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金曲全通
新闻频道 > 社会新闻

[网事聚焦]好一个大爱人家——好医生靳军华遇难之后的热泪故事

发布时间:2016-04-01 16:03:45来源:SRC-13

大爱医生靳军华和张瑞瑞夫妇合照

靳军华生前工作照

  荆楚网讯 记者鲁腾 通讯员陈勇

  “相爱的日子总是太短,我要含泪吻遍所有的日子,连同苦难一起。”

  这是丈夫靳军华因车祸遇难之后,妻子张瑞瑞在自己的QQ中写下的文字。

  这是张瑞瑞爱的誓言。也是这个大爱之家爱的誓言。

靳军华器官捐献后 医务人员致敬

  大爱无疆——“我的家碎了,就让其他的家庭完整起来”

  2016年1月17日14时48分,襄阳市中心医院主治医师靳军华在长虹北路附近,正由东向西横过斑马线,一辆由南向北行驶的轿车将其撞飞后,逃离现场。

  医院随即开始了不计成本的抢救。

  一个以救死扶伤为已任的医生,却无法挽救自己的生命。同为该院医生的妻子,每天亲自给丈夫换药,却只能看着爱人逐渐失去了自主呼吸。

  张瑞瑞说,从元月17日出车祸到2月3日这么多天,他一直在坚持,就是在等我们做一个决策。她知道丈夫的心愿。

    大学时,她和靳军华不止一次谈到生死问题。在靳军华看来,如果人死后能把眼角膜等器官捐献出来,让更多的人活下去,会更有意义。

  张瑞瑞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和公公、婆婆商议,靳军华只是脑死亡,心脏、肝、肾脏、眼角可以救人。

  让张瑞瑞没想到的是,66岁的公公靳留锁忍痛赞同。

  2月3日,院方宣布,靳军华脑死亡。

  靳军华出生在山东省莘县妹冢乡,听闻靳军华出车祸后,远在山东的亲戚都赶了过来。

  靳军华的父母含泪同意了,亲戚却不赞成。娃娃已经够惨,还要这样折腾?

  靳留锁又反复给亲戚做思想工作:“靳军华是去完成医生的天职,救人去了。”

  2月5日,在武汉同济医院,靳军华的心脏、肝脏及两肾移置到4个生命垂危的病人体内,挽救了他们的生命。

  生前医人病痛,死后器官救人。张瑞瑞说:“我的家碎了,就让其他的家庭完整起来。”

各界人士送别靳军华

张瑞瑞怀抱靳军华骨灰 泪流满面

  以德报怨——“都是女人,不想逼她了”

  警方很快锁定肇事车辆,系一辆江苏牌照的黑色奥迪车。据张瑞瑞称,该车出车祸之前就已经被法院查封。

  车祸当天下午4时许,襄州区伙牌派出所民警将驾车司机靳某控制,满身酒味。

  经查,肇事者靳某系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人,在襄阳市开了一家餐馆谋生。事发属醉驾。靳某对警方承诺,愿意承担他的一切费用。

  但除支付了1.3万多元医疗费外, 靳某家人从来没露过面。张瑞瑞致电靳某妻子,靳某妻子在电话中说,她们家也没有钱,她也要跳楼。

  “都是女人,也不想逼她了。”从此以后,张瑞瑞再没有联系过肇事者的家人。

  其实,张瑞瑞日子过得非常艰难。

  靳军华老家在山东农村,靠3亩地勉强度日。他从小到大学的学费都靠舅舅和叔叔们东拼西凑和他自己寒暑假打工。

  2007年研究生毕业时,家里仍欠着3万元的贷款,去年才还完。

  单位没有住房,夫妇俩攒了很多年,张瑞瑞又把自己父母打工攒下来准备给弟弟娶媳妇的钱借来,才在襄城区购了一套二手房。

  2013年,公公靳留锁肺部做了开胸手术;2014年,姐姐靳淑芳接受了心脏手术,住院费等又是张瑞瑞和靳军华掏的。

  “家里还欠着五六万外债。”靳留锁说,他回山东后,还要到建筑工地上去拎灰桶。

大年初一 襄阳市市长秦军慰问靳军华亲属

  爱的延续——“有我在,我一定撑起这个家”

  近日,记者来到襄阳市审计局家属院。这是一个建于上世纪90年代初的楼房。张瑞瑞的家就在这里。

  推开张瑞瑞的家,家里最像样的家电就是一台彩色电视机。风从窗户吹进来,墙壁上涂料层就往下掉。

  张瑞瑞说,当时买这个二手房的主要原因是,不用装修,拎包就能入住。

  三岁的儿子洋洋在地上嘻闹着,让靳留锁的心无限纠结。

  儿子、儿媳靠踏实工作,生活正在一点点儿变好,他们两老将来也老有所依。这下,全没了。

  张瑞瑞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一天饭后,张瑞瑞把公公、婆婆请到一起——

  “爹、妈,军华走了,有我在,我一定撑起这个家。你们以后,就把我当做亲女儿看吧!”

  儿媳掏心窝的话语,温暖着两位老人的心,这也正是他们夫妇想听的话。

  但靳留锁拒绝了。

  “我们不能这么自私,你还年轻,处理好一些事情之后,找个合适的人嫁了吧。”靳留锁说完已是老泪纵横。

  如果对他爱得深沉,就象他在时那样担起责任。

  3月29日,张瑞瑞出现在眼科病房,一如靳军华在时一样。

  张瑞瑞说:“我总有一种错觉,感觉军华没有走。他在看着我,看着我把我们的儿子扶养成人,把我们的父母孝敬好,把病人照护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