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新闻频道 > 十堰

美籍华裔女孩十堰寻找亲生父母(图)

发布时间:2018-05-29 16:02:34来源:秦楚网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图/记者 何利
  32岁的她,有一个中文名字,还有一个英文名字;过去32年里,她有一对中国父母,还有一对美国父母,但都是养父母。这事说起来有点绕,但这个有美国国籍,又有着两对养父母的女孩,正在努力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对于当年的遗弃,女孩表示不曾怪过亲生父母,如今寻找,只想知道亲生父母是否安好。
  为完成心愿,她和十堰养父托本报寻亲
  “我想帮我女儿寻找她的亲生父母,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得到。”昨日一早,65岁的翁治华急匆匆走进十堰晚报编辑部办公室。头发花白的他,手里攥着两张女儿的照片,准确地说,是他养女的照片。
  翁治华说,他这么做是为了帮女儿完成一个心愿。20年前,今年32岁的翁仁萍从中国被领养到美国,如今她决定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孩子大了,她的心愿我得支持。成不成总得试试,没准真找到了呢。”翁治华说,寻找亲生父母是女儿的权利,他没有理由阻止。

翁仁萍(前排右二)和中美两国的养父母及哥哥翁仁涛早年在武当山的合影。

  关于女儿的身世,翁治华在见到记者前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坐在记者对面思考良久,他才打开话匣子。
  那是32年前的一个早上。那时,翁治华在位于五堰的十堰市第二招待所(现在的美乐大酒店)做保卫科科长。由于工作关系,他跟当时的朝阳路派出所所长挺熟。那天早上刚上班,他就从酒店隔壁的派出所得知一个消息:前一天晚上有人捡到一个女婴送到了派出所。说不清是出于好奇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翁治华立即跑到派出所去看那名女婴。
  随后,翁治华做了个决定:收养这个女婴。“那时收养孩子不需要太多手续。”翁治华回忆说,“之后没多久就办好了收养手续。”
  由于抱着孩子回家不方便,在酒店附近上班的一位朋友弄来一辆车,将翁治华和孩子送到22厂桥头。然后,翁治华将孩子交给了妻子赵凤英。赵凤英将孩子抱回家,翁治华返回酒店上班。“那时候,我们的儿子翁仁涛已经5岁多了。”翁治华说。
  就这样,这名女婴成了翁治华的养女,取名翁仁萍。从那以后,翁治华两口子将翁仁萍当成亲闺女一样,看着她一天天长大。
  “我在酒店做保卫工作,我媳妇照顾两个孩子外加卖菜,一家人虽不富裕,但日子过得还行。”翁治华说,每天下班回到家,看着儿女在面前嬉闹,他总是乐得合不拢嘴。
  从中国到美国,她有了两个家
  翁仁萍一天天长大,转眼到了上学的年龄。虽然自己没多少文化,但翁治华深知读书的重要性。从幼儿园开始,翁治华就一直关注着女儿的学习,但他发现,女儿好像天生不是读书的料。
  “从读学前班起成绩就不好,老师经常找我谈话。”说起女儿的过去,翁治华讪讪地笑了起来。因为这事,他还给女儿转过学,但依旧不起作用,“这丫头哪儿都好,人也非常聪明,就是在学校学不进去。”
  到了1994年,翁仁萍已经8岁了,翁治华开始考虑女儿未来的出路。“照她当时的成绩,读书考学估计是没有希望。”翁治华说,于是他又将女儿的户籍转到了福利院。
  “因为那时候福利院的孩子成年后会给安排工作,我思来想去才做了这么个决定。”翁治华说,家里条件很一般,他和妻子又没啥本事,如果任由女儿按照当时的情况发展下去,他怕女儿将来不会有好的出路。
  将户籍关系转到福利院后,翁仁萍还是在翁治华家生活。“她每天早上去上学,中午回家吃饭,晚上放学也回家睡觉。后来等她大些了,才住到福利院,但每到周五晚上我就骑自行车去接她回来,在家过周末。”
  意想不到的情况在1998年下半年发生了。一对美国夫妇通过民政系统办理收养手续,对当时已经12岁的翁仁萍进行了二次收养。“说实话,知道这个消息我心里挺不愿意的,但孩子的户口当时在福利院。”翁治华说,再后来,他和妻子也想通了,想着女儿到了国外条件肯定会更好一些。

在美国生活时的翁仁萍。

  翁仁萍出国前那个中秋节,赵凤英专门将她接回家过节。“当时我特意给她买了月饼。”赵凤英回忆说。
  之后,翁仁萍就被带到美国,美国的养父是记者,养母是大学老师。“条件比我们家要好得多。”翁治华说,想着女儿到美国能过上更好的日子,他和妻子心里也就释然了。
  从美国到中国,如今就职在广州
  翁治华告诉记者,就这样,翁仁萍有了两个家,一个在中国,一个在美国。
  到美国后,翁仁萍并没有忘记国内的养父母,但她一开始并没有跟翁治华一家联系。直到1999年的一天,赵凤英的小妹妹在半夜里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翁仁萍报出了自己在中国的小名。“那时候我家没有电话,没想到她一直记得她小姨家的电话号码。”翁治华说,后来他才知道,这个国际长途是翁仁萍的美国养父母帮忙打的。
  “她美国的家在阿拉斯加,这地名还是女儿告诉我的。”翁治华乐呵呵地说,因为女儿他还知道了不少美国的事情和地名。翁仁萍的美国养父母还多次带着她回到中国,来看望翁治华一家。
  “他们来了就住在我家里,跟我们处得也挺好的。”翁治华说,曾经由中美两国两家人组成的一大家子还去了一趟武当山,翁仁萍在两对养父母之间做翻译,汉语和英语自由切换。翁治华做梦都没想到,当年那个学习成绩很糟糕的女儿,现在能流利地说两国语言。
  2015年,翁仁萍在美国养父母的帮助下回到中国找了一份工作。“在广州一家贸易公司做外贸翻译,经常在广州和北京之间来回跑。”翁治华说,女儿曾多次提出接他们老两口到广州去玩,都被他拒绝了。
  经过几年努力,翁仁萍在国内的工作逐渐稳定下来,她也下定了寻找亲生父母的决心。“她也征求过我们的意见,我们都非常支持,还有她美国的养父母也非常理解。”翁治华说,但由于工作等诸多方面的原因,翁仁萍没有太多时间寻找亲生父母。
  “女儿有这个想法,我得支持,所以就跑来请你们帮忙试试。”翁治华说,如今他成了女儿寻找亲生父母的代理人。
  32年后,她想知道自己到底来自哪里
  据翁治华回忆,翁仁萍最初被人发现的地点,是原来的十堰市房管局楼下。“就是现在的五堰美乐大酒店斜对面。”翁治华说,发现翁仁萍的时间是晚上,准确时间不太清楚。当时有人在房管局楼下听到孩子的哭声,之后就发现了翁仁萍,然后将其送到了派出所。
  由于时间过去太久,当年的民警已无法联系上,翁仁萍被发现时的具体情况现在已无从得知。“从当时的外貌来看,孩子应该是出生一段时间了,但具体多大无法判断。当年我们将她抱回家后,在换衣服的时候发现孩子怀里有个字条,上面写着‘7月9日出生’几个字。”翁治华说,这个“7月9日”到底是阳历还是阴历,他也说不清楚。
  对于女儿到家时的情景,赵凤英还记得不少细节。“当时她穿着一套灯芯绒做的袄子和棉裤,还有鞋子,都是紫色的。袄子外面有一件粉红色的毛线外套,棉裤外面套着一条浅蓝色的裤子。”赵凤英说,女儿到家后没几天就下了一场鹅毛大雪,“我每天到门前的河里去洗尿片子,特别冷,所以记得很清楚。”
  对于寻找亲生父母这个决定,翁仁萍说她只是想知道自己到底来自哪里。“这么多年过去,我并不怪亲生父母,也许当年他们将我遗弃有着某种迫不得已的原因,但不管是为什么,我都想找到你们,我想知道你们长什么样,想看看你们是否安好。”翁仁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