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湖北省福彩
大学生大会
新闻频道 > 社会新闻

你绝对想不到,50多万人元旦小长假在武汉做了这件事

发布时间:2018-01-01 21:20:08来源:楚天都市报

  2018,来了。

  身处这座城市的市民,

  最大的荣耀,

  莫过于见证自己的城市吸引全球惊艳的目光。

  2017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

  在央视梳理年度国家大事的特别节目

  《走过我们的2017》中,

  东湖绿道作为独立板块闪亮登场。

  短短一年间,

  世界级城中湖典范已初展芳华。

  

  刚刚过去的这一年,

  这座城市带给我们前所未有的期待,

  东湖绿心、长江新城、长江主轴三大概念提出,

  作为武汉三大亮点区块规划建设,

  也牵系着全城人的目光。

  就在新年的钟声敲响之前,

  武汉市民收获了一份大礼包:

  东湖绿道二期全线贯通,

  成就国内最长的5A级景区城市环湖绿道,

  东湖城市生态绿心,

  在三大亮点区块中率先亮相。

  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

  承载伟大城市梦想的代表作,

  迎着市民的期待,

  踩着时间的鼓点,

  在一草一木、一分一秒中变为现实。

  当2018年的第一缕阳光照来的时候,

  我们看见了怎样的东湖?

  这个元旦小长假,

  已经有51.2万人来到东湖,

  与绿道同行,与艺术对话,与天地相约。

  在这里,

  你能遇见武汉,遇见世界,

  也能遇见自己。

  这是更加自然的东湖

  首先在于水。

  这是一湖令人骄傲的水,

  中国水域面积第一的城中湖,

  相当于杭州西湖6倍。

  这也是一湖曾经令人伤心的水,

  水质常年在V类和劣V类徘徊,

  浑浊到连鱼儿都嫌弃。

  如今,东湖的水变了。

  走在绿道上,你会看到,

  东湖的水变得通透,

  东湖水质已恢复到40年来的最好水平,

  核心湖区可以放心游泳了,

  部分水域达到直饮水标准。

  东湖变清的背后,

  是武汉“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好东湖”的治水决心,

  以及持续多年的截污控污、底泥清淤、生态修复。

  

生态是东湖最好的故事,

  在这一点上,

  东湖绿道二期比一期更加不遗余力。

  101公里绿道串联合并,

  将33平方公里东湖水域环抱,

  也倍加呵护起来。

  在这里漫步,

  处处可见对自然的善意——

  郊野道九曲十八弯,

  尽量不去打扰樟树的宁静。

  磨山道收窄了自己,

  只因它经过参天大树的领地。

  为保住一片水杉林,

  规划线路多次调整,

  施工者测量每一棵水杉的坐标,

  勾勒出地下根系的范围,

  最后,

  原本准备修路的地方

  架起一座桥,

  向这群站立了数十年的水杉致敬。

  

  图片来源:长江日报

  为还一湖清水,

  武汉的努力还在继续,

  就在半个多月前,

  团湖、小谭湖和筲箕湖的渔场被“收编”,

  与郭郑湖、汤菱湖再无障碍,

  东湖的几个子湖在分别多年后,

  又深情相拥。

  余下喻家湖等子湖的退渔还湖,

  预计今年可基本完成。

  “群湖割据”的局面将成历史,

  东湖将重现一汪碧波,

  “一橹摇遍东湖”不再是遥远的记忆。

  

  巨大的绿网系统,

  最大化展现东湖的地域特质,

  最大化提供功能的承载空间,

  成就了最自然的东湖。

  一路繁花,临水听涛,

  城湖相融,山水相依。

  在这里,你可以让时间慢下来,

  也可以让时间停住;

  你可以安放你的眼,

  更可以安放你的心。

  

  这是更加人文的东湖

  2017年12月24日,

  东湖绿道二期开通的前两天,

  一对来自荷兰的夫妻躺在自己打的“荷包蛋”上,

  亲密合影。

  

  图片来源:长江日报

  这是荷兰当代艺术家亨克·霍夫斯特拉和妻子,

  特地前来东湖绿道

  检验自己的雕塑作品《生命之源》。

  在绿道一个叫做桃花岛的地方,

  中国东湖国际公共艺术园开园,

  出自国内外艺术家的18组雕塑,

  随性地散布在步道、水边、草坪上、湖岸边。

  亨克和妻子在“接吻蛋”上“秀恩爱”的时候,

  他看到有中国孩子在另一个“荷包蛋”上玩耍,

  瞬间也开心得像个孩子,

  他激动地说,自己心目中的公共艺术,

  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图片来源:长江日报

  亨克的“荷包蛋”,

  在世界其他城市也展出过,

  为东湖量身定做的这一次,

  让他相见恨晚,倍感惊喜。

  在这位来自行车大国的艺术家眼里,

  武汉100多公里长的环湖绿道,

  不仅野趣横生,

  而且打开了艺术的边界,

  是一件了不起的事。

  

  湖,是城市的眼睛,也是城市的记忆。

  那么湖的文化,应该展示过去,还是呈现未来?

  事实上,对于东湖的人文气质,

  一直存在不同的声音:

  是凝集楚风汉韵,还是彰显现代气质?

  是承袭中式典雅,还是玩出国际范儿?

  大气的东湖绿道,

  完美地完成了历史和未来的对话。

  

  东湖绿道二期森林公园南门驿站旁,

  近40首历代名人吟颂东湖的诗词被雕刻于奇石上;

  绿道二期54处景观面向市民征名,

  部分名字取自《诗经》《楚辞》,

  植物造景也展现出“蒹葭苍苍”的意境。

  

  李白放鹰题诗,屈原泽畔行吟,

  楚庄王击鼓督战,刘备设坛祭天……

  历史的每一次留痕,

  都丰富着东湖的故事。

  楚天台、楚城门、朱碑亭、行吟阁、长天楼……

  历史的每一个眷顾,

  东湖都小心地珍藏,

  你可以站在现在,穿越过去。

  

  国际公共艺术园,

  则以另一种方式记录城市故事,

  给东湖以更大众、更现代的人文关照。

  在公共艺术空间与来自世界各地的雕塑不期而遇,

  你可以站在现在,看到未来。

  博尔赫斯说,

  我们有两种看待时间大河的方式:

  一种是从过去,

  时间不知不觉地穿过此刻的我们,流向未来;

  一种是从未来,

  你眼睁睁看着它越过我们,消逝于过去。

  漫步东湖绿道,

  你可以转换这两种方式,

  完成时间与自我的沟通。

  

  在东湖,

  联结过去、现在与未来的,

  还有青春。

  东湖的游客,

  一半以上是武汉的大学生。

  还记得每个夏天,

  大学生们在东湖玩儿“凌波微步”的创意吗?

  在东湖,

  自发的运动正在变为全民的狂欢。

  国际名校赛艇挑战赛连续举办4届,

  首届水上马拉松比赛在东湖激情上演。

  随着百公里绿道成网,

  在东湖跑“全马”也变为可能。

  2019年世界军运会帆船赛选址东湖,

  来自各国的军人运动员

  将全程在东湖绿道上比赛马拉松。

  未来,

  一系列世界级体验项目、国际赛事将接踵而来。

  

  这并不够。

  坐拥众多高校的东湖,

  要将青春洋溢到极致。

  在“百万校友资智回汉”的大背景下,

  校友文化主题公园已落子东湖,

  以校友回汉为题材的电视剧《武汉之恋》

  也将在东湖拍摄。

  东湖,

  将不仅是杰出校友的星光大道,

  更是武汉莘莘学子的精神家园。

  

  这是每个人的东湖

  “我们伟大的发展成就由人民创造,应该由人民共享。”

  向着世界级城中湖典范的目标,

  东湖致意的是这座城市的每一个人。

  联合国人居署亚太区办事处高级人居官员

  布鲁诺·德肯评价,

  武汉的这一手笔是世界罕见的。

  对比伦敦、荷兰、日本等地的世界知名绿道,

  他认为,东湖绿道有独特之处,

  将城市中心最大公共空间还给市民,

  武汉用绿道的形式提供了很好的示范。

  东湖绿道作为“改善中国城市公共空间示范项目”,

  已在联合国住房和城市可持续发展大会获全球推广。

  布鲁诺·德肯透露,

  今年2月,

  东湖绿道还将在第九届世界城市论坛亮相。

  

  因为东湖绿道,

  锁定了湖岸线的公共属性,

  骑行或者漫步,

  我们每一个人,

  都可以选择自己的方式去抵达东湖的山山水水,

  抵达东湖的千姿百态,

  抵达东湖的过去与将来。

  

  东湖里的经典景点白象

  东湖绿道二期建设,

  更加体现了对人的关照。

  在磨山公园附近的绿道“十里枫林”站,

  建有名为“自在家园”的驿站。

  墨墨走进去的时候,

  驿站老板王建成一家正在摊豆饼,

  招待前来绿道的游客。

  

  这处驿站的前身,

  是王建成开的农家乐,

  当绿道修到了家门口,

  61岁的王建成其实也有过拆迁的念头,

  最终,

  他放弃了数目可观的拆迁补偿,

  积极对接管理部门,

  村舍变驿站。

  尽管自己掏出100多万元改造,

  让原生态的农家乐与绿道相协调,

  但王建成甘之如饴,

  他甚至请人做了专门规划,

  计划再投一笔钱让驿站配套更完善。

  东湖绿道二期开通那天,

  光顾他的驿站的游客就超过千人,

  元旦期间,

  一家人更是忙得不亦乐乎。

  

  王建成还特地建了一个80平米的露天舞台,

  是为夫人桂焕敏的舞蹈队准备的,

  这个东湖建强村村民自发组织的舞蹈队,

  见墨墨和摄影记者过来,

  热情地跳了一曲又一曲,

  王建成83岁的老母亲桂凤英,

  也跟着节拍舞动了起来。

  桂焕敏说,自从荒地变成了绿道,

  跳舞也更带劲了。

  

  东湖绿道二期全长73.28公里,

  是一期的两倍还多,

  建设工期仅用了一年,

  整体工作量是一期的四倍。

  然而,

  这项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最终超出了人们的期待。

  究其原因,

  绿道工程,

  在主政者心目中是一项民生工程。

  在处理生态环境与民众利益之间,

  东湖把握了一种平衡,

  就像对待自然那样,

  不与民争利,

  拆不掉的,

  主动绕。

  

  所以,

  我们看到东湖绿道,

  百折迂回,野趣丛生。

  上世纪90年代废弃的“万国公园”烂尾工程,

  被市民诟病多年,

  复杂的权属让公园去留难办,

  城市管理者曾为此头疼不已。

  在绿道二期的修建中,

  “万国公园”找到了继续存在的价值。

  

  航拍万国公园建筑

  墨墨在现场看到,

  废弃的风车和金字塔变成了绿道一景,

  昔日无序种植的菜园

  充当起步行道的绿植角色,

  就连菜地里用来赶麻雀的稻草人,

  也换上新装,

  旁边还贴心地放了一捆稻草卷。

  这,

  不正是人们希望看到的东湖吗?

  

  12月28日,

  墨墨去东湖绿道采访,

  小雨淅沥,鲜见游人,

  只见一名老者在“万国公园”行走。

  开始以为是种菜的当地村民,

  上前一问才知,

  是山东枣庄的来客。

  他叫周庆海,

  今年53岁,

  两个月前,在同乡人的带领下,

  来到东湖绿道打工,种草栽树。

  周庆海和千千万万东湖绿道的建设者一样,

  为了给人们奉上新年大礼,

  星夜忙碌,

  还没机会好好在东湖绿道走走。

  周庆海说,

  当天晚上就要坐火车回家了,

  走之前,

  想再看一眼东湖。

  在他的家乡,

  也有一面湖,

  叫微山湖。

  这是他第一次来武汉,

  他说,

  东湖很美,

  定会再来。

  

  后记

  刚刚过去的这一夜,

  跨年的方式有很多种,

  有人看跨年演唱会,

  有人看罗永浩或吴晓波的年终秀,

  也有人在网上看直播关注武汉ETC取消。

  继东湖绿道之后,

  武汉的大手笔还在继续,

  从2017到2018,从春天到又一个春天。

  在所有关于春天的故事里,

  人民永远是一切宏大叙事的主体,

  一种具体而微的观照。

  新一届武汉市委市政府

  对市民的承诺

  正在我们的眼中一个个变为现实。

  

  迎接新年的心情也有很多种,

  有人叹息青春散场,

  更多的人开始吟唱世界如此之新,

  一切尚未命名。

  一切愿望,只在手中;

  一切道路,只在脚下。

  晨光已亮,有请2018,有请春天。

  这座城市的下一种可能

  等待着我们每一个人去打开,去发现。

  终有一天,

  人们来中国看城市,就到武汉来。

  来源:楚天都市报原创

  记者:陈凌墨

  摄影:宋枕涛(除署名外)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