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省福彩
新闻频道 > 社会新闻

八千封书信,跨越六十载 共同追忆物资贫乏但精神饱满的年代

发布时间:2018-09-21 09:42:02来源:楚天都市报

  

  图为傅寿彭家中的书信装满一格格书架、一个个纸箱

  楚天都市报记者张皓刘俊华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王永胜

  八千封书信,跨越六十载,连通上百人。曾经,距离很远,书信很慢,时光在一来一往中缓缓流淌(详见楚天都市报9月20日报道)。

  时代变迁。如今,这些书信也许失去了当年的意义,但却承载着太多写信人的情感。那是血浓于水的亲情表达,或是师生间的思想交流,抑或是同学朋友间的纯洁友谊。

  记者翻阅着这些书信,采访了尚能联系上的部分书信主人。他们回忆起与傅寿彭一起走过的闪亮的日子,感叹仿佛又回到那些虽然物质贫乏但精神饱满的年代。

  他在我最茫然的时候指点迷津

  “舅舅,我读了你的信之后,觉得收获甚大。你的信内容充实,使人既能从中得到生活哲理,又能寻得人生的意义,我确有豁然开朗之感。”这是1982年傅寿彭的外甥女陈新华从新疆来信的内容。

  信中,陈新华谈到怎样才能在工作中立于不败之地的问题。傅寿彭此前建议,一个人可以以专取胜,也可以以博取胜,而她属于中等专业水平,可以做到“在专的基础上博一些”,让她茅塞顿开。这封信较长,里面还谈到“生存还是毁灭”等哲学话题。“那个年代,我想干一番事业,却总觉得无从下手,人生有点迷茫,幸好有舅舅指点迷津。”昨日,远在新疆的陈新华对记者说。1978年恢复高考后,她未能考上理想的大学,而是上了新疆的一所物资学校,属于中专。亲戚当中,有文化的人不多,舅舅傅寿彭是中学校长,因此她常常写信向他求教。成家立业后,她仍然和舅舅保持书信来往,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电话普及,她才没怎么写信了,而是通过电话联系。

  他是资助我上学的人生引路人

  “家里母猪下仔,因为没有奶吃,有的小猪骨瘦如柴。我用开水将大豆泡软,去皮,再磨成豆浆,加一点糖,竟然将小猪救活了!”这是1999年外孙女傅建辉写给傅寿彭的信。

  今年36岁的傅建辉,是上百名写信人中年龄最小的一位,现在湖南长沙一家上市企业工作。她说,傅寿彭和她的爷爷是兄弟,他每次回老家,都会看望远亲近邻,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她家经济条件不好,她上高中和大学期间,每隔一两个月,傅爷爷都会寄来几百元生活费。“傅爷爷不仅从经济上帮助我,也是我人生的引路人。”昨日,傅建辉告诉记者。她当年只考上一所大专院校,傅爷爷鼓励她不要气馁,要好好学习。当有人追求她时,她写信给傅爷爷,问自己要不要谈恋爱。傅寿彭回信建议她暂时以学业为重,先练好本领。后来,她考了兽医等许多证书,毕业后从化验员、行政等基层工作做起,一步一个脚印,慢慢走到总裁秘书、采购经理等重要岗位。“那个时候,我经常会去校门口的信箱查看有没有傅爷爷的来信。看到信的那一刻,我还有点小激动呢。”傅建辉说。当时,一封信要在路上走一周时间,她和傅爷爷每个月通两封信。直到现在,她还珍藏着当年的信件。

  他是复印书信寄给我珍藏的人

  在与72名同学的书信来往中,邹国屏是最多的一位,一共87封。

  邹国屏与傅寿彭是同乡,毕业于中南大学冶金专业,上世纪七十年代调到刚成立的河南舞阳钢铁公司工作。

  因为父辈关系不错,傅寿彭曾在湖南安化县城经常见到邹国屏的父亲,两人成了忘年交,后来也有书信来往。“前几年,他还把我父亲跟他的通信,复印寄给我作为纪念。他真是个有心人!”昨日,邹国屏在电话中说,父亲虽然出身农村,只有小学文化程度,但写得一手好字,这可能与他做学徒时经常写字记账有关。

  邹国屏认为,虽然他已经好几年没有写信了,但书信作为传统文化,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功能,值得一直保留下去。手写书信可以提高书法和写作能力,也方便珍藏回忆。“如果以后再写信,我会用毛笔写。”邹国屏说。

  他是分给我半年补贴的好兄弟

  今年87岁的李舜臣是傅寿彭的高中同学,后考取湖南师范学院,现在是退休教授。

  昨日,李舜臣回忆,1957年,傅寿彭刚到武汉工作,而他还在上大四,傅寿彭到学校看他,从不多的工资中挤出5元给他做生活费。“那时我每个月的补贴也只有1元钱。”李舜臣说。他的学费、食宿都是免费的,1元钱补贴主要用来买牙膏、牙刷、洗澡票等生活用品。“高中时代我们在一张床上睡过,一直以来亲如兄弟。”李舜臣说。他也保存着和傅寿彭的数十封通信。信中,他们互相勉励,要树立远大理想,做人要正直,学习要努力,工作要进步,要锻炼保重好身体……“这些书信,成了我们青春年华的另一种存在形式。”李舜臣说。

  他的最后一封信是为老师作序

  傅寿彭当年在湖南安化一中读初中,语文老师名叫黎曙。

  1956年,傅寿彭在河南师范学院上大三时,曾在开封实习。他听说开封市教育局有位工作人员在安化一中教过书,便专门跑去拜访,发现竟然是黎曙。原来,黎曙是中共地下党员,1955年分配到开封工作。

  傅寿彭大学毕业后,和黎曙一直保持着书信来往。2014年,黎曙去世,他的儿子想为父亲出一本纪念文集,请傅寿彭作序。

  2016年,傅寿彭精心作序,并对文集提出了诸多修改意见。今年8月,傅寿彭收到《黎曙纪念文集》,感慨万千。“这恐怕是我写出的最后一封信了。”傅寿彭说。随着电话和手机的普及,书信交流变得越来越少,最近十多年,他一共才收到20多封来信。书信的时代,似乎已经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