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社会新闻

交通违章权威查询
中部战区空军巴东雷达站素描:心有家国,山一样坚韧
发布时间:2017-09-13 09:32:49来源:湖北日报进入电子报

图为:雷达站官兵列队前进。(视界网 李明 摄)

湖北日报讯 记者 江卉 通讯员 穆琳 张鹤

盘旋在云端天路上,满眼层峦叠嶂。

转过一道道弯,再爬上一个陡坡,眼前豁然开朗:狭长草地上竖着一块石头,上面刻着5个红色大字:“鄂西第一哨”。

中部战区空军某旅巴东雷达站到了,它地处大山深处的巴东县绿葱坡镇。

这是一片自然条件恶劣的土地,几乎是半年大雾弥漫不见天,半年大雪封路不见地;

这又是一个战略地位极为重要的阵地,位于鄂西屋脊,常年担负鄂西防空警戒和重要目标预警值班。

46年来,一茬茬官兵志比山高,在这里傲霜斗雪、战风破雾、洞察千里。

一脚踏下去,雪齐大腿深

——“只要祖国需要我,我会无怨无悔干下去”

9月初,山下“秋老虎”发威。然而,一上到巴东雷达站,却宛如进入了深秋。

这里是巴东最高处,海拔1892米。“一进入10月,山上就开始下大雪,一直到第二年4月雪才化完。”雷达站站长焦战涛说。“一脚踏下去,雪齐大腿深,迈腿都困难。”班长金成是站里的“老巴东”,2004年6月进站,居然第一天就遇上了大雪。

冬天,地面、墙面、屋顶全结冰,厚度足有10厘米。焦站长指着几栋建筑说:“房子都装了双层门窗,即使这样,有些房间连内墙都要结冰。”

2014年春节前,操纵员吴彪的妻子来站里探亲。一天半夜,怀孕5个多月的妻子突然肚子疼。吴彪赶紧向站里求助,镇上卫生院答应派救护车来接。结冰的路面又硬又滑,10分钟路程,救护车硬是走了整整一个半小时。

年年寒冬,全站官兵都要为解决吃水问题,而与冰雪展开一次次较量。

雷达站位于山顶,吃水要靠山下的蓄水池。早年,官兵踩着泥巴路下山抬水。泵房建成后,电机抽水到雷达站。可下雪天,不消半个小时,水管就冻住了。要用水,就得下山到泵房烤火,把水管里的冰融掉。有时下山实在困难,只好就地融化雪水。

今年4月,上级为雷达站修了两个大蓄水池,又装上净水系统,官兵们不再为吃水发愁。

比起生活的艰苦,更大的考验是坚守深山的孤独与寂寞。

战士刘昆来自河北邢台,这个脸上写满稚气的小伙子坚守雷达站3个年头了。他说:“家里希望我回去,我也动摇过。可只要战斗警报一拉响,这个念头就马上打消了。只要祖国需要我,我会无怨无悔干下去。”

说话时,他的目光投向远方。远处,绵绵的群山,巍巍的峰峦,沐浴亿万年风风雨雨,依旧莽莽苍苍,坚韧挺立。

屏幕就是战场,打开设备就是战斗

——“祖国的千里眼”肩负重任

9月7日中午,巴东雷达站饭堂,正是进餐时间。“叮——”一阵急促警报声响起,战士们丢下碗筷,跑出饭堂,冲向战位。

一场“战斗”打响了!

云雾间,雷达飞旋;方舱内,气氛紧张。跟踪目标、判明性质、监视上报……操纵员目不转睛,捕捉屏幕上的每一个目标。

雷达站被称作“祖国的千里眼”,负责保障过境飞机的飞行安全、空中预警和作战指导。仅民航飞机,每天就有上千架次飞过责任区。

大山深处,云遮雾绕,飞鸟啾鸣。

指导员俞梦溪说:“对雷达来说,这些不是美景而是干扰。飞机在山谷飞行,雷达就难以探测;云雾、鸟类的回波,都会干扰雷达。”

环境无法改变,战场必须征服。“火眼金睛”如何练就?“一个字,坐!”焦战涛说,和其他兵种不同,雷达兵是技术兵种,训练和值班都是坐着。训练,要背记地形地貌、兵器性能、装备理论、处置流程;值班,手上要操作,眼睛要盯紧,片刻不分神。

初来乍到,有的新战士不理解:“光背几个数字、代码,怎么打仗”;有的颇为失望:“没枪没炮,天天盯着屏幕,这是当兵么”……

每年新兵来了,党支部就给大伙讲历史——

1975年初,官兵在值班时,搜索发现敌一批目标。他们当即安排经验丰富的“一号班”人员上岗值班,在某重点空域精确定位“猎物”。“连续掌握该批目标近2个小时,总航程百余公里;保障我机升空作战,击落目标。”

说现在——

2011年秋,战备值班期间,操纵员伍文发现,责任区外有一批异常目标正在靠近,距雷达站百余公里。官兵们持续跟踪咬紧不放,最终确定这是某演习任务。从此,巴东雷达站有了“鄂西第一哨”美称。

看身边——

有时,任务长达几十个小时,官兵连吃饭都在战位解决。油机库房为雷达提供动力,一旦停电,雷达“趴窝”,后果不堪设想。有一次,油机班长卢运全不放心,索性把床搬进了噪音大、油味重的库房,一住就是10多天。“小小操纵员,连着司令员。屏幕就是战场,打开设备就是战斗。如果漏掉异常目标,就等于打败仗!”俞梦溪斩钉截铁地说。

连续27年保持雷达情报合格率100%,巴东雷达站从未吃过败仗。

老人最期盼的是这群“兵娃子”

——爱民情不钟,愧当子弟兵

6日一大早,记者在雷达站驻地绿葱坡镇采访,发现一桩蹊跷事。下山采购的官兵,见了蔬果店老板严建国,都亲切地称他“严副连长”。

严老板咋变成了“严副连长”?

前些年,严建国在镇上开了家建材杂货铺,经常给雷达站换玻璃、修门窗。那时,官兵们都叫他“严大哥”。1997年,严建国患上心肌瓣膜炎,治病耗尽全部家当。大病初愈,干不了重活,两个女儿又都在上学,真是一筹莫展。

雷达站官兵听说后,凑钱帮他渡难关,出点子:“镇上卖菜的不多,要不你开个小店卖菜,站里今后就在你这里采购。”很快,蔬果店开起来了。

一晃20年过去,“严哥”成了“严叔”,两个女儿也已在上海成家立业。女儿们要接他去享清福,他舍不得离开:“除非雷达站不需要我了,我才走。”官兵们说:“严叔是我们的编外副连长,他的菜又新鲜又便宜,从不短斤缺两,我们少不了他。”

绿葱坡是典型的老、少、边、穷高寒库区镇,官兵们最牵挂的,是这里的“一老一小”。

每月第二个星期五,是镇福利院老人最期待的日子,他们盼的不是亲人儿女,而是一群“兵娃子”。2013年,镇上建起福利院,官兵主动上门结对子,打扫卫生、陪老人聊天、为老人理发,累活脏活抢着干。

“兵娃子把老人当成了亲爷爷亲奶奶。”福利院工作人员黄本菊说。

每到退伍季,雷达站官兵除了交接武器装备、工作任务,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交接帮扶对象。

镇中心小学的贫困学生,是官兵们的帮扶重点。今年暑假、中央司法警官学院大二学生雷坚文一回家,就赶到雷达站报喜:他获得了国家奖学金。

1997年,巴东雷达站党支部设立“蓝色贝雷”帮扶基金,定向资助特困生,雷坚文就是其中之一。20年来,20多名学生圆了求学梦,5人升入重点中学,2人考上大学。

赓续优良传统,“爱民情不钟,愧当子弟兵”已成为官兵的准则。

几年前,从山腰到营地的最后几公里路坑坑洼洼。为了方便官兵出行,驻地百姓硬是用铁锹、镐头修出了一条战备公路。还有新建的家属房、新修的拥军路……俞梦溪感慨地告诉记者:“雷达站和地方群众早已成为一家人了!”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湖北日报官方微博、微信。

  • 湖北焦点
  • 国内要闻
  • 娱乐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