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新闻频道 > 社会新闻

临期化妆品竟被涂改生产日期 记者暗访遭盘问跟踪

发布时间:2016-01-17 07:57:01来源:SRC-196

    库房中的化妆品。

    库房员工正在利用药水“洗码”。

    喷码机。

文/本报见习记者姚传龙 实习生常鸽 通讯员汤漪 图/本报记者杨涛

昨天上午10点,武汉晚报记者来到读者反映的造假窝点,它位于天玺花园大门旁的一间门面内,由于地处背街,人流稀少。该门面没有悬挂任何招牌,此时大门敞开,门口也没有人看守。记者假装路过向里探头一看,房间内光线昏暗,沿墙堆放着数十箱化妆品。

记者正准备进去,身后喇叭声起,一辆面包车“嗖”地开到门口,下来一个年轻男子,门面内一中年男子应声出来,抱着打包好的一批化妆品丢到车厢内。司机一声不吭立马开车,整个过程不足3分钟,看样子两人非常熟悉。

此前,记者得知这里只与熟客交易,不接陌生人的单子。记者改变策略,以打听周围是否有门面为名,与送货的中年男子攀谈,边谈边溜进屋内,记者看到墙上用A4纸打着粗大的“工作要求”:上班时间,不允许用手机!记者启用偷拍设备拍摄,可刚拍了一下,迎面出来一名中年女子,她警惕性颇高。“你干嘛的,谁让你来这里,你看什么看!”

面对女子连珠炮一般的发问,记者连连道歉,拖延时间。记者注意到房间左边的角落被分割出一个卧室,还用木板遮挡起一块区域。

记者假装查看门面空高,慢慢向木板遮挡区域走去,这时女子显得格外紧张,跑过来拦住记者,记者顺势一躲,踮起脚扫了一眼,里面一张桌子,散落着大量废纸,两台红色喷码机摆在桌上。

“你到物业去问,我们这里不知道,快走!”中年女子连声将记者往外赶。记者连忙答应,假意向天玺花园物业办公室走去,女子则在背后跟踪,确定记者走到小区物业后才不见踪影。

有员工正在用药水“洗码”

记者随即向黄陂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举报此事,工作人员迅速赶到现场,对该门面展开检查,门面内的几人不太配合,反复要求查看执法人员的工作证,并一再声称自己做的是合法生意。

执法人员发现门面内别有洞天。整个库房分上下两层,一层有4间房屋,二层有3间,使用面积2000平方米左右,里面堆放着近万件化妆品。从珀莱雅到活泉,从面膜到精华霜,囊括了市场上不少化妆品品牌和品种。

在1层第3间房子内,正有两名女性员工手持棉签,蘸着药水,对化妆品上的黑色喷码进行涂抹。“药水是老板给的,任务也是老板分配的。”执法人员试了一下,大约5分钟的时间,黑色喷码能够被完全洗掉。

执法人员在现场查获两台喷码机和用于喷码的多种物品。

主要流入小店、推销摊点

面对调查,门面内一工作人员表示,他们确实对部分化妆品的生产日期进行修改,但化妆品都是真品且没有过期。“它们只是快到保质期,生产厂家不收,进超市又被退,就通过改码的方式,让商品重新流入市场。”

这些化妆品流向何处,员工称,这些化妆品主要卖给私人小店,或者路边促销摊点。“这些化妆品也不是单独卖,只是在做促销时,作为赠品搭售出去。”员工还叫屈,这些化妆品都没有过期,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不应小题大做。而武汉市第三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陶宇莎指出,过期化妆品会危害消费者身体健康。“化妆品过期后,化学成分会不稳定,变成其他物质。一般化妆品里含有防腐剂,起到防止其发霉的作用,这个成分有它的持续时间,超过保质期就不能保证化妆品里没有微生物滋生,微生物滋生,可能造成人体皮肤过敏。”陶宇莎解释道。

在现场,执法人员还查获一本账本,账本的一页纸上,明确写道“以下全部临期品,改日期2017.4”。执法人员对现场物品进行了查封,库房大门贴上封条。

昨天下午,他们联系上库房的负责人,要求其协助调查。这些化妆品究竟流向何方,本报将对此事持续关注。

武汉晚报:

我是住在黄陂区天玺花园附近的居民,最近,我经常发现在天玺花园大门旁的一间门面房内,有不少化妆品被搬进搬出,起初我以为这里是一间化妆品仓库,但是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发现这里专门修改化妆品的出生日期。一个打码机,可以让“年老”的化妆品变得“年轻”,被改过生日的化妆品一旦以“崭新”的面貌流入市场,会给使用者带来多大的恶劣影响,难以估量。

据我所知,这里化妆品数量巨大,种类繁多,希望你们能对此事调查,让不法商贩受到法律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