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金曲全通
新闻频道 > 黄石

年轻妈妈患重病离世 大义家人债务缠身也要退还10万善款

发布时间:2018-03-14 09:09:30来源:湖北日报

年轻妈妈突患重病

3000多网友踊跃众筹

10万善款没来得及用她就走了

 

图为:郑梦婷和吴高斋结婚照

 

 

图为:曾经幸福的一家三口

 

楚天都市报记者梁传松、通讯员张永胜

“那是给孙媳妇筹的手术费,现在孙媳妇不在了,这笔钱我们一分都不能动!”昨日,阳新县荆头山农场,74岁的吴著佐说。

今年2月下旬,吴著佐的孙媳妇因病医治无效,撒手人寰,年仅24岁。说起这场突如其来的不幸,还没从悲痛中走出的吴著佐,语气低沉。

为给孙媳妇治病,吴著佐一家欠下十余万元债务。他们通过网络救助平台筹到十万余元善款,还来不及使用,正好可以偿还这笔债务。但吴著佐和家人商量,决定将善款一分不动,全部退还给全国各地的好心人。

年轻妈妈打工时突发重病

阳新县荆头山农场新华大队24岁的吴高斋,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但今年大年初七,他的妻子不幸因病去世,让这个家庭蒙上了浓重的阴影。

2014年,吴高斋在武汉打工时,认识同在武汉打工的阳新县排市镇玉畈镇同龄女孩郑梦婷。两人很快坠入爱河,次年携手步入婚姻殿堂。这年10月,他们的女儿出生。

婚后,吴高斋与妻子一起到浙江杭州打工。吴高斋在一家广告公司跑业务,郑梦婷在一家店铺卖服装。夫妻俩虽然收入不高,但十分恩爱,女儿健康活泼,小日子其乐融融。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去年11月底,郑梦婷经常出现发烧、感冒症状。夫妻俩都没太在意,为了省钱,郑梦婷只是到当地的小诊所治疗,期间还带病坚持上班。但治疗多日,她的病情不见好转。

“还是得去大医院。”吴高斋对妻子说。在他的坚持下,夫妻俩来到当地一家大医院,检查结果让两人备受打击:郑梦婷患上了黄疸肝炎,而且病情严重,必须立即住院治疗!

“我还是回老家治疗吧,这里的费用太贵了。”郑梦婷说。在杭州住院几天,她和丈夫省吃俭用攒下的1万多元很快就花光了。她想到自己在阳新办了新农合医保,能省不少钱,而且家人照顾也方便。

今年1月30日,夫妻俩返回阳新,郑梦婷住进当地一家医院。由于她一直高烧不退,医生建议到武汉治疗。2月1日,郑梦婷转院到武汉同济医院,医生确诊她患有肝衰竭并发性腹膜炎及肝性脑病,建议她症状好转后做肝移植手术。

肝移植前期手术费用需要40万元左右,加上后期治疗费和药费共需近100万元。这笔钱,对这对年轻夫妻和双方家庭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

亲人千方百计筹措手术费

为了筹钱给孙媳妇治病,吴高斋的爷爷吴著佐跑遍了所有亲戚家。

74岁的吴著佐和老伴张竹凤是阳新县荆头山农场退休职工。老两口的独生子53岁,身体不好,仅靠偶尔做些木工活贴补家用,儿媳在家做点农活。吴著佐和老伴每月退休金一共3500元,只够维持一大家人的日常开支。2015年,为给孙子吴高斋办婚事,家里借了不少外债,至今仍有4万多元没有还清。

救命要紧!吴著佐借遍亲朋好友,终于筹到20多万元,但离孙媳妇的前期手术费还差一半。

与此同时,同济医院感染科的医生们,春节期间仍在紧锣密鼓地准备手术。经过配对,他们终于找到与郑梦婷匹配的肝源。

移植手术定于2月21日上午进行。可手术费仍有20多万元的缺口,到哪里找这笔钱呢?

正当一家人愁眉不展时,郑梦婷的管床医生给她出了个主意:通过网络救助平台募捐。

离手术时间只剩三天时,郑梦婷上大学的弟弟迅速组织材料,通过水滴筹网站求助。短短两天里,各地网友的捐款累计到了10万余元。

手术前一天,还有约10万元的费用没有着落。

“先做手术,剩下的钱我来想办法!”关键时刻,郑梦婷的二叔郑和钊说。40岁的郑和钊,十多年前来汉打工,在武汉成家,妻子的娘家送给他们一套还建房作为婚房。为了挽救侄女的生命,郑和钊同妻子商量,决定抵押房子向银行贷款,补上前期手术费的缺口。他还召集自家几个堂兄弟商量,大家决定就算砸锅卖铁,也要凑齐侄女的后期治疗费用。

郑家所在的排市镇玉畈村村支书王义来获悉郑梦婷的病情后,和朋友一起凑了1000元,交到郑和钊手中。吴家收到的捐款数额也在不断增加。

一场亲情大营救,在两个家庭中紧张展开。

爱心涌动中她却撒手人寰

当郑和钊正在奔波筹款时,一个令人心痛的消息传来:郑梦婷病情加重,已经不能手术了!

“原来准备大年初六进行手术,但当天医生检查后,发现梦婷不合适手术……”吴著佐含泪对楚天都市报记者说。

接到病危通知书,吴、郑两家人哭成一片,他们不肯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2月22日,郑梦婷回到阳新家中。带着对丈夫和年幼女儿的不舍,带着对亲人的留恋,带着对新生活的向往,她永远闭上了眼睛。

“曾孙女到现在都不知道她妈妈已经走了,整天吵着要妈妈……”吴著佐说。虽然孙媳妇已经离开人世,但众多爱心人士的善举,让他和家人在悲痛中感到了温暖。

郑梦婷走后,水滴筹上,每天仍有爱心网友为她捐款。

“梦婷走了,捐款就算了吧!”吴著佐忍着悲痛与郑家人商量说。两家人一致表示,这些钱是用来给郑梦婷治病的,现在既然她已经去世,就应该立刻停止募捐,已经收到的善款也应全部退还给捐款的好心人。

即使自家债台高筑

他们也要把到手的钱还回去

决不能拿好心人捐的钱还债

 

图为:吴著佐、张竹凤老两口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图为:郑梦婷的募捐页面

 

 

图为:吴著佐的家低矮破旧

 

 

图为:看着孙媳妇买的衣服,张竹凤黯然神伤

 

楚天都市报记者梁传松、通讯员张永胜

为了给孙媳妇郑梦婷治病,吴著佐家欠下10余万元债务。有熟人劝他:反正都是为了给孙媳妇治病欠的债,不如将爱心人士的网上捐款用来还债,减轻家里的压力。

但这一“合理”建议遭到了吴著佐的断然拒绝。“做人要诚实,我们决不能拿好心人捐的钱还债!”老人说。

郑梦婷不幸去世后,吴著佐召集自家和郑梦婷家亲属商量。他说:“这么多好心人给我们捐款,是相信我们会用这些钱给梦婷治病。现在梦婷不在了,我们应该把钱一笔笔还给人家。如果我们背着人家,昧着良心用了这些钱,心里也会不安。”

吴著佐的话,得到了两家人的一致赞同。

两家人决定全额退还善款

昨日,通往阳新县荆头山农场的道路两侧,油菜花开得正艳。但吴著佐家里,却显得格外冷清。

“儿子和孙子、曾孙女都去咸宁我女儿家了。”吴著佐对楚天都市报记者说。他和老伴张竹凤坐在自家简陋的瓦房门口,老两口仍然沉浸在孙媳妇不幸去世的悲痛之中。院子内,几只母鸡正在“咯咯”叫着觅食,打破了乡村的宁静。

提起孙媳妇郑梦婷,吴著佐和张竹凤止不住泪水涟涟。

“我身上的这些衣服,都是梦婷给我买的!”张竹凤说。自从郑梦婷嫁到她家,左邻右舍都夸这个媳妇懂事。哪怕是逢年过节,她都舍不得给自己添件新衣服,却用辛辛苦苦打工攒下的钱,给爷爷奶奶、公公婆婆买这买那。

张竹凤从卧室翻出一件黑色皮衣,流着泪告诉记者:“这是梦婷去年给她爷爷买的衣服。那时她自己还生着病,却担心我们长辈冻着了……”

郑和钊介绍,郑梦婷是他大哥郑和文的女儿。为了挽救这个侄女的生命,他已经下定决心,如果侄女婿家里筹措不到更多医疗费,他和堂兄弟们哪怕砸锅卖铁也要“兜底”。

“网上募捐两天,就收到差不多11万元,我们都看到了希望。”郑和钊说。没想到后来侄女病情恶化,突然去世,悲痛过后,他觉得应该把这些钱退回去。

“梦婷的爷爷把我们两家的亲属召集在一起,商量怎么处理捐款。他说:‘这么多好心人给我们捐款,是相信我们会用这些钱给梦婷治病。现在梦婷不在了,我们应该把钱一笔笔还给人家。如果我们背着人家,昧着良心用了这些钱,心里也会不安。’我们都赞同他的说法,觉得他做得对。”郑和钊说。

目前仅剩10元未退还到位

昨日,记者打开水滴筹平台,为郑梦婷募捐的网页下方显示:“筹款已停止,已退还捐款”。

水滴筹客服介绍,该网站的主要功能是大病筹款,是国内网络大病筹款零手续费的开创者。网站审核募捐申请人的材料后,会绑定患者的银行卡,并即时公布捐款进度。捐款结束后,网站会将所有捐款汇进患者的账户。为郑梦婷发起的这次募捐,共有3297人捐款,捐款总额106720元。

当申请人申请退款时,网站会在5至7个工作日内,按捐款者的捐款数额,如数退还到捐款账号。为郑梦婷发起的捐款中,目前只剩10元没有退还,原因是对应的捐款者银行账号出现异常。客服人员目前正在与这位捐款人联系,争取尽快退还到位。

郑梦婷娘家所在的阳新县排市镇玉畈村村支书王义来介绍,梦婷娘家生活不太宽裕,但梦婷的母亲为人实诚,人缘很好,村民们得知梦婷生病的消息后,主动上门慰问,捐款近1万元。梦婷去世后,她的叔叔将捐款全部退还给了村民们。

两家人义退善款的行动,在当地引起轰动。有的村民觉得吴著佐太傻,不顾自家债台高筑,却把到手的钱退回去。“还回去安心。”每当有人当面对吴著佐提起此事,他总是淡淡地说。

欠下的债省吃俭用慢慢还

据介绍,2014年,吴著佐因突发中风出现偏瘫,右侧手脚不能活动,经当地医院治疗康复后,一直还在吃药。

“现在他右边的眼睛还会经常流泪。”张竹凤告诉记者。老伴中风后留下了后遗症,右侧手脚使不上劲,靠吃药维持着。贵的药吃不起,只能吃些便宜的药,每个月的药费要500多元。

记者了解到,吴著佐和老伴以前都是荆头山农场职工,十多年前退休。该农场曾是国营农场,退休职工每月可领退休金,吴著佐老两口的退休金仅够维持一家人的日常开支。提到为孙媳妇治病和为孙子结婚欠下的10余万元欠债,两位老人说,就算自己省吃俭用,也要还清欠款。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们还不完,孩子们也会还的。”吴著佐说。

“这家人很厚道!”说起吴著佐一家,邻居曹延明如此评价道。64岁的曹延明和吴著佐一直是邻居,对于吴著佐一家退还捐款,曹延明称他并不意外。他告诉记者,5年前,邻村一位王姓村民建房,找吴著佐借钱,当时吴著佐没有存款,他将王某带到自家承包的鱼塘,说里面有价值几万元的鱼苗,让王某自己打捞,卖钱建房。王某十分高兴,卖了部分鱼苗,到手2.5万元。第二年,吴著佐中风,急等着钱看病,但王某没有还钱;去年郑梦婷生病,一家人为筹钱急得团团转,王某的钱仍然没还。曹延明说,这事如果搁在别人身上,早就逼着王某还钱了,但吴著佐一家却没有这么做。

曹延明还告诉记者,上世纪八十年代,吴著佐在咸宁做木工时,一名工友母亲去世,但他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吴著佐听说后,拿出80元钱和20斤粮票,让工友赶紧回家。没想到那名工友赖账,后来一直躲着吴著佐。

记者问起此事,吴著佐说,当时他一天的工资才2元钱,80元钱是他近两个月的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