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金曲全通
新闻频道 > 荆门

荆门40多所学校开设儿童防性侵教育课程 上万名学生受益

发布时间:2018-03-09 09:00:03来源:湖北日报

湖北日报讯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胡蔓 杨麟 通讯员 李鹏

从幕后到前台,问题不容回避

“同学们,公交车上如果有人推挤你,故意触碰你身体的隐私部位,怎么办?”3月8日下午,在荆门市石化第二小学,一堂特殊的防性侵课正在开讲。

两名女讲师分别扮演“小女孩”和“坏人”,上演公交车上遇到性侵的场景。

“我不认识你,不要碰我!”“我还不到14岁,你想坐牢吗?”“小女孩”厉声呵斥道。台下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看着表演者,身体坐得笔直。

在荆门,防性侵这个羞于言说的话题正一步步走向前台。从城市到农村、从学校到社区,目前,“女童保护”儿童防性侵课程已在荆门40多所学校、社区开讲,15311名学生受益。

2013年6月1日,全国百名女记者共同发起“女童保护”公益项目,以“普及、提高儿童防范意识”为宗旨,致力保护儿童远离性侵害。2015年7月6日,“女童保护”升级为专项基金,设立在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

据统计,2013年至2016年,全国各地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14岁以下)案至少有1401起,受害人超过2568人。

“这个问题不容回避”,荆门市义工联合会副会长张云龙说,当时得知这一项目时很兴奋,觉得很有必要普及这方面的知识,也愿意将相关推进事宜承接下来。2015年9月,荆门市义工联合会与“女童保护基金”签署合作协议。由荆门市义工联招募义工,义务宣讲这一项目的相关内容。

张云龙坦承,义工联是由荆门各界人士组成的非营利性社会团体,志愿为弱势群体等提供义工服务。招募的“女童保护”讲师没有课酬,但条件严苛,至少过培训、考核等“三关”,再经女童保护基金总部审核通过,方能成为讲师。

从忐忑到坦然,秉持一颗善心

“所有这些都只能秉持一颗善心,讲师得自己联系学校,阻力重重。”作为一名公益讲师,龙泉、侯婕有着别样酸楚。“当时,不少学校一听说是防性侵教育就非常抵触,毕竟整个湖北都没有开设这样的课堂,出了差池谁担责?当然也有学校担心,有推销之嫌。”为了能顺利推进这个项目,龙泉只能通过私人关系给校方疏通。展示外省授课的照片、详细解释教案、一遍又一遍地承诺“保证不出格”,终于叩开课堂大门。2016年3月,在荆门石化第三小学,这个敏感的课堂终于羞答答地亮相了。

既不能让孩子们觉得太恐怖,也不能对此冷漠。

那一堂课讲得格外“忐忑”,不知道孩子的接受度在哪,教师们的包容范围有多少,授课节奏、拿捏尺度、语言表述,每一个细节都需要反复推敲。讲师和校方约定,不讲儿童性侵案例,以免吓着孩子;不直接提性器官名称;男女不分开以免增加性别神秘感。“每一个心灵都尽量关照到”,龙泉说。授课中,她们将“孩子遇到性侵马上告诉‘爸爸妈妈’”改为“你信赖的大人”,以免伤害到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告诉孩子们“要提防‘坏叔叔’,也有坏爷爷、奶奶和阿姨、哥哥等”。45分钟课程下来,两人手心冒汗,但在孩子们瞪得大大的眼睛里,分明感受到另一种渴望。

荆楚理工学院辅导员何晓臣也是一名公益讲师。她说,这是一个“麻烦”的教学,教案先后50多次修改,教师得不断更新知识要点。

公益讲师、蓝月托管中心负责人高明说,看起来很简单的儿童防性侵课程,包含了很多安全常识,涉及儿童性教育学、心理学、社会工作学、教育学、法学、犯罪学等多个领域。“女童保护”目前所做的,是中国教育体系里长期缺失的一环。既然要做,一定要负责任地做。不希望某一天,有人指责讲座误导了孩子,给他们带来心理阴影。

2017年5月15日,荆门市综治办、妇联、教育局印发《在全市少年儿童中开展“女童保护”防性侵教育实施方案》,做好“民间自发”和“政府自觉”的结合文章,加大政府、社会、学校、家庭等各个层面的协作力度,形成工作合力,计划到2018年10月,实现全市范围内适龄儿童都能接受防性侵课程。

荆门市机关幼儿园教师、公益讲师陈刘芳感慨,那种“扬眉吐气”至今记忆犹新,讲课由忐忑变得坦然。

从躲避到直视,一个积极的信号

大量的案例分析发现,很多孩子遭遇性侵,正是因为孩子“羞于说出口”。大人传递给孩子的信息,连基本生理知识都回避。

“两年来,我们的儿童性教育正逐渐从谈性色变到坦然直面。”龙泉感慨,“2016年,我去农村小学讲防性侵课时,老师们全程都用警惕的目光防备着我们。特别是当说到‘内衣、内裤覆盖的地方是隐私部位’时,一些女同学马上用手遮住脸,说‘好恶心’。现在,大变样。”

昨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走进荆门石化第二小学,四年级女生小星大方地说:“当有人摸你背心、短裤遮住的地方,要勇敢拒绝。”

去年11月底,龙泉等11名讲师为该校13个班的400余名学生共上一堂防性侵课。“从以往单个班级的局部授课,到整个学校的全面教学,这是一个拐点。”龙泉说,学校认识到,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直面和疏导才能显效。

该校副校长王艳说:“我们学校留守儿童占了一半,父母很少给孩子讲防性侵知识,学校也没有可用教材,女童保护基金的防性侵课堂有效补齐了短板。”

从最初仅有6人的讲师到如今45人讲师团队,许多教师、警察、企业负责人都加入进来。从志愿者逐个学校找关系,请求进校上防性侵课,到如今城乡学校争相邀请。

对于“女童保护”讲师们来说,改变不能仅止于此,她们希望,从国家层面出发,将“儿童防性侵”课程纳入到常规化课程中,并将这方面的内容吸收到教育考核范围。

3月2日,部分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和业界专家建议,将儿童防性侵教育纳入常态化教学,加强未成年人社会监护制度建设等。“这些都是积极的信号,希望这个公益行动,能够一点点遏制住揪心的‘性侵’。”张云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