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社会新闻

交通违章权威查询
“反邪教卫士”屈申:18年将300余人带出噩梦
发布时间:2017-04-28 08:16:41来源:湖北日报进入电子报

湖北日报讯 记者 李先宏

【编者按】

邪教,人类社会的公害。反邪教,一条看不见的特殊战线。武汉市江汉区防范处理邪教办干部屈申,就是这条战线的杰出代表。他无怨无悔、默默奉献18年,把自己炼成教育转化能手。他用坚守与付出,充分体现了反邪教战线甘于奉献、甘当无名英雄的“两甘”精神。

邪教,常人避之唯恐不及。

有这样一位普通共产党员,在反邪教一线,重塑灵魂、播洒大爱,默默奉献18年,成功转化邪教痴迷人员300余名。

他是全国防范和处理邪教系统先进工作者、武汉市劳动模范,武汉市江汉区防范处理邪教办干部屈申。

“转化一个邪教痴迷人员,就能挽救一个家庭”

58岁的屈申,1.86米的大高个儿。长年高强度工作,让他看上去憔悴、疲惫,比实际年龄显得苍老。

1999年7月,屈申借调到现单位,是江汉区第一批“帮教干部”。18年中,他有12年是借调,临退休,他还是正科级。

“是什么让你无怨无悔地坚守?”

他以一个转化故事作答。

“法轮功”原市级重要骨干吴某,冥顽不化。2006年10月,吴某来接受教育转化。但是,几个星期过去,没有任何进展,屈申不愿放弃,决定去她家请“援兵”。

吴某的丈夫、妹妹都痴迷“法轮功”,一家人四分五裂。母亲为此哭肿了眼。

听说是来帮女儿的,吴某的母亲声泪俱下:“你们行行好,一定要救救她!”

屈申赶紧安慰老人,动情地承诺:“一定交还你一个正常的女儿!”

屈申请来了吴某的父亲,她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又说动已转化的妹妹,她破口大骂妹妹是“叛徒”。

屈申仍不气馁。将吴某6岁的女儿接到其父母家,拍摄了一段视频。

吴某和丈夫因参与违法犯罪活动被判刑,女儿托人照看。虽然拒绝观看视频,但当听到视频里女儿呼唤“我想妈妈,妈妈快点回来”时,她再也控制不住,伏在桌子上痛哭!

第二天,吴某主动找到屈申:“我要与法轮功决裂!”

屈申亲自开车将吴某送回家。回家路上,吴某请求:“帮帮我的丈夫。”

屈申满口答应。4个半月后,吴某的丈夫回归正常生活。

邪教危害国家,更残害家庭。“转化一个人能挽救一个家庭,减少社会一分危害。”屈申说,这是一个共产党员的责任与担当!

“找到脆弱所在,就能将其从泥潭中拉出”

转化一个人,重塑一个灵魂。

“每一个都要使出洪荒之力。”屈申说,光是让邪教痴迷人员开口说话,就要想出“千方百计”、说上“千言万语”,让你“千辛万苦”。

邪教的精神枷锁,控制力非比寻常。一开始,对方总以沉默相对,“我是修炼之人,不与常人对话”,有的甚至以死相抗。

80后小芸(化名),本是个快乐、活泼的姑娘。受她姑子影响,加入邪教“全能神”。2015年11月,被送来接受教育转化。

小芸7岁时,养父母离婚,她随养父长大。2010年结婚,随丈夫在鄂州生活。2012年,误入歧途后,丈夫带着儿子跟她离婚,她也跟养父母断绝了来往。

苦心劝说一个月,小芸一声不吭。

“没有进展,肯定是因为没有找准症结!”

屈申前往小芸成长地襄阳,寻找打开她心锁的钥匙。

屈申辗转找到小芸养父长谈,录制了视频。几天后,当小芸看到视频中养父深情的呼唤,20多年的养育之情,开始融化她冰冷的心。

趁热打铁。屈申与小芸进一步促膝谈心、与她踏青赏花,当她心理防线渐渐放松时,屈申拿出养父给她的长信和新衣……亲情终于冲破堤坝,她紧紧抱着新衣,嚎啕痛哭。

小芸终于挣脱“全能神”的精神枷锁!

屈申说,转化邪教痴迷者,是争取人心。人心底总有一块最脆弱的地方。“找到这个脆弱所在,就能将其从泥潭中拉出。”

屈申和他的团队创造了转化的“八步工作法”:摸清情况、学习法律、释法明理、引导自述、找准症结、辨析根源、深入揭批、严格验收,一环紧扣一环。

重塑灵魂,还必须付出爱心。小芸的转化一筹莫展时,有人建议将她送回原籍,但屈申不同意。他说,小芸跟我女儿差不多大,“她今后的路还很长,我们得再帮帮她。”

小芸成功转化后,屈申继续跟踪关心,为小芸在一家连锁超市找了份促销员的工作。还特意找到超市领导,将她安排在离住地较远的连锁店,以免勾起痛苦的回忆。

如今的小芸,又恢复了快乐、活泼的天性。

屈申说,邪教痴迷者大都误入歧途、是受害者,我们要待之如亲人。“爱心,是融化坚冰的催化剂。”

“邪教的恐吓谩骂,只会激发我的斗志”

在邪教分子眼里,屈申是“黑专家”“黑打手”。经常给他邮寄恐吓、谩骂信函,半夜拨打骚扰电话;境外敌对势力则在网上点名谩骂、攻击。

屈申泰然处之。他从不拆看邪教寄来的信函,对于半夜陌生来电,告诉家人一律不接。他说:“恐吓、谩骂和威胁,只会坚定我的信念,激发我的斗志。”

有时,他还要面对直接的人身威胁。

“法轮功”人员杨某,因违法行为被刑拘。期满后,屈申带着社区干部到拘留所接杨某,对她进行教育转化。当他们关好车门准备出发时,突然被二三十个“法轮功”人员围住,要将杨某抢走。

紧急关头,屈申迅速拉开车门,“嗖”地跳下车,用自己高大的身躯将车门挡住。

趁“法轮功”人员围住屈申撕扯、拉拽时,汽车载着杨某飞速离开。

2010年8月,陈某因散发“法轮功”反宣品,被送到屈申处教育转化。陈某刚刚送到,其丈夫带着20多名亲戚朋友,前来“讨说法”。

原来,陈某受邪教的宣传与蛊惑,说“法轮功”人员被抓后,会被“灌辣椒水”“坐老虎凳”……陈某的丈夫信以为真。

屈申听后哈哈大笑说,欢迎你随时来听课。

旁听5天教育课后,看到帮教干部待陈某如家人,陈某的丈夫彻底放下心来。

20多天后,陈某成功转化,陈某的丈夫连连向屈申道歉。

“头顶‘不定时炸弹’,我要抓紧时间多做工作”

2013年春节,难得有几天安心休息的屈申,打算陪家人过一个温馨年。

然而,大年初一开始,屈申感到头发昏、手发颤、身无力、眼模糊……到了初六,女儿发现状况不对,将他送到了协和医院。

医生看过CT片,大吃一惊:颅内动脉血管瘤,直径达2.5厘米,已有出血现象,随时可能爆裂!

屈申直接被送进重症监护病房。

医生在屈申的颅内动脉血管内置入支架、用21根钢网弹簧,将瘤罩住。医生说,微创手术,创伤较小,恢复较快,但风险与开颅术相当。要多休息、不能劳累。

可是,出院后,屈申立即投入紧张工作。妻子、女儿多次劝他去医院复查,他总是一句“等忙完这阵就去”。

2013年8月,手术半年后,屈申被逼着到医院作了复查。结果发现,被网住的瘤子又有破裂迹象,医生建议进行第二次手术。屈申说,最近工作紧张,等忙完再来手术。

这一拖就是一年。

2014年8月的一天,屈申在办公室整理转化人员资料时,又突感头晕、视线模糊……第二次手术,屈申颅内又被植入8根防护钢网弹簧。

出院时,医生再三叮嘱:脑动脉瘤是“不定时炸弹”,千万不能劳累!再出问题,后果不堪设想!

但一进入工作状态,屈申就把医生的警告忘得一干二净。

2015年大年初八,屈申争到一个紧急任务,带队护送一名“法轮功”人员去广州。由于京珠高速严重拥堵,被迫改走国道。行至湖南境内,夜间行车光线黑暗,山路陡峭,年轻司机不敢再走。干过法警队长的屈申押送经验丰富,知道路上万万不能出岔子,必须连夜赶路。他让司机休息,自己坐进了驾驶室。夜幕里,在陡峭的山路上,安全开行了5个多小时。

还有两年就退休的屈申,仍坚守在一线。领导、同事劝他多休息,他半开玩笑地说:“头顶‘不定时炸弹’,我要抓紧时间多做工作。”

另据《楚天都市报》报道:

  18年坚守只为打开邪教痴迷者心中的结

  反邪教卫士将300余人带出噩梦

图为:屈申在办公室内整理帮教转化资料

楚天都市报讯 楚天都市报记者陈凌墨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王永胜

老曹又骑着外卖车去送餐了,他不再埋怨风雨,卖力而满足的经营着自己的生活;

张婆婆参加了晴川桥的腰鼓队,每天早上练练太极拳,红润的脸颊透出满满的活力;

小芸虽说还有点不好意思见熟人,但她选择了留在养母的身边,在武昌一家超市当促销员……

他们看起来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即使邪教曾在他们的脑海里烙下了很深的印记,让他们精神恍惚,甚至家庭破碎。如今,终于走出那段黑暗的人生沼泽地,他们都忘不了一位领路人——屈申。

59岁的屈申,是武汉市江汉区防范处理邪教办帮教干部,也是武汉市坚守时间最长的帮教干部。他18年只做一件事,教育转化“法轮功”“全能神”等邪教痴迷者,先后将300余名误入歧途的人带出邪教噩梦。

一段亲情视频 让转化对象嚎啕大哭

1999年7月,屈申由于工作需要,从江汉区检察院借调到区防范办工作,成为从事教育转化工作的第一批干部,从此,他无怨无悔地做起一名反邪教卫士。邪教侵入人脑,比毒瘾还难戒除。军人出身的屈申,有一股不信邪、不服输的劲头,对每一位转化对象都不抛弃、不放弃。

原“法轮功”地市级重要骨干吴某十分顽固,拒绝学习转化。2006年10月刑满后,上级指定江汉区防范办对吴某教育转化。

吴某对屈申的劝说充耳不闻。屈申没有放弃,先后4次赴吴某的老家调查走访。第一次去吴某家,吴某60多岁的母亲向屈申下跪,声泪俱下:“你们一定救救她!”屈申扶起老人承诺:“一定交还您一个正常的女儿!”

屈申带着吴某的父亲一起回汉,但吴某面对父亲,一言不发。得知吴某的妹妹也练过法轮功,已成功转化,屈申请来她的妹妹。哪知吴某破口大骂妹妹是“叛徒”。

两次搬“救兵”都失败,但屈申没有气馁。他走访得知,因吴某丈夫大肆宣传“法轮功”被判刑,他们6岁的女儿被吴某托付给一位“功友”,但被照料得并不好。于是,屈申携带录像设备,精心策划了一次对吴某女儿的亲情采访。

当看到女儿哭着喊“我想妈妈,妈妈快点回来”的视频,吴某再也控制不住,嚎啕大哭。屈申因势利导,安慰和教育她,使她幡然醒悟。吴某对屈申说:“我有一个请求,求求你帮助转化我的丈夫!”屈申满口答应。4个半月后,吴某的丈夫经屈申的教育,也开始了正常的生活。

揪住一句话 问出“反宣币”线索

一米八八的个头,走起路来风风火火,59岁的屈申还有当年司法警察的英武劲头。不过,熟悉他的人知道,屈申工作起来其实心细如发。

2012年10月,曾某因散发“法轮功”反宣品被警方移送至江汉区防范办,屈申负责对其教育转化。

屈申与其谈心过程中,曾某不经意地说了一句:“有人给过我一元反宣硬币。”这句话引起屈申的高度警觉。他抓住这个问题不放,一点一点地掌握了“反宣硬币”的兑换、制作、传递、散发全过程。

屈申将这一重要线索通报给公安机关。公安机关顺线侦查,迅速端掉了以冯氏兄弟为首的制作“反宣硬币”的地下窝点,及时消除了一重大隐患。

近年来,屈申向公安机关提供有价值的线索120余条,深挖破获了一批“法轮功”邪教大要案。

2010年8月,50多岁的陈某在汉口西北湖广场散发“法轮功”反宣品被群众举报。公安机关将陈某抓获后,将其送到屈申所在单位,实施教育转化。

谁知,陈某前脚刚到,屈申的办公场所就被20多名群众围堵。原来,陈某丈夫听信谣言,认为陈某在这里“不安全”,所以带着亲戚朋友向屈申“讨说法”。屈申对他说:“转化过程中,欢迎你随时来旁听。”陈某丈夫连续旁听了5天教育课,发现屈申他们对待妻子像是对待家人,这才放心。

20多天后,陈某回归正常,陈某丈夫向屈申道歉:“真没想到我妻子可以过上正常生活,我对当初的行为感到羞愧。谢谢你们。”

先后两次手术 颅内装了29根钢弹簧

在老同事杜忠晓的印象中,很少看到屈申有过双休日和节假日。2013年春节,屈申打算好好陪陪妻子和女儿过一个安心年,弥补平日与家人聚少离多的遗憾。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身体出现了状况,头发昏,手发颤,视线模糊,浑身乏力。送到医院一检查,原来屈申的颅内长出了一个动脉血管瘤,直径达2.5厘米,已出现裂变迹象,随时可能爆裂。

手术很成功,屈申的脑部被植入防护钢网弹簧21根。出院时,医生反复叮嘱他,至少要在家静养2个月,半年后一定要来复查。

而一心挂念着转化工作的屈申,似乎忘了与医生的半年之约。家人反复劝过多次,他总是一句“把这个对象转化了就去”。直到手术后一年半之后的一天,他在办公室整理转化资料时,突然头晕脑涨,视线模糊,一下子趴在办公桌上起不来了。

医生看到复查结果,非常吃惊:屈申颅内的瘤体再次出现裂变迹象,而这在成功手术后这么短的时间内出现,是非常少的。医生再次给他植入防护钢网弹簧8根,并警告他:再不好好休息,后果不堪设想。

出院回家后,他第一件事情就是打电话给同事,询问“法轮功”重点对象周某的转化进展。得知转化工作陷入僵局,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接下来的四天四夜,屈申和同事们陪着周某度过。周某从最初的抗拒,到最后嚎啕大哭,她对屈申说:“我信你,我服你,现在真后悔啊……”

周某转化后,交代了大量制作传播反宣币的违法犯罪事实,从而使得上级督办的大案得以告破。

把受害者当亲人帮其申请廉租房

提到“法轮功”、“全能神”等邪教痴迷者,不少人认为这些人都有神经病,唯恐避之不及。屈申常说:“他们也是邪教的受害者,我们一定要把他们当亲人。”

2015年11月,“全能神”教会一头目小芸落网,态度十分顽固。

屈申为她精心制订了一套学习方案,与她熬了一个多月,但没有丝毫进展。反复研究教育转化方案,最后,屈申决定找到小芸疏远已久的养父养母,用亲情唤醒她。他和小芸的养父长谈几个小时,并全程录像,还请养父给小芸写下一封长信,拜托他去武汉看望小芸,并给她新买几件冬衣。

几天后,小芸在屏幕中看到养父的倾述,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屈申抓住这个时机,跟小芸促膝谈心。在小芸渐渐卸下心理防线的时候,屈申又拿出养父给她买的新衣。小芸紧紧地抱着衣服,泣不成声。

临走的时候,小芸对屈申说:“你能够为我做这么多,证明你真的是一个好人啊。”

江汉区“法轮功”人员老曹,在汉口火车站附近参与群发反宣短信被公安机关抓获,后来经屈申帮助教育转化。此后,他去安徽打工。“屈科长一直惦记着我,2012年专门找到安徽去看我。”老曹告诉记者,当屈申得知他在汉没有住房,回去后立即帮他申请了江汉区第一批廉租房,还解决了低保。

因为这份工作,屈申也成了法轮功学员眼中的“黑打手”。他常常受到法轮功学员的攻击、威吓。“家里座机换了几次,还搬了一次家。老屈不在家的时候,别人敲门我从来不开。”屈申的妻子对记者说,尽管担心,但她懂屈申,他说要么就不干,要干就干好。

屈申说,之所以能坚持18年,是因为“每当看到这些迷途者转化成功,重新成为一个正常人,我们跟他们一样激动,就觉得自己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注:文中邪教人员姓名均为化名)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湖北日报网、最武汉(zuiwuhan01)官方微信。

  • 湖北焦点
  • 国内要闻
  • 娱乐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