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省福彩
新闻频道 > 仙桃

仙桃重伤者赴汉治疗遇“违规”救护车 家属称遭临时加价并给假发票(图)

发布时间:2018-05-04 07:00:28来源:楚天都市报

图为:家属收到的假发票

图为:涉事救护车

楚天都市报讯 楚天都市报记者刘毅

仙桃一名患者,大腿被牛顶伤,因伤情严重,急需转往武汉进行手术。可让家属没想到的是,当他们向转运患者的救护车工作人员索要发票时,对方竟然给了一张假发票,“这辆救护车是否具备转运患者的资质让人生疑。”

楚天都市报记者多日调查发现,这辆长途转运病人的救护车来自武汉虎泉医院,而且,该救护车是通过在武汉市外散发名片等方式获取转运病人的业务。对此,武汉市卫计委表示,该车违规喷涂“120”标识,其他情况有待进一步调查。

仙桃病人重伤急需转院

51岁的李进明是仙桃人,住在该市复州大道袁市菜市场旁,平日随着亲戚一起做工程。

2月11日,距离春节只有几天时间了,李进明计划回工地收拾工具,准备回家过年。工地在离家30公里外的剅河镇,当天下午3时许,李进明和姨侄李赵飞两人到工地,分头收拾东西。可就在此时,意外发生了。

李进明回忆,当时一头水牛突然跑进工地,朝着他冲了过来,一愣神的功夫,他就被牛顶了起来。李赵飞听见呼救声,这才发现李进明被牛顶了。“牛顶着姨夫,牛角还扎穿了姨夫的右大腿。”李赵飞赶紧找来一根木棍,狠敲牛头,趁着牛低头的时候,才将李进明救下,他随后开车将李进明送往医院救治。

李赵飞说,当日下午5时许,他把李进明送到了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其他亲戚也闻讯赶到医院。经过各项检查,医生表示需要进行手术。然而,当晚7时左右,负责治疗的陈医生突然叫家属到办公室称,因为伤情严重,该院无法为患者手术,需要将病人转到武汉的大医院进行治疗。“陈医生当时称,他们医院的救护车将病人送到武汉需要1500元左右,但他们医院救护车上的设备比较简陋,且到武汉后还要与医院对接,这一过程很费时。如果直接由武汉的救护车接送,虽然需要3000元,但救护车上的医生会和大医院直接联系,无缝对接,可将患者直接送入手术室进行手术。”李赵飞称,考虑到伤情急需手术,他们想节约时间,于是同意由武汉的救护车来接,陈医生当着家属的面,直接给救护车打了电话。

家属称救护车临时加价

李进明的儿子李海在武汉工作,当得知父亲要转运武汉治疗时,他赶紧从光谷赶到医院等候。当晚10时30分许,救护车将李进明送进武汉一家大医院。次日凌晨,李进明接受了手术治疗。“手术做完了,很成功,放心。”手术结束后,李海给在老家的母亲发了微信,宽慰母亲。

但就在家属相互传递好消息时,李进明的病情急转直下,医生通知家属,李进明的伤口感染严重,需要截肢。

“不知道怎么跟母亲说。”李海回忆当时的场景时,依旧止不住地流泪。2月20日,李进明慢慢醒来后,才发现自己的右腿没有了。

病情已经让家属很伤心,但让家属更为气愤的是,他们发现,当时将李进明从仙桃转运武汉的救护车有问题。李海说,父亲截肢手术后,家属回想整个转运过程,发现有诸多地方不对劲。

李海说,当时救护车在仙桃一出发,车上医生就向家属索要3600元费用,而不是之前所说的3000元,而且不给钱就不开车。当时情况紧急,随车的家属只得同意,因为身上带的钱不够,随车医生将电话告诉家属后,他通过支付宝将钱转给随车医生。事后,他曾找随车医生索要发票,对方起初不愿意给,直到2月21日,对方才给了一张发票,而且发票是放在医院前台,让他自己去拿。十分蹊跷的是,他发现这张发票是假发票。

楚天都市报记者看到,这份《湖北省国家税务局通用手工发票》上面填写的开票日期是2月11日,收费金额为3600元,公章字迹很模糊,只看得清“武汉医疗急救中心”字样。李海说,他咨询过税务工作人员才知道,不存在这家单位。随后,记者从税务部门核实了解到,李海手上的发票确实是假发票。

谁联系救护车说法不一

这辆救护车到底从哪来?因为家属没有记下车牌,记者为此展开调查。经过多日走访,记者终于锁定了一辆车牌号为“鄂A62U0J”的救护车,而该救护车属于位于武汉市洪山区的武汉虎泉医院有限公司。

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为何联系虎泉医院的救护车?5月2日,记者来到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采访。该院相关负责人表示,该院确实接诊过李进明,因为患者伤及血管,情况严重,当事陈医生才建议患者转到武汉治疗。

该负责人称,如果该院救护车送病人到武汉,只要1500元,但需要该院医生陪护,可能当晚医院救护人员不足,且该院救护车设备老旧等原因,医生这才建议患者联系武汉的救护车。院方在调查此事时,当事陈医生称,因为曾有推销人员向该院医生发放过名片,这些人自称来自武汉的大医院,所以医生以为对方真是大医院的救护车,所以就将联系方式给了患者家属,由患者家属自行联系的救护车。

对于这种说法,李进明的家属则坚称,当时是陈医生帮忙联系的救护车。

连日来的采访中,业内人士向记者介绍,武汉的一些小医院,经常到周边地区推销转诊业务,但往往自称“武汉救护站”“湖北救护中心”“武汉医疗救护站”等单位,但这些单位根本不存在。在推销时,还会明确跟医生说,转诊一名病人会给一定的回扣。而且,这些转运救护车收取的费用很高。

对于是否收取回扣,当事陈医生表示否认。不过,仙桃第一人民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有关情况该院将进一步调查。

车头违规喷涂“120”标识

据了解,2月11日晚,到仙桃转运李进明的是虎泉医院的医生张某和司机林某。

病人上车后是否有加价行为?是否存在威胁家属不给钱就不转运病人的情况?昨日,记者联系上张某,他称自己是虎泉医院外科医生,当日他接到负责该院救护车管理工作的邹某的电话,让他到仙桃转运病人,他确实收取了3600元钱,但这一价格是邹某让他去收的,他并没有临时加价,也没有跟病人说不给钱就不开车。沿途,他对病人做了监护,所收的费用都给了邹某。张某还称,他并不清楚邹某如何知道李进明需要从仙桃转到武汉。此前,他也经常从外市接送病人到武汉。

昨日,记者联系了邹某,但他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病患与虎泉医院本无关系,为何该院的救护车要到仙桃转运病人?该院对于救护车是如何管理的?昨前两日,记者连续两天到虎泉医院采访,但该院相关负责人只表示,情况还需要调查。虎泉医院一位工作人员称,该院原来只有一辆小型救护车,因为老旧了,所以该院去年才添置了一台新的救护车。2月11日,该医院已经放假,邹某等人可能是背着医院在外面接送病人,因为该院的救护车一般只用作接送本院的病人。

近日,记者将上述情况向武汉市卫计委通报后,该委高度重视。昨日上午,武汉市卫计委执法人员来到虎泉医院着手调查。执法人员见到涉事救护车车身没有喷涂虎泉医院的相关标识,反而在车头上喷涂了“120”标识后表示,经过初步认定,该车是医院自用救护车,没有资格喷涂“120”标识,这点已属违规。

对于该车远赴仙桃转运非本院病人是否违规?武汉市卫计委执法人员表示,还在进一步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