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新闻频道 > 社会新闻

湖北“金耳朵”率队复活千年编钟多项荣誉加身 当选4月荆楚楷模月度人物

发布时间:2018-05-11 07:06:40来源:楚天都市报

图为:刘佑年聆听编钟乐音

楚天都市报记者简俊晖通讯员王甜甜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尚炜

“陕西省汉中市汉乐府景区订制了一套编钟,我们正在做最后的检测、精调音,确保音质音色纯正。”5月7日上午,武汉市东西湖区万家墩东村一间厂房里,武汉工控艺术制造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佑年,指着一套长6.2米、高2.8米,总计45口铜钟的大型编钟乐器,向记者介绍。

在充满噪音和粉尘的厂房里,61岁的刘佑年带领团队已复制、仿制上百套编钟,打磨调音了上千口铜钟。经过30余年的积累,刘佑年已经练就了一副“金耳朵”:对音准的辨别,普通人只能听出哆、来、咪,他能听出“哆”与“来”间二十分之一的音。他为多个国家级的编钟项目作出了突出贡献,为此获得过多项荣誉。经层层推荐,省委宣传部组织评审,刘佑年当选为2018年4月荆楚楷模月度人物。

给领导削三支铅笔

悟出终身道理

5月7日,记者驱车到达东西湖区万家墩东村,记者下车朝着手机导航显示的“武汉工控艺术制造有限公司”方向徒步,沿着一条泥泞的乡间小道步行约400米,路边一堵墙上隐约露出“工控”二字,一打听,果然是刘佑年工作的地方。

公司的办公楼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修建的,没有电梯,也没粉刷,颇显陈旧。刘佑年带着歉意说:“我最不情愿朋友们来这儿,他们都说这房子都可以考古了。”就在这种环境里,刘佑年和他的团队,复制出了举世震惊的各类编钟。

刘佑年1957年出生于武汉,中学毕业前、后两次下放农村。“你看我这动作,插秧的速度超过农村的老把式,”刘佑年用手比划着。1978年回城,他先在一家工厂上班,1983年电大机械专业毕业后进入武汉市机械工艺研究所,从此与编钟业结下不解之缘。

刘佑年认为,他下放农村期间的“亏”没有白吃。干这行需要吃苦耐劳,更需要专注和坚持,这些基本功正是他在农村磨练出来的。

刚参加工作,领导拿给他三支铅笔,要他削好准备制图用。刘佑年削了拿过去,领导摇摇头说,这支铅笔是画实线的,露出的笔芯不能太长;那支是画点线的,笔头不宜太尖……刘佑年一下子懵住了,没想到削铅笔都有这么多讲究,那么搞技术就更得精益求精。在往后的编钟复、仿制工作中,刘佑年始终保持着兢兢业业、一丝不苟的作风,并把这种精神传递到徒弟身上。

与两千年前的工匠“对话”

找回失传技艺

刘佑年与编钟的结缘,也算机缘凑巧。

1978年,曾侯乙编钟在湖北随县擂鼓墩出土,这套由两千多年前工匠打造的乐器,改写了世界音乐史。

1981年,刘佑年参加老同学聚会,遇到省博“曾侯乙编钟”展览的讲解员和演奏员李锋,作为老同学,李锋带他们近距离参观曾侯乙编钟。“这个东西太奇妙,太震撼了。”刘佑年至今仍清晰地记得第一次在省博见到编钟时的情形。

此后,社会上开始对编钟产品出现需求,刘佑年所在的武汉机械工艺研究所,专门复制、仿制编钟,研究所后来改制组建武汉工控艺术制造有限公司。“做编钟,制作工艺主要是铸造和调音,铸造已很成熟。”刘佑年说,所有铜钟铸造成形后,都可以敲响,但这些响声要能达到设计要求的振动频率,才能成为演奏乐器,这就需要调音。而编钟不像弦乐器,又该如何调音?古人对编钟的形制样式、轮廓比例、合金比例等都有记载,唯独没有调音方面的记录。

于是,刘佑年和同事们一边实验,一边摸索。“编钟调音过程,就是摸索找回失传技艺的过程,相当于跟两千多年前的工匠‘对话’,复活他们的调音技艺。”刘佑年请记者用手感触已铸好的一口编钟内壁,内壁凹凸不平,有的地方还有槽痕。

“编钟壁厚,不可能像茶杯那样均匀一致,光滑平整,它一定是有厚有薄,厚薄渐变的。”刘佑年介绍,磨什么位置,磨多少,是个“因音磋磨”的渐进过程。一步走错不可逆转。“坦率地讲,我是交了不少学费的。”刘佑年说,因为有了国字号平台的大力支持,他的实验才能得以持续,进而积累经验,乃至日趋成熟。

刘佑年自豪地说,2010年,中国第一部青铜打击乐器国家标准发布,上面仅允许5名个人署名,刘佑年位列第一。

为乐团制钟曾遇“滑铁卢”

工匠勇闯市场

1998年初,上海民族乐团要求公司制作33件套“炎黄宝钟”。

花半年时间,刘佑年带领团队做出了这33口编钟。乐团指挥、音乐总监,会同武汉音乐学院的专家一起验收。专家随手敲击编钟,几分钟过后,判定其中11口编钟不合格,占了三分之一。半年心血,几分钟就被毁灭。

刘佑年对那次验收刻骨铭心,“问题检查出来了,该怎么做呢?没有退路,只能咬着牙,再学习再做实验、总结提高。”所幸的是,专家们不仅没责备,反而帮公司出谋划策,跟踪指导。

当年夏天,刘佑年和团队成员不顾粉尘、噪音、高温的困扰,日夜打磨、检测,再打磨、再检测,不停地做,不停地总结和修正。“为调音,我们付出很多,只能在夜晚进行,因为白天噪音大。武汉夏天很热,人钻到钟的里面去摸,铜粉无孔不入,让人发痒,一抓就烂……”

一个月后,这批33件套编钟全部通过了上海民族乐团的验收。当年底,重新铸造的编钟在新落成的上海大剧院演奏,引发轰动。“自己都没想到能出这么好的效果。”刘佑年觉得,这增强了他们闯市场的自信心。

1999年,中国科学院牵头向全国招标铸制108件套中华和钟,在众多国家权威及专家学者参加的投标会上,刘佑年代表武汉工控艺术制造有限公司设计的“钟体大小与音位设计”技术方案,80%被认可采用。最终,公司研制的钟一次性通过国家专家组验收。

2007年9月,北京新奥集团要为2008年奥运会赶制818件青铜钟、磬、铃,武汉工控艺术制造有限公司以业绩质量和市场口碑被选中。在短短10个月时间里,刘佑年又率领团队出色地完成了任务。直到现在,这套乐器仍在北京供世界游客观赏。

严格要求不断创新

授徒与时俱进

采访结束前,在武汉工控艺术制造有限公司调音车间,46岁的调音师刘厚海操起一柄小锤,在仿制的汉代编钟上敲出了乐曲《东方红》《茉莉花》等曲,这批编钟正准备交货。熟悉的旋律从车间飘出,连接着古老与现代。

车间负责人艾伦华跟刘厚海一样,师从刘佑年20余年了。他说:“刘工从不保守,恨不得把他的本事一下子全都教给我们,可惜我们还达不到他的水平,但一定会朝师傅的高度努力。”

面对市场的变化,作为公司副总经理的刘佑年心里有本账:未来的编钟市场会越来越大、要求会越来越高。企业就要适应市场,技术要更新,脑袋更要更新。所以,除耳朵之外,刘佑年也开始鼓励团队运用最新的音乐分析软件、频谱仪等,对每一口钟的声音进行分析、检测,为做精品编钟乐器继续努力。“以后3D打印就能造出编钟,未来铸钟这一行会不会消失?”刘佑年认为,类似于人工智能跟人类之争,调音是一种技艺和艺术交融的劳作,前者需要大量的经验积累,后者则是一种不可量化的感觉。短时间内,任何人工智能还无法替代。

适千百载文明技艺传承,三十年砥砺前行,不惟楚亦不惟汉;

合十六钟律吕宫商迭奏,二千字刻铭重篆,匠于形复匠于音。

横批:匠心酬国

湖北省楹联学会王泉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