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娱乐新闻

交通违章权威查询
潘粤明用亲身经历告诉你 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
发布时间:2017-10-18 13:40:49来源:腾讯综艺进入电子报

↑ 还没关注?听说关注我们的人,都很好看哦

因为《白夜追凶》,43岁的潘粤明终于结结实实又火了一把,在9月27日发布的艺人新媒体指数排行榜中,潘粤明排名第五,超过了长期霸占前几名的“大幂幂”杨幂。虽然现在的潘粤明黑了、胖了,但在他打CALL的粉丝看来,这只是增添了一些成熟的味道而已,上一次,潘粤明享受这样的“国民待遇”还是十几年前,那时的潘粤明翩翩佳公子,白玉少年郎。

在新一期的《脱口秀大会》上,潘粤明用戏谑的方式向观众讲述了自己的“中年危机”,包括日益突出的肚子、那次改变他命运的车祸和长达半年没活干的低潮期,唯一对那场陷入舆论旋涡的离婚大战只字未提。在他不疾不徐讲述自己收到病危通知书的时候,在他讲述自己因为没活干不得不去参加《跨界歌王》赚点钱的时候,在欢笑的背后,观众们看到了他内心的悲凉。所幸,“潘粤暗”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但是,在故事之外,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潘粤明老师炸裂的表现力和喜剧天分,,在表达每种状态时,他的声线都有细致的区别,在说车祸的段子时,他对医生说:“开什么玩笑,我可是主角。人家主角被打十几枪都不带死的,我出这么个小车祸就能有事了?”

车祸现场的潘粤明

那种带着点贱贱的小傲娇、又有点苦恼无助的神情不像关队、不像潘粤明所饰演的任何一个角色,倒是有几分神似“我想死你们了”的冯巩。这就是一个演员的魅力,他让自己随时沉浸在一个要塑造的虚拟人物中,哪怕那个人其实也是自己。

从《白夜追凶》到《脱口秀大会》,潘粤明已经向所有人证明了他是一个成熟的好演员,而我则想到了一句话: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对于潘粤明来说,这是最好的注解。

“让你的心碎变成艺术”

梅姨在金球奖发表获奖感言时说:“让你的心碎变成艺术。”作为一个演员,只有深刻地记住那些悲伤的时刻,才能保持对这个世界敏锐的感知,这就是身为一个演员残酷的宿命——来自人生的暴击,却是你身为演员不可多得的财富。

在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之后,潘粤明终于遇到了这个与他互相成就的角色,用影评人钱德勒的话说:“我因为潘粤明在追看《白夜追凶》。我喜欢这个故事:白衣少年陷入声名狼藉,成为公众的笑柄,他连这好皮囊也毁掉之后,最终,我们看到他的心。”试想,如果是十年前的潘粤明,能驾驭这样的角色吗?

《白夜追凶》里的关队并不是潘粤明第一次演警察,在电影《情不自禁》里,潘粤明饰演了痞痞的卧底警察“小白”,正是这个角色让他在2001年获得了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并在6年之后获得电影频道百合奖“我最喜爱的十佳演员”称号。

在与袁泉合作的《蓝色爱情》里,他又饰演了一个有艺术梦的刑警,这个角色让他获得金鸡奖和百花奖最佳男演员的提名。

即使以现在的眼光看,潘粤明在这两部电影中的演技虽然青涩,但依然是在线的,不管是嬉皮笑脸还是深情凝视,都可以成为时下许多面瘫小鲜肉的表演教科书,而且潘粤明身上纯真的少年感更是为他饰演这种角色增添了独特的气质。

那时,有人把他比作刚刚出道时候的黄磊,有种文艺略带忧郁的气质,像个羞涩的大男孩,如果有人说喜欢他的戏,还会不好意思地脸红。

如果按照生活的正常轨迹前进,潘粤明应该会继续这种文艺小生的角色,就像之后他演的许多角色一样,被贴上儒雅的标签,然后可能最终人到中年,沦为一个给小鲜肉当爸爸的角色……不管怎么样,反正不会是关队。

潘粤明和刘涛版的《白蛇传》定妆照

潘粤明自己也在接受媒体采访说:过去的自己太顺了。“以前觉得好像就这么干就行,怎么都好,反正我自己的决定就是对的。”生活中也是一样,“反正钱挣够了,娶媳妇,生孩子,就逃不了人该做的这点事儿呗,没大追求,慢慢就会形成这样不好的习惯。”

潘粤明和董洁在电视剧《红衣坊》的现场合照

但是命运没有让他成为一个“平凡的潘粤明”,车祸,离婚,即使最后他打赢了官司,许多人对他的印象依然停留在嗜赌成性、性无能上,今年《白夜追凶》太红了,许多网友才知道,当年潘粤明被泼了脏水。没办法,人言可畏,洪水猛兽并不讲逻辑。

潘粤明在央视大剧《京华烟云》里和赵薇演对手戏饰演曾荪亚一角

在《跨界歌王》最后一期,潘粤明蒙眼唱了李宗盛的《给自己的歌》,细看歌词,几乎是句句扎心,“旧爱的誓言像极了一个巴掌,每当你记起一句就像挨一个耳光,然而好几年都闻不得女人香。想得却不可得,情爱里无智者”,当他最终摘下绑在眼上的红布时,眼底泛泪。这就是心碎的艺术,如果没有人生的感悟,这首歌就会像白开水一样无味。

这个耳光让他迎来了《脱轨时代》里“很丧”的刘光芒,35岁时离了婚,把自己搞得一团糟。“那个角色和我那时候的状态太像了”潘粤明说现在再演已经演不出那种“丧”的状态,整个脸上都无光泽。刚进组,潘粤明一度把自己在房间里关了好几天,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给朋友打电话倾诉。

“你真正经历过的东西,它是走心的,这个走心不是你刻意走心的,它真往里走啊。”他在接受老朋友何东采访时描述了那种状态:“你的脑子要炸了,心要胀破了,没用!你必须得受着,受不了,你自己爱死哪儿死哪儿去,不用打招呼,其实生活是这样的。当你有这样的体会以后,一些现实题材的片子,你看到的东西可能就会不一样。”如今的潘粤明已经似乎已经开始走出“潘粤暗”的阴影,在被生活“强制重启”后,他幸存了下来,他的经历融化在血液里,镌刻在骨子里,让他的戏有了生命的重量。

“活到这把年纪了,让我痛快撒把野”

在《脱口秀大会》中,潘粤明说《白夜追凶》的导演是看了《跨界歌王》才决定让他演这性格迥异的双胞胎兄弟俩,因为觉得他“人格分裂”。这虽然是玩笑话,但潘粤明身上确实存在着动与静两种截然相反的性格。

潘粤明说自己出生在一个内向的家庭,不太爱说话,“觉得有些东西不愿意去废话”。在06年上《超级访问》时,李静和戴军还笑他:“我一度怀疑潘粤明是不是有交流障碍,从来不上访谈节目”,李静更是直接说潘粤明“太不会宣传自己了”。也许正是这种个性,让他在那场旷日持久的舆论风暴中落了下风,毕竟,维持每个人的体面必然要做出一些牺牲。

但就是这样内向又低调的潘粤明,却喜欢足球这项激情四射的运动,喜欢摇滚这种充满着愤怒因子的音乐。他曾经以球迷的身份向《南都周刊》投稿,还上过李承鹏和董路的评球节目,被夸“学术气足、圈气少”。

至于摇滚乐,则曾是潘粤明的梦想,曾把所有的积蓄用来买最便宜的电吉他,而Beyond、唐朝、黑豹这些乐队都是他的心头爱。在《跨界歌王》,他更是彻底放飞了自我,在试唱的时候,他选择了致敬崔健的《让我快在这雪地上撒点野》,高晓松问他就一把吉他一个键盘,怎么撒野,潘粤明霸气地回答“没吉他没键盘,我也一样撒野”,还说“活到这把年纪了,也没什么撒野的机会了,就想好好地撒把野”。

正式演唱的时候,潘粤明双膝跪地呐喊“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据说,正是这一刻震撼到了《白夜追凶》的制片人袁玉梅,“我看到了长得这么温柔的一个人身上的爆发力”,从而有了后面的合作。

“唱歌的时候,想象自己是一颗洋葱,虽然被现实层层剥离,但越到后来越情感丰富、越到后来越辛辣刺激!好听坏听不重要!我就不信,唱不哭别人还唱不哭自己吗?”潘粤明在微博上这样写道。潘粤明是个矛盾体,平时的他是个儒雅而温柔的人,当他开始放下包袱,做一个真实而放松的自己时,他身上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北京小爷”的气质就出来了。

“人可负我,但因果不负”,这是潘粤明的人生信条之一。跌到了谷底,他用工作的沉淀把自己慢慢拉出来,机缘巧合,遇到了《白夜追凶》这个机会。如果当初一味颓废,那么即使这份机会明晃晃地摆在眼前,也只是过眼云烟。潘粤明给所有正在遭受生活暴击的人上了一课:人生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

戳下方《脱口秀大会》精彩片段,看潘粤明是如何回首笑看自己的人生经历。

责编/爱丽丝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湖北日报官方微博、微信。

  • 湖北焦点
  • 国内要闻
  • 娱乐推荐
新闻排行