻放到宝宝胸前听诊。“肺部有点感染,痰出不来。”曾凌空教授说,一吸气肺部塌陷,说明肺发育不成熟,这些都和早产有很大关系。宝宝一吃就吐,不排除还有消化道畸形,或新生儿坏死小肠结肠炎的可能。“我们得尽快回武汉检查。转运前先清痰,保证气道通畅。”曾凌空教授立刻通过手持移动设备,和坐镇武汉儿童医院远程会诊中心的刘汉楚教授视频交流。

  危急时刻专家“盲插”打通呼吸通道

  由于病房过道狭窄,“新生儿转运平台”无法推到病房里,从病房温箱到“新生儿转运平台”上的温箱,大约十多米距离,即使是短暂离开呼吸机,曾凌空教授仍担心宝宝气道不通,会窒息难受。“我们先插管。”曾凌空教授解释,一来积痰太多堵住气管,二来必须通过外力帮助打通呼吸通道。只见他戴着手套轻触宝宝喉咙,“来,管子给我”。几个轻柔动作下来,气管插管顺利插入宝宝气道,用吸痰管一吸,将近5到8毫升痰液顺利吸出,宝宝呼吸立刻好多了。当地医护人员十分惊讶,这一套盲插没有借助任何辅助设备。

  曾凌空教授说,新生儿气管窄又很娇弱,很多医生须借助喉镜才能精准深度,但新生儿抢救时间很宝贵,他的这套盲插技术无疑争取了时间,也减少了对新生儿气道的二次伤害,“我用手轻轻一探,心里就有底了。”护士梅琼说:“这可是曾教授的绝活。”

  晚11时许,护士梅琼抱着宝宝,曾凌空教授在一旁不停捏气囊,帮助孩子顺畅呼吸。送至监护室外的保温箱,他立马为孩子上呼吸机。“新生儿转运平台”重达数十公斤,转运时遇到台阶需上下搬抬,曾凌空教授和医护人员一起使力,“车上有孩子,稳着点!”直到搬到救护车上,他才发现鼻梁上磕破了皮。突然,宝宝一阵烦躁,嘴巴咕哝不停蹬腿。曾凌空教授一看,发现气管插管居然被宝宝吐了出来。“又有痰了,快吸痰。”

  此时,救护车停在黄州区路边。为争取时间,曾凌空教授依然盲插,为宝宝一路平安转运做好充足准备。躺在保温箱内的宝宝心电监护、血氧饱和度等数据同步传回医院。

  转运全程专家用手轻轻安抚小患儿

  当晚11时15分,救护车开始一路往武汉赶。因道路颠簸,宝宝有些烦躁,不停蹬腿,手扯着嘴里的气管插管。曾凌空教授赶紧打开温箱小窗口,双手伸进去安抚,并稳住温箱两侧。几分钟后,救护车进入高速公路,路面平缓,曾凌空教授才坐下身来,但眼睛一刻没离开保温箱。

  看着宝宝渐渐平静下来,他依然右手放在温箱内,轻轻拍着宝宝的肚子,直到宝宝渐渐睡着。从黄州到武汉近一个小时内,曾凌空教授一边轻拍宝宝,一边远程连线。一旁协助的护士梅琼半蹲着监测仪器,几次晕车呕吐,后背被汗水浸湿。“每次出去转运,随车会配备一名医生、一名护士和一名司机。以前车上设备有限,医护人员要随时监测患儿病情和进行医疗操作,途中一旦出现突发状况,没有帮手,医生压力很大。”曾凌空教授说,现在车上有了高科技护航,患儿心电图、血压、血氧等数据能实时传到院内新生儿重症监护室专家的手机、电脑上,节约就诊时间,车上医生也不再是“单兵作战”。

  昨日凌晨零时左右,救护车顺利抵达武汉儿童医院。宝宝被送至新生儿内科监护室,目前生命体征稳定,情况有所好转,仍需做进一步治疗明确病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