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新闻频道 > 黄石

黄石“边界小学”里的“弓腰老师” 坚守36载点亮山区孩子未来

发布时间:2018-05-09 10:31:10来源:荆楚网

  东楚网黄石新闻网(东楚晚报边界行报道组 统筹/石教灯 文字/陈子才 摄影/何戈 摄像/姜博)

  这是一次触碰心灵的采访。

  56岁的王能鲁是故事的主角。

  在北山小学,他从教36年,如今已两鬓斑白,步履蹒跚。

  36年来,他如磐石般坚守,虽身患严重风湿病,身体弯曲60度,也从未放弃,情洒乡村教育。

  他的腰是弯着的,但在北山人的心中,他是一座笔直的丰碑,是这山里最高大的树。

  如今,他还在坚守。

  “边界小学”里的“弓腰老师”

  王能鲁是土生土长的北山人。

  1982年起,他开始出现病症。

  那时,他只有20岁,读高三,年轻帅气。他的学习成绩很好,在北山村,村民们一度公认,他能走出大山,成为一名大学生。

  当年高考前夕,他突然生病,被检查出严重风湿病,不得不弃学求医。

  辗转多地治疗,王能鲁的病,被阳新县军垦山林队一名乡村医生用土方子予以了缓解。但不久,他的腰开始弯曲……

  错过高考后,王能鲁放弃了大学梦,回到北山村,在北山小学当民办教师。

  北山小学地处鄂赣边界,群山环绕,在木港镇又被称之为边界小学,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外地人根本不愿去。王能鲁却在此扎下了根。

  他家中原本贫困,又因治病,欠下不少外债。

  没钱,他只能加倍努力工作。

  那个年代,乡村教师的待遇普遍不高,一年仅400余元收入。

  王能鲁心善,有不少学生交不起学费,他就用自己的工资垫付。一年下来,他有时拿到手的只是一堆学生家长写下的欠条。

  36年从未间断,他深爱着教书育人这份事业,即便病更重了,腰更弯了。即便背拱成桥,他也愿承载起了更多山区穷娃子的梦,如北山漫山遍野盛开的云实花,散发着迷人芬芳。

  坚守36载,点亮山区孩子未来

  北山穷啊,穷到什么程度?

  十年前,村民王忠地一家吃不上饭,以苦荞馍和酸菜为食。

  北山的路远啊。

  曾经的老教师们,从木港镇走到北山,步行要四五个小时。

  也有人骑自行车,一下雨,轮胎就会被泥土咬住,只能扛在肩膀上走。

  但凡有点收入的北山人,都选择将家迁到了山外;北山小学的老师也走了一茬又一茬。王能鲁心里清楚,留下的孩子,家里的日子过得都很艰难。

  如果学校不继续办,他们不坚守,这些孩子怎么办?

  王能鲁的答案是:只要还有一个孩子,他就要走上讲台。

  36个寒暑,他守着北山小学这块弹丸之地,也守望着山区孩子们的未来。

  白天,他弓着腰,在黑板上写下工整的板书,用并不标准的普通话,领着孩子们诵读。天黑了,村里早早没了灯光,娃娃们和老人们睡得都早。只有北山小学宿舍里的灯,熄得最晚——那是王能鲁守在校园,那是他的岗位,他的家,也是孩子们的希望。

  备课,到深夜。

  前两年,学校宿舍年久失修,被拆除了。王能鲁就在办公室里备完课后走回家,以他的行走速度,那段路,要走一个多小时。

  乡村教师黄孝凤刚到北山小学时,对教学还不熟悉,王能鲁手把手地教她。孩子们的基础咋样?什么样的方式最易懂?事无巨细,一一和盘托出。

  学校的电断了,是王能鲁架着梯子爬上去检修;水管破了,也是王能鲁趴在地上换……

  “你觉得这样的生活辛苦吗?”记者直截了当地问他。

  “不辛苦!”他说,和孩子们在一起,他只觉得幸福。

  弓下的是腰,拱起的是桥

  过去的北山,平时人确实不多,但也有美丽温暖的时候。

  比如春播时,外面打工的男人女人都回来了,村里充满了欢声和笑语;比如秋收时,屋场外晒着金灿灿的稻谷,孩子们在秸秆里翻滚;比如说春节,家人团圆,年味在田间地头弥漫。

  王能鲁却是孤独的。

  因为疾病和贫穷,他没有成家。

  山路泥泞,他一个人行走了36年;草木枯荣,他一个人守望了36年,就像村里随处可见的一棵大树,矗立在那,毫不起眼。

  他20岁的时候,也曾深爱过一个姑娘,名叫吴会英。他爱她的纯朴、善良,她爱他的坚强、才气。

  她一直等着他来提亲,殊不知,隔着重山,王能鲁的病情反复不定。

  心上人出嫁时,他脸上有笑容,但转过身,泪流满面。

  “我已经落下了残疾,她能有个家庭,我很开心。”他说。

  只有北山村里的人才知道,此后的两年,王能鲁的话少了,消沉了不少。三尺讲台,孩子,是他最大的安慰。

  他没有孩子,北山所有的孩子都成了他的孩子。

  他从不谈什么大道理,只是36年如一日地坚守、付出。一次暴雨,有位徒步上学的学生在路上就被淋得全身湿透。王能鲁看到后,找来自己的衣服,给学生换上,又用课间时间,将学生的湿衣服洗净晾干……

  亲其师,信其道。教师的工作就是以心育心。王能鲁用自己的执着坚忍、乐观、无私、爱,启蒙了一代又一代北山人。

  现任北山小学校长陈宏达也是北山小学的毕业生。从读书到回北山小学任职,陈宏达对王能鲁的人格力量深为赞同。

  “只要是学生的事,王老师都热心。”他说,北山小学的贫困学生多,留守儿童多,只要有学生需要办理助学补助,王老师就会拿着材料,挨家挨户走访,帮忙填表,找上级部门盖章。

  一个人的路两个人走

  36年来,王能鲁始终佝偻着腰,衣着一丝不苟。

  他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开心地工作,乐观地面对生活,即便在别人看来很辛苦。

  站在讲台上,他写的板书,一笔一画,苍劲有力。

  但年岁不饶人啊,支撑他的腿,已经开始不断颤抖,腰弯下的弧度越来越大,脸上的皱纹也越来越深。

  他的父母也已八十有余,和他住在一起。王能鲁没办法照顾他们,反而自己需要老父母照顾。这让他不能释怀。

  触碰到此,他失声痛哭:“我还需要老父母照顾,这说明我还没长大……”

  这些年,北山小学的学生已经减少到只有十余人,王能鲁依然乐在其中,佝偻着腰,凝望着孩子们奔跑、嬉戏,写出来的字,没有一个歪歪扭扭。

  2015年,他又一次敞开了自己的心扉。

  初恋吴会英来到了北山。她的丈夫遭遇车祸已离世7年,如今孩子都支持她再找一个伴。

  她想到了他,他也深藏着对她的爱。只不过,这份爱比起他对事业、对学生要含蓄得多。

  王能鲁笑得更多了,他不用再一个人孤独地在北山小学坚守,他也得到了更多精神上的支持。

  如今每到周五,吴会英送完孙子上学,都会骑着电动车在曲折的山路间跑一个多小时,前往北山小学。

  她还会带上王能鲁喜欢吃的食物,为他做上一顿可口的饭菜;趁王能鲁上课的间隙,她还会将他换下来的衣物洗漱干净。

  下午放学了,吴会英经常会陪着他,带着学生们走在田垄上,走过一段难走的山路。

  溪流映着他们的倒影,云实花儿又开了,那是一幅优美的图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