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新闻频道 > 宜昌

宜昌两男子禁渔期长江捕鱼 被判补放7万余尾鱼苗

发布时间:2018-06-28 09:55:00来源:三峡晚报

 

放流现场

记者杨自林通讯员沙青 文/图

27日下午5时许,在枝江市长江鱼类放流点码头边,因电捕鱼被判缓刑的男子许某,在检察院、公安和渔政等部门工作人员的监督下,将176公斤成鱼、72750尾鱼苗放入长江。

图为放流现场。通讯员沙青 文/图

今年3月27日,枝江男子许某和李某,在长江枝江段百里洲镇曹家河村水域电捕鱼时被当场抓获,随后被刑拘。

6月27日下午,由伍家岗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以非法捕捞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在伍家区法院开庭审理。法院当庭宣判,许某和李某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各自被判刑,并且还将以补放鱼苗的方式进行长江生态修复。

两被告当庭认罪并道歉。据介绍,这也是宜昌首例电捕鱼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

大白天禁渔期电捕鱼

李某和许某都是枝江本地人。今年3月27日上午,李某邀约许某到长江里搞点鱼尝尝鲜,许某欣然同意。随后,许某驾驶机动船,由李某操作电捕鱼设备,在长江枝江段百里洲曹家河水域进行电捕鱼。

两人在江面上捕得正欢,没想到的是,这一切被岸边一位居民看在眼中,他赶紧将情况反映给渔政部门。枝江市渔政部门接到举报后,会同长航警方驾驶冲锋舟赶往事发水域。

距事发地300米外,李某和许某发现了执法人员,发动机动船逃离,最终被冲锋舟逼停。

据当时在场的执法人员回忆,李某和许某驾驶的是一艘“三无”机动船,船上有两个大电瓶、四个小电瓶、一台离变器和一台制氧机,以及其它电捕鱼设备。而在船舱内,装着数条草鱼和翘嘴白等,共近百斤成鱼。“这么大的鱼正在产卵期间,太可惜了。”目睹现场的执法人员痛心不已。执法人员介绍,被电到的鱼有的已经死掉,有的奄奄一息,最重的草鱼有20多斤,腹部是鼓的,里面都是鱼籽,被电伤以后根本无法存活。

这是宜昌今年查获的首起禁渔期内非法电捕鱼案,李某许某对违法事实供认不讳,随后被警方刑拘。

检方委托专业机构评估危害

大白天里在禁渔期内电捕鱼,而且电捕鱼对长江鱼类的伤害,会引起连锁反应。对于此类破坏长江生态,且侵害社会公共利益的犯罪行为,伍家区检察院根据相关法规,决定以刑事附带民事公益向法院提起公诉。这也是宜昌首例电捕鱼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

电捕鱼对长江鱼类生态的破坏有多大?伍家区检察院委托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进行了评估。

据水产专家介绍,电捕鱼对水生物没有选择性,电极产生的扩散电流,会导致所触及的各类水生动物死亡或受损,危害面非常广。以事发地为例,该水域有200余种鱼类,这些鱼遭电击后,仅有四分之一的鱼能浮上水面,其余的鱼都会沉到水底。

而部分侥幸逃脱电击的鱼,其性腺生理功能会遭受不同程度的损伤,极易导致不育,影响种族的繁衍。电击还会导致部分组织坏死,造成鱼类畸形。而在鱼类繁殖期,强大的电流会直接干扰鱼类的繁殖行为,同时破坏鱼卵。

另外,电捕鱼会对水体中的浮游生物等造成致命伤害,导致水生态系统食物链破坏,危及到水体安全。水中的土著鱼类被电杀后,这就给外来物种入侵提供了生存环境,会爆发外来生物入侵的风险。

根据评估,李某和许某电捕鱼后,该水域成鱼潜在总损失大约为176公斤,幼鱼损失大约为72750尾。

庭审认罪补放鱼苗修复生态

当日的伍家区人民法院庭审现场,来自公安、渔政等多部门的工作人员,旁听了庭审。

庭上,李某和许某当庭认罪。两人称,原本只想到长江里弄几条鱼尝鲜,没想到会带来如此大的恶性后果。“向大家诚恳地道歉,愿意承担一切后果。”在法庭上,李某和许某当着众多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和媒体道歉。两被告表示,愿意以补放成鱼和鱼苗的方式,对长江鱼类生态进行修复弥补。

法院一审当庭宣判,李某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许某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责令两名被告人,在十日内按照检察机关的起诉投放相应数量的鱼苗。

庭审结束后,许某和相关部门工作人员来到枝江市长江鱼类放流点码头边。两名被告此前在取保候审时购买的成鱼和鱼苗,已摆放在码头边。其中草鱼等3种成鱼176公斤,鲢鱼等九类鱼苗72750尾,总价值1.2万余元。

当天下午5点半,在检察官、公安干警和渔政执法人员的监督下,这些成鱼和鱼苗被放流入长江。“我是真心悔过,再也不会触犯法律了。”随着这些成鱼和鱼苗下水,站在岸边的许某再次道歉。

相关链接:

今年3月28日,荆州首例电捕鱼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宣判,被告人陈某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9个月,并且放流成鱼88.2公斤、幼鱼7.8万尾,修复水域生态环境。

根据2016年11月湖北省水产局颁布的《关于加强渔业生态文明建设的指导意见》,办理破坏生态环境案件实行“谁损害、谁修复”原则。在类似非法捕捞案中,检察机关除了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外,还依法对其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要求被告人承担生态修复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