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金曲全通
新闻频道 > 社会新闻

我们还能回到当初的起点吗

发布时间:2014-09-28 07:03:01来源:SRC-13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向然

  讲述:颜莉

  性别:女

  年龄:38岁

  学历:大专

  职业:公司职员

  时间:9月26日

  地点:汉口世贸广场

  当初他们的姐弟恋被他母亲以极端方式拆散了。几年之后,当初的“恶婆婆”把珍贵的传家宝交到她手上,可他们为什么还是不能走到一起呢?

  前度刘郎今又来我小鹿撞怀

  去年8月的一天,我突然接到宁居涛的电话,他约我见面,我犹豫再三还是去了。

  3年没见,我以为我会心如止水,可是见到他还是有些激动,过去在一起的一幕幕即刻涌上心头。与以前相比,他有了一些沧桑感,神情还有些忧郁。瞬间我有些心疼:难道他发生了什么事?

  不等我开口,他开门见山地问我:“你现在是一个人吗?”当确定我是单身后,他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我们重新在一起吧!”就像我们只是热恋中的情侣吵了一架暂时分开了一段时间。可是,我们已分手整整3年了,而且其间我还跟另一个男人闪婚又闪离,可谓沧海桑田。

  我说我已不是以前那个我了;他说他也不是以前那个他了,但他对我的心没变。不论他怎么说,我还是没同意跟他复合,但也没拒绝跟他来往。

  接下来,我们像朋友一样偶尔见见面,一起吃吃饭聊聊天,了解了分手之后彼此的一些经历。跟我分手后,他也谈过一场恋爱,但这段感情维持了不到一年就结束了,据他说是因为心里还是忘不了我。他说这个的时候,我心里一热,差点不矜持地说,那我们还是在一起吧?他就像看到了我心里,主动说,我们还是在一起吧!我故作矜持地答应了。

  去年10月,我和宁居涛又在一起了。让我没想到的是,他马上提结婚的事。我说,你妈不反对了?他说,应该不会反对了,这几年她经常念你的好呢。

  说到结婚我就心痛。2009年,我刚刚与前夫离婚不久便认识了比我小4岁的宁居涛。本来刚刚经历了一段失败婚姻,对爱情心有余悸,但在他的猛烈攻势下,我还是接受了这段姐弟恋。

  他比我小,又是未婚,我不是没想过我们走到一起有多难,但还是有我预料不到的事。我知道他妈妈一直反对我们在一起,但没料到他妈妈会做出那么极端的事来,她老人家拎着一瓶农药从农村老家赶来,当着我们公司领导和同事的面喝下去了……我当时是公司培养的后备干部,即将升职,被他妈妈这样一闹,别说升职,我都没脸再呆下去了,无奈只能辞职。

  辞职后找工作很不顺,后来费尽周折好不容易才找到现在这份不错的工作。

  跟他分手后一段闪婚闪离的经历

  跟宁居涛分手后,我赌气般地热衷于相亲。2011年,我在网上认识了跟我一样是离婚身份的魏伦峰。魏伦峰跟我同龄,各方面条件都不差,比宁居涛个子还高些,这让我找到一些心理平衡。我们俩都想尽快结婚,加上我意外怀孕了,因此,在认识3个月后我们便闪电领证结婚了。

  魏伦峰的前段婚姻有一个孩子,是女孩,判给他前妻了。他只是按月付抚养费,也很少去看孩子。我觉得奇怪,还问过他怎么不去看孩子或把孩子接过来玩玩,他说是前妻不愿意,我相信了。

  我怀孕两个多月的时候,魏伦峰突然提出去做婴儿性别鉴定。我感觉很奇怪,有什么必要提前知道是男是女?可魏伦峰说,我家只想要个男孩!我心里一阵悲凉,终于明白自己找了个什么样的男人,也知道他的离婚原因了。他要带我去香港做婴儿性别鉴定,我坚决不肯,说宁愿离婚也不做那种鉴定。他说:“要离婚可以,必须把孩子打掉再离,我可不想将来因为孩子的事纠缠不清。”我连掐死自己的心都有,离过一次婚的人,怎么看男人这么没有眼力呢,瞎了眼找这样一个男人。

  我快刀斩乱麻,打掉孩子跟魏伦峰闪电离婚了。那天领了离婚证回来,我大哭了一场。我好恨自己,竟然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残忍地剥夺了他(她)的生命。

  历经沧桑我们还能回到起点吗

  第二次离婚后,我万分沮丧,再不想碰感情的事了,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工作中,有了很好的业绩,收入也很可观。工作中认识的异性中也不乏追求者,但经历了那么多,我对任何男人都无法再相信了,我宁愿享受“单身贵族”的惬意、自在的生活。

  偶尔,深夜听歌,听到我和宁居涛共同喜欢的歌时,我会想起他,想起他以前对我的好,想他过得怎么样呢?结婚了吗?但也只是这样想想便罢了,从没想过要联络他。

  没想到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我和宁居涛兜兜转转竟然还是走到了一起。可是,说到结婚,我却心有余悸,一想到他妈妈,我就不寒而栗。宁居涛说他妈妈后来还经常念我的好,我半信半疑。他妈妈念我的好也属正常。跟宁居涛在一起的一年多时间,我虽然没敢跟着他去他家,却多次给他妈妈买衣物让他带回去。那年他妈妈做了个小手术,我还送了一万元的红包。可是,老人最后却以那样决绝的方式拒绝我做她的儿媳。

  对要不要答应他的求婚,我犹豫不决。可是,宁居涛却表现得很急切,我感觉他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没有说出口。在他的一再央求下,去年9月中旬,我跟着他回他家过中秋节。这是我第一次去他的家乡。他妈妈拉着我的手一个劲地道歉,说当初做那么过激的事太对不起我了,还害得我丢了工作。

  当天晚上,他妈妈把他支开后,拿出一个老玉镯子交给我,说这是她娘家祖传的宝贝,是她的妈妈留给她的,现在她要传给我。这让我大感意外又受宠若惊,不知道该不该接。接着,他妈妈说出了一件让我更震惊的事,她说她得了癌症,日子不多了,希望我和宁居涛尽快结婚生孩子……

  这让我心里七上八下:分手之后宁居涛从没找过我,现在突然来找我,究竟是他妈妈在世的日子不多了,急切地需要娶进媳妇添个孩子,还是他旧情不忘呢?我不敢完全相信宁居涛对我的感情,可是,又不忍心拒绝一位得了绝症的母亲,只好跟宁居涛商量,合伙骗他母亲,说过完中秋假就打结婚证,直到他妈妈今年8月去世,我和宁居涛也没领结婚证,老人是在我们善意的谎言中走的,我们弄了一个假诊断书给她看,说我已经怀孕了。她终于没赶上今年的中秋节。

  母亲去世后,宁居涛似乎一直沉浸在悲痛中无法自拔,但他说为了母亲的遗愿,他不管什么守孝的礼节了,想尽快跟我领证结婚,可我还是不敢跟他走进婚姻。两人都经历了那么多,还能回到当初的起点吗?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