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金曲全通
新闻频道 > 社会新闻

小门诊医托大医院拉人 “名医”出手病情瞬间严重

发布时间:2013-07-17 07:02:19来源:SRC-13

当事门诊

执法人员现场调查

  荆楚网讯 文图/记者沈度 实习生蔡慧莹 喻紫婧

  7月14日上午11点03分,省妇幼保健院。

  在离导医台5米处,一名着白T恤年轻女孩拿着挂号单经过,被一名年轻红衣女子拦了下来,另一名穿红裙的中年女子也凑了过来。一番攀扯之后,白T恤女孩被说服:去虎泉,找太和门诊的专家看病。知情人士说,后两名女子是医托,她们每天都在医院游荡,寻找目标。

  近日,本报接到的多起有关医托的投诉中,都提到了太和门诊。记者随即从上述两名医托入手,展开暗访调查。

  两女子一唱一和

  记者被“哄”走

  7月14日,记者在省妇幼发现这两名医托后,佯装候诊患者,从她们身边经过。

  眼见“目标”出现,红裙中年妇女前来搭讪,还自称以前也得过类似病症,是找虎泉邮局对面一个老专家治好的。她还说,该专家姓马,是省妇幼的名医,周末在那边坐诊,技术非常过硬。其间,年轻红衣女子插话说,她从早上八点多过来,3个多小时都没排上号。

  知情人士给记者使眼色,暗示这两人是在演双簧。

  果然不出所料,中年女子向年轻女子推荐,不如去虎泉找马医生。年轻女子顺势说:“以前在妇幼看过几次,效果不怎么好,这次也想换个位子。”说罢,便邀记者一起去虎泉,记者表示同意。

  在去虎泉的途中,年轻女子自称叫何思佳,不停地打听记者的情况,套近乎,生怕记者反悔。临近医院时,她接听了一个电话,对方询问“人什么时候到?”。

  最后,记者被带到了该门诊。一进门,“佳佳”便带着记者径直去挂号,5元钱,无任何票据,看似轻车熟路。随后,一名护士将“佳佳”与记者带至3楼,在“妇科”诊室门口候诊。诊室内,候诊患者不少,马医生看起来六七十岁,短发,面前办公桌上已摆了七八本病历。简单询问后,马医生对记者说,“你这种情况就是有问题!要先做个全面检测再上来,有好几项,400元钱。”随后便是开单子,让护士带下去缴费。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等患者交钱后,医托的任务才算完成,他们才能拿到提成。

  妇科“名医”出手

  未见特别之处

  记者现场看到,该门诊共三层,除了妇科,还设有内科、牙科等,其中妇科是该诊所主打科室,醒目的广告牌上写着“专业治疗”各种妇科疾病。

  记者暗中观察,截至当天下午3点,有好几拨年轻女孩被人带到3楼妇科就诊。1点18分,两名年轻女孩和一名男孩看完病后,告诉记者,他们都是学生,是在省妇幼4楼候诊时,听人介绍跟人一起过来找马医生的。其间,还有好几名年轻女孩在三楼候诊,也说是被人带来找马医生看病的。

  一名魏姓女孩告诉记者,她是中午在省妇幼4楼排队候诊时,听人说妇幼的专家马医生周末在虎泉坐诊,此后被一名中年妇女带来的。在这里,她花了400元钱检查,被诊断为“细菌性阴道炎、宫颈炎”,治疗花去120元,开了几盒药180元,加在一起700元钱。“一个月的生活费就这么没了。”小魏心疼地说。

  得知可能遇到医托时,这名女孩起初不太相信。但就在当晚,她给记者打来电话说,回学校后,同寝室的一名女孩听了她的遭遇,称几个月前陪朋友去省妇幼看病,也是被同样的方法拉到该门诊,花了一千多元。两人一合计,才觉得这并非巧合,的确是上了医托的当。

  仅仅半天时间

  带来近10笔生意

  15日,记者再次到该门诊附近蹲守,暗中观察医托举动。

  头一天带记者前来的“佳佳”,于上午9点57分、11点56分,分两次带着两名年轻女孩来到该门诊。两名女孩分别穿着黑色T恤、黑白拼接连衣裙。着黑色T恤的女孩中午治疗完毕出来,说检查花了400元,没开药,打吊针加清洗,共花了1000元。

  上午10点18分,头一天在省妇幼主动与记者搭讪的那名中年妇女,身着绿色连衣裙,带着一名身着蓝色连衣裙的女士进入该门诊。

  下午1点半,一白T恤、牛仔短裤的中年女子,带着一对母子,在门诊对面下了的士,进入门诊。6分钟后,一名撑绿色伞中年女子也带着“客户”进入门诊。

  记者将以上情况逐一记下并清点发现,仅仅一上午,就有近10人被领进该门诊。

  病情越说越重

  吓得患者忙掏钱

  15日下午,记者询问了一名走出该门诊的女士。

  该女士姓徐,是来自江夏的一名普通工人。她说,由于近两月月经不调,她到省妇幼看病。挂号时,听人介绍虎泉那边的谭医生看此病很有经验,便在另一名女子的邀约下前来。该门诊的谭医生检查后,说她的病情非常严重,若不及时治疗,后果不堪设想。

  谭医生越说越可怕,她只好又做了好几项检查,再加上治疗费、西药费,共花去955元。这几乎掏光了她身上所有钱,仅剩下数十元回家的的士费 。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妇产科专家说,根据徐女士的病情及B超检查报告单,无需治疗,该门诊有过度治疗的嫌疑。

  半个月前刚查处过

  医托拉客屡教不改

  记者调查发现,“太和门诊”以前叫“仁康门诊”,于去年改名,曾被有关部门多次查处过。

  昨日,记者将暗访掌握的情况向洪山区卫生局举报。该局卫生监督所及医政科人员称,此前多次接到过关于该门诊医托拉客的投诉,就在半个月前,他们还上门查处过。

  此后,面对执法人员的再次上门调查,该门诊的负责人首先否认,但在记者拿出暗访证据后,她改口表示将对该诊所妇科停业整顿,并拿出整改方案。其间,她公然说:“各行各业都有托,医托拉一个病人过来,我们也给个5元或10元辛苦费。”

  洪山卫生局有关负责人称,鉴于该门诊屡次违规经营,社会影响恶劣,将立即展开调查,依据相关规定进行严肃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